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红包、老“姿娘”、年货以及……|2019春节新商业故事
摘要

热闹非凡的商业故事,又是如何随着暖暖春风,吹遍大江南北,在阡陌乡间上演呢?时代财经记者回家过年的同时,带来了烟火气十足的商业故事。

文/时代财经    陈远枝 王颖 黄淑妹 王言 余思毅

编者按:过年辞旧迎新,古时千门万户换新桃藏着大市场,当下过年更是商家们“必争之地”。电商平台上演一轮接一轮年末促销大狂欢,互联网公司拉开抢红包引流量大战,就连相亲软件也送来各样贴心服务……时代财经记者回家过年的同时,带来了烟火气十足的商业观察。

五金小店成小镇物流中枢

坐标:广东罗定市罗平镇

年廿八(2月2日),年味越来越重。在广东省粤西地区的罗定市罗平镇下辖榃东管理区,人们正在进行年前最后的一次“趁圩”(赶集),为的是置办年货——对联、腊肉、饼干以及祭祀用的香烛等等。

60岁的陈大爷一大早就起来了,期待能挑到几副好春联。他从口袋掏出几颗海南省出产的椰子糖给我尝,说这糖是儿子专门从网上买回来的年货。

陈大爷的手机安装了天猫、京东等网购平台的APP,但从没打开过,甚至没有开通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些我都不懂,想要买什么年货,打个电话让儿子上网买就好啦,现在寄回来也方便。”

此前,长期只有EMS能够到达这个小地方,京东、顺丰、三通一达只能送到距离至少8.5公里外的镇街道。但是,2018年,电商物流开始覆盖到这里。

在市集街头的一角,有着一家五金店,经营着摩托车、自行车的维修与零件售卖,门口摆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中通、圆通、韵达快递代拿”,更贴有“顺丰授权代办点”的贴纸。这家在市集并不算显眼的五金店,却起到管理区连接镇上各大物流网点的中枢作用,负责着快递收寄的中转工作。

走进五金店,店主黎老板正摆弄着手机,货架上以及地上摆放着一些包裹。看到我进来,他开口就说:“靓仔,拿快递吗?”在过去的几天,这位老板已经接待了不少像我这般的年轻人,大多都是从外地打工回来,把行李寄托或者网购些年货回家。

一年前,黎老板发现了这一商机,开始他的“物流生意”。五金店老板并非是管理区的人,每天晚上都会回到镇上住,第二天早上去到各大物流公司网点代拿客户的包裹。代拿的报酬并不多,一个包裹仅1元钱,如果体积大或较重,会加收1-2元。他戏称只是“小生意”,每天最多也只是拿30来件,春节前几天的数量才多了一倍。

他指了指门外牌子上那张“顺丰授权代办点”的贴纸,得意地说:“顺丰是前几天授权的。每天中午顺丰快递员会送件过来,按照每件包裹1元钱的价格支付给我。”

在与黎老板交谈的半个小时里,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取件,也不乏有人来寄件。在黎老板的办公桌上,各大物流公司的快递单散乱地堆放着,但他并没有接单,“物流公司年廿五就不接单了。”他指了指地上的包裹,这是年前最后一批代拿的包裹。

我驾驶摩托车去到小镇上,也需将近25分钟的车程。在镇街道的京东物流网点中,一位工作人员正在做包裹的分拣。看到我进来,他脱口而出:“拿快递吗?叫什么名字?”两天后(年三十),他们这个网点也开始暂停配送服务。

年三十,顺丰网点也关门了。 摄影:时代财经 陈远枝

根据京东官方公布的消息,包括211限时达、京准达、极速达等在内的各种京东物流配送服务春节期间照常服务。这位员工摇了摇头:“我们车队都准备停运了,即便要送也要等到年初四。”

春节不放假的顺丰,也在服务时间上做出了改变。顺丰速运的网点,距离京东物流相差不到300米。当我走进店里时发现,整个网点就只剩下一个人。这位快递小哥需要不停打包快递,还要回复其他客户的咨询,显得比较忙碌。“春节期间,我们只有早上一趟车,所以经营时间就只有早上9-12点了。”这位小哥还提醒我说,“春节我们不送件了,所以想要收寄件,你需要来到这里才行。”年三十当天,该网点贴出告示,收寄网点转移到市区网点。

春节期间,快递员也开始逐渐返乡过年,配送时间以及范围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到了年三十,陈大爷才从黎老板那拿到最后一个包裹。对于快递公司春节的安排他也很理解,“以前我拿个包裹要跑那么远,肯定是不会让儿子寄的,现在送到这里多方便。就几天时间,你总得让人家也过春节吧。”

年货靠海淘,鲜花网购到家

坐标:上海市浦东新区

今年过年,表妹Ema没有回到北方家乡变回丫丫,仍然好好地在上海做她洋气的Ema。

大年三十这天中午,跟我视频通话的Ema突然醒觉:家里还插着圣诞时候买的花,枯的烂的丢掉了,剩下一大束勿忘我和满天星大大咧咧散着,过年可不能就这样,鲜花还是要的。

不过Ema说,去年的这个时候,断断是买不到鲜花了。她不甘心,还是想试试看,打开美团APP,外卖搜索“鲜花”,嚯!附近的鲜花店竟然全都开着,只是有的调高了配送费,“配送”变成了“春节配送”,价格也调高4到6元;也有的仍然保持之前的配送费甚至免配送费。

网购的鲜花。 摄影:时代财经 王颖

时令鲜花一到,满室顿时生春。Ema每年都有年味越来越淡的感叹,她竭力制止这样的变化在自家发生,尽管就连小时候逢到过年就做出一桌子菜的Ema老爸也在旁边说,年夜饭嘛,随便弄几个菜就好了,平时也都吃的,除夕一顿也吃不了,谁都不爱吃剩的……Ema急急打断,揽下年夜料理大厨工作,并拿出前一天列的年夜饭菜单:12个热菜6个冷菜。其实冷菜做起来最耗时,花雕鸡呀醉虾呀熏鱼呀,端上来一小盘,做起来太麻烦。

Ema挂断视频,立即叫了辆车,赶赴距她家7公里外的盒马鲜生。盒马鲜生只送3公里的规矩让Ema一度很反感,店嘛又开得不够多,不在配送范围里,就得吭哧吭哧跑过去买,店里永远是拥挤的,并不见得人就非常多,主要是通道狭窄,转角逼仄,制造出人头攒动的效果;就连少人光顾的红酒柜,都因为特别狭窄,每次挑酒时多站一会,后面就有不耐烦的啧声,或者直接问:挑好了伐啦?

今年Ema早早海淘了一瓶索拉雅预备除夕一家人喝,平时自己喝喝新世界的酒,海淘不到40块一瓶,总贵不过超市。说起来,今年的年货——我问她哪些算是年货,Ema也有些恍惚——吃吃喝喝的,还有一套新的餐具碗筷,给家人的礼物,竟然都是海淘来的:坚果是在亚马逊海外购的;一套日本的美浓烧是在寺库上海外直送的;给她老妈买的化妆品,是网易考拉上海外直送的;她老爸的户外冲锋衣,也是;就连两盒想要自己春节假期时玩的拼图,也是亚马逊上海外购的意大利的。

到了超市,花雕鸡、醉虾醉蟹、鱼生熏鱼虽然被抢得不剩几盒,但好在还有,Ema立即装在购物车里。她发现,加工好的热菜种类明显比平日多了许多,挑生鲜的人也围得满满一圈,此时距离除夕敲钟时分,也就8小时了。

结了账才发现牛奶鸡蛋这些日常必需品忘记买了,她又打开手机,从微信公众号找到一个叫两鲜的(她曾数次向我推荐),下了单。待回家,竟在楼下遇到了配送员。Ema一边说着新年好,一边打探着过年期间的配送时间,“不放假,您随时下单,没问题!”小伙子很爽朗。

她还发现,只是过年海淘,就已经用掉了个人海淘年限额的差不多一半,两万六可真是不够用啊,现在代购少了很多,只能可着限额来用,下半年海淘得算计着了;她还发觉,细分购物越来越方便快捷,生鲜配送快到好像专享服务,之前以物流速度著称的京东等已经不在她的视野。

没有炮竹声,没有购物不方便的年是不是少了年味?Ema说,有一点吧,但可能以后,比起不适应年味淡薄,可能更不适应物流出问题,毕竟年味买也买不到,也就算了。

潮汕妹子找来相亲APP当“红娘”

坐标:广东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

海门镇辖下村庄的桃花林,年轻男女喜欢在桃花前拍照期待“桃花朵朵开”。摄影:时代财经 黄淑妹

春节,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潮汕老“姿娘”(姑娘)来说,堪比“受难日”。七大姑八大姨来家做客时总要关心你的结婚问题,顺便挑拨下你爸妈那敏感的神经,尤其是那句“姿娘仔莫挑剔,找个潮汕‘搭埠’(男人)嫁了”更是必杀技。

在这里,早婚早育现象相当突出,并且很多还是“自产自销”,大部分人嫁娶的对象会是潮汕“胶己人”(自己人)。不过,也有例外,近几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村里人出走“外省”(非潮汕地区),他们的社交方式也日趋多元化,在嫁娶对象的选择上更加广泛。

我的堂姐去年在某社交软件上就认识了她的东北男友,今年春节前带回村给爸妈和亲戚相看。我的初中同学小丫也通过相亲网站认识了她的厦门男友并在今年领了证。

据堂姐介绍,当前流行的社交类APP如陌陌、探探、脉脉、一周CP等都成为人们交往、相亲的工具,有些在安全认证、个性展示等方面做得相对完善。部分在自身社交圈内未能找寻对象的人也会通过老牌婚恋网站如百合网、珍爱网、世纪佳缘等了解情况。希望通过社交APP等软件最大程度扩大自己的交友圈。

连我妈都开始感慨,这两年,通过社交网络认识,线下发展并带回村相看结婚的小年轻越来越多,其中不少都是非潮汕地区的。

“这事搁以前我们肯定是不同意的,地方远,风俗不同,不好交流(指不会讲潮汕话),但时局不同,要特别喜欢也随他们。”我妈如此说道,但是他们仍旧非常介意你的对象是不是“胶己人”。

事实上,通过社交软件找寻嫁娶对象在我们这个仅有一千三百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只会偶尔出现,隔壁那拥有数万户人家的村庄则尤为常见。

在我们村,如果你没能在自身社交圈内找到适合的对象,那么春节期间,父母身边的亲戚朋友就会趁着假期,相互介绍。在他们看来,嫁娶双方知根知底比社交网络上相识的更靠谱也易成事。因此,春节前夕,被父母拉着去到处相看在这里很普遍,也是村里的娱乐方式之一。

除此之外,春节期间,架起桌椅打麻将扑克,跑到空地上放烟花炮竹,邀上三五好友到镇上KTV唱歌,也是村里较为常见的娱乐活动。

对于这里的人而言,他们不太热衷于互联网上的春节活动,那些在互联网上闹得风风火火的春节手机红包在这里悄无声息。大部分中年人不了解手机红包的玩法,甚至未曾听闻。我的妹妹年二十八还拿着爸妈的手机给他们普及了下支付宝集福活动以及百度红包的玩法,但爸妈更热衷于喝茶聊天看电视,还有就是关注哪家小伙子回家过年可以与你相看。

手机红包活动对于那些在城市里工作的小年轻而言更适合,他们热衷于分享这些趣味活动,但却甚少能够追着春晚节点刷手机红包,顶多在年三十晚的十点领了支付宝两三块钱的集福发个朋友圈,蹭蹭热闹。

拼多多拼来的年货

坐标:甘肃省天水市金集镇

王家门前是绵延的黄土高原。摄影:时代财经 王言

腊月二十八,按照传统,是年前村里最后一个集市。每年这个时候,我的二叔老王都会特意空出时间,喊上与我一同在广州打工的儿子王硕,一起去集上采购年货。上集之后,就一会的功夫,两个人就把鸡鸭鱼肉和蔬菜水果通通收入囊中。

我和王硕一走进一家熟食店,就注意到了柜台旁边墙上贴着两张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张二维码。在这个远在甘肃山区的小村庄,和自己的工作地广州一样,王硕拿着手机,基本能解决付款问题。

除了遵循传统去市集置办年货外,这里的人们也早早受到了电商的影响。王硕的家人微信群,隔三岔五就会有人用一些拼多多的拼购和砍价消息刷屏,而在这几天,老王也向王硕和我晒着自己“淘”来的战利品。我仔细看了看,这些网购到的年货,大多都是一些陶瓷碗碟、衣帽鞋袜之类的生活用品。

这里人们的购物方式已经慢慢向城里人接近,但从另外一面看,这里的生活,离大城市的节奏还有点远。

网购虽然看起来只是“轻轻一指间”的事,但想要拿到订购的商品,对于村民们来说,还是有些麻烦。各家物流公司现在并没有在乡、村一级的地方设立收发点,一般快递到了之后,物流公司们都会把快递寄放在镇上的小卖部里,通知其他村民来取。因此,村民们想要拿到此前网购的商品,需要再赶一段路来到镇里。

王硕的大姐这次没有回老家过年,但还是在网上买了一大堆年货到家,最近几天一直打电话给二叔,说年货已经送到了镇上,催他过去取货。好在王硕一家在前两年买了辆小车,让他们省去了搭乘班车去将近二十公里外的镇上的麻烦。

这也给小卖部们带来了一笔额外的“创收”。

在老王和王硕取货时,我趁机和小卖部老板闲聊,他顺便讲述了他的“得财之道”。“这不过年嘛,这段时间有一大批外面寄过来的年货。一个单子我一般按重量大小算,一般每件收个两三块钱的。”

我还从店老板那里打听到,现在这一带的农村每年在外的人很多,特别是年轻人,经常会想念“家乡的味道”,每年一到时节,什么苹果、核桃、樱桃,甚至油泼辣椒之类的特产,都会有人从村里带过来,通过他这里寄到远在四面八方城里的孩子。而之后,这里又会陆续寄过来一些诸如智能手机、按摩椅和洗面奶之类的新鲜玩意,算是孩子们对于父母馈赠的回报。

不经意间,镇上的小卖部们扮演起了大城市里“丰巢”快递柜的角色,而村民们和儿女之间远隔两地的牵挂,也通过这个“非正式”的收发点得以互相转达。

而因为年轻人的原因,农村里的过年方式,也在悄然发生的改变。

年三十的清早,睡眼惺忪的王硕和我就在二叔的催促下,带着早就买好的春联,开始了春节之前的“例行活动”——贴春联。其他几个弟弟妹妹们也没闲着,在几个邻居家门之间辗转往返,不断挥动手机,扫着几个大门口刚刚贴好的“福”字。小妹笑眯眯地告诉我们,今年支付宝的“集福”活动,她的“福”字还差几个。

到了晚上,吃完年夜饭,一家人聚在电视机前,看起了春晚。一间不大的屋子,在这一刻则划分成两个不同的世界:老人们坐在一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话着家长。一旁的年轻人们,在敷衍着老人们各种问题的的同时,眼睛则时刻盯着手机屏幕。

王硕的两个妹妹里,有一个一直盯着微信,乐此不疲地领着男朋友和公司同事们的红包。另外一个,在梳洗化妆了许久之后,比着剪刀手,伴着萌态,拉着亲人们录起了抖音。王硕自己,则有点紧张,不断地跟老王和我商量着,今年应该给自己女朋友和她的父母发多少春节红包。就这样,各种新鲜的因素和我们这些年轻人,一起给这个春节里的小山村带来一丝丝新潮的味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春节蓝鲸观察|春节黄金周旅游增速放缓:三亚游趋冷、东南亚游升温
2
业绩增速不足、排名下滑,阳光100转型失利下高息融资再受阻
3
蓝鲸观察|Model 3为求销量频降价,特斯拉能否靠国产翻身?
4
2018险企体检报告(上):40家寿险公司偿付能力下行,4家亮红灯
5
中国蓝田否认借壳,东方金钰跨年易主大戏或将草草收官|上市公司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