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资讯详情
调查|一个建筑商的廊坊往事:我能想象坠楼院长承受了多少压力
产经
02-05 21:40 0 阅 10w+
 界面 刘向南

陈久成在北京街头(刘向南摄)

2018年1月27日,河北廊坊市城南医院院长张毅在淮鑫饭店办公室坠楼自杀身亡。自杀前,他正准备另择新址建设一个新医院。

建筑商陈久成的女儿陈晨第一时间在手机上看到了相关消息,她马上打电话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张毅坠楼事件不由得让他们回想起自己在廊坊的遭遇。陈晨说:“我能想象得到张毅承受了多少压力。”

张毅坠楼后,一封被认为是张毅所写的绝笔信在网上流传,在这封信中,张毅叙述了医院股东杨玉忠如何插手医院事务,在他不堪其扰准备另建医院时被人打断右腿等遭遇。

张毅最后在绝笔信中说:“杨玉忠,杨老四,我在地狱等你!”

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展开调查,杨玉忠的廊坊安次区人大代表的资格随即被暂停。1月31日,杨玉忠向警方投案。

2月1日晚间,廊坊市公安局通报,该局当天以涉嫌挪用资金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杨玉忠刑事拘留,对于杨是否涉嫌其他犯罪,警方正在全力调查。

陈晨与陈久成都认识杨玉忠。2011年,正是通过“在当地很有势力”被称为“杨老四”的杨玉忠,陈久成承接了廊坊市北小营村一个旧村改造施工项目。

令陈久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原本前景看好的项目此后却事故连发,因为这个项目,他们一家至今仍深陷于债务泥潭之中。

天降项目

陈久成认识杨玉忠,是在2011年。

陈久成生于1951年,北京人,在北京昌平做了多年的建筑工程。2011年,河北三河市一个做零工的朋友介绍陈久成认识了廊坊市杨税务乡北小营村一个名叫孙新广的村民。

孙新广告诉陈久成,北小营村正在搞拆迁,有个旧村改造工程,他认识开发公司的老总杨老四,问他能不能参与。

陈久成对这样的工程很感兴趣,表示可以参与。

2011年5月前后,在北小营村杨玉忠的家里,陈久成和杨玉忠第一次见面。陈久成回忆,杨玉忠的家就在北小营加油站的后面,是一个独立的院落,院子中是一栋二层小楼,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

在陈久成的印象里,杨家里布置豪华。当时的北小营村正在拆迁,一般人家都是住的平房,有的人家还是土坯房,杨家这栋小楼在村里非常扎眼。

见面后,杨玉忠告诉陈久成,他是廊坊市宏昇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简称宏昇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北小营村项目是宏昇房地产公司与另外一家开发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负责的,他是开发公司大股东,占51%股份。

杨玉忠对陈久成说,这个工程没问题,你干吧。

负责北小营村这个旧村改造项目的开发公司是廊坊市大家商业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家商业城公司),查其工商资料,其现有股东构成中并没有杨玉忠的名字。最大股东名叫康德成,出资比例为50%,张志鹏、北京立根集团有限公司、吴志红等另三个股东分别出资比例为25%、15%、10%。

据陈久成介绍,大家商业城公司是专为这个项目成立的公司。康、张、吴都是福建人。其中吴志红在廊坊做生意多年,是吴把康、张等介绍过来一起组成公司合作开发。

陈久成回忆说:“不光是杨老四自己说他是大家商业城公司的大股东,孙新广还有大家商业城公司的人也都说他是大股东,杨老四说了算。”陈久成还记得,当时杨玉忠还在大家商业城公司办公楼上设有一间办公室。

在去见杨玉忠之前,孙新广还告诉陈久成,当时北小营村还有一个项目,是要建医院,这个筹建中的医院就是后来张毅与杨玉忠合作的廊坊城南骨科医院,孙新广还给陈久成看过城南医院的规划图纸,要他在两个项目中二选一,陈久成选择了大家商业城公司开发的那个项目。

“那个项目规模大,有100万平方米,城南医院只有三四万平方米,规模小。”陈久成说,与杨玉忠见面时,“杨老四也说医院这个开工晚,你还是干那个吧。”

该工程项目的名称为“大家新城A1-A5#楼及地下人防、地下室工程”,陈久成承接的是大家新城小区这5栋楼的施工。

彼时,陈久成经济实力并不雄厚。按陈的说法,“当时自己手里只有几百万元,”但陈久成觉得他还是能接得下来,因为起初与杨玉忠商谈的时候,初步说定的施工结算方式,是“一层一结”或者“四层一结”,这样算下来,陈认为自己资金没有问题。

而杨玉忠之所以会选择陈久成负责施工,据陈久成介绍,是因为杨可于其中抽取好处。

“当时合同结算包干单价为1480元/平方米,其中1400元是我的,80元是给杨老四的好处费。”陈久成回忆说:“当初谈的时候,杨老四说他要自己挣点,我说给2个点,他说你就一平方米给我80元吧。”

陈久成算了一下,如果给杨玉忠80元,每平米自己还能挣八九十元,“也合算,”他就答应了。

整个项目共约10万平方米的工程量,如果合作顺利,杨玉忠可以从中抽取800万元好处费。

很快,当年年中,陈久成就带了他的施工队伍进驻北小营村,“进场”开始三通一平与搭临建等前期准备工作。

事故不断

北小营村属于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乡管辖,属于廊坊市区城南城乡结合部,离廊坊市市中心只有7公里。

在廊坊市区还没有扩张前,该村在老外环外约两公里处,随着城市发展,现在它已经在廊坊市外环内了。

如今,北小营已基本拆迁完毕,一大部分村民被安置在了现已建成的大家新城小区回迁小区里。大家新城小区就在村外繁忙的公路边,距离同在公路边的城南医院只数百米的距离。

杨玉忠属虎,年近60。早年他在村里开了一家面粉厂,一位熟悉他的村民说,“后来通过倒腾地皮发了家。”

陈久成刚认识杨玉忠时,他被告知杨有多个身份:北小营村支书,宏昇房地产公司老总,安次区人大代表。

而据界面记者在北小营村了解,杨玉忠从没当过支书或村长。不过一位村民明确说:“村长、书记都听他的。”

很多村民称,从2010年开始,村里的拆迁就“归杨老四他们管了”,在这几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拆迁挨过打。”

陈久成后来在北小营的施工遭遇,在这个村里很有名,采访中,很多村民都知道,“他在这里盖楼,盖到半截,投资了好几千万,被打跑了。”

一位与陈久成相识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陈久成在北小营的故事比坠楼身亡的医院院长张毅还要曲折。”

大家商业城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回忆说:“当时闹得挺大的,安次公安局、派出所、乡政府都知道这件事,他们也到小区这里闹过好几回。”但界面新闻记者未能从该公司获得置评。

陈久成带施工队刚进驻北小营村时,就遭到了大家新城项目部工程师的阻止,陈找到孙新广问是怎么回事,孙新广说不用理会,所有的事由杨老四摆平。

施工继续进行下去。但由于一进场就受阻止,为保险起见,自进场之日起,陈久成一边施工,一边催促签订合同。

陈久成回忆,2011年6月2日,他收到一份合同文本,“我见这个文本基本合理就想马上签下来,孙新广对我说:杨老四让我给他100万买辆保时捷,这钱不给他就不签合同。”陈久成就给了孙新广100万元,让他转交杨玉忠。“后来我看到杨老四确实买了一辆保时捷,只是不知道买车的钱是不是我给的这100万。”

界面记者在廊坊采访期间,亦未能联系到孙新广与杨玉忠求证此事。

直到2011年春节前夕,陈久成才把合同签下来。陈回忆,这个合同文本与之前见到的那个有很大不同,“按之前的文本,我只需垫资30%,可我在春节前见到的文本需垫资50%以上。”

若按陈第一次合同文本,在那年春节前,陈久成可以拿到两次结算款,一次是在主体工程达到“正负零”的时候,另一次是在建到四层时,两次付款总额应在2000万左右。

但按照后来的合同文本,结算方式则成了“地上主体部分每六层为一个支付段。”

这份合同的签订日期是2011年12月25日。当时,施工已进行半年,有的楼房已建了多层,“投入有1000万元。”尽管结算方式不如预期,陈久成还是签了,“六层一结,我算了下,如果在外边赊一些材料,也能干下来,只要能按时结算就不怕。”

合同签订的双方是福建新纪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新纪公司)与陈久成,“大家新城A1-A5#楼工程”被福建新纪分包给陈。2011年11月29日,福建新纪公司为陈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陈处理大家新城项目A区工程相关事宜。

陈久成原本挂靠的是华宸建设集团公司,入场开工本来也是以华宸公司名义进行的,他本想以华宸公司身份来签合同,“但杨老四说不能这么签,不合算,将来还要给华宸交钱,他让我以我个人的名义签。”

陈久成没多想也就答应了。签约后,按合同约定,陈久成要给福建新纪公司交纳管理费,“一般都是3个点左右,结果他们扣我7个点。”

而福建新纪公司之所以进场,陈久成解释说,“是他们几个福建人为了做这个工程,就挂靠在福建新纪的名下,福建新纪也没来什么人,大家商业城公司的小股东吴志红,也是福建新纪在廊坊的老总。”

被打骨折

财力有限,再加上没能达成先期与杨玉忠所谈“一层一结”或“四层一结”的结算方式,陈久成的施工一直都处于险象环生的境地。

陈久成回忆,签下合同后,他得到了第一笔700多万元的结算款,这时他已投入1000多万元,都是他自己的钱与所赊材料款。

“700多万元还不够填窟窿,但是有的楼已经盖到四层或者五层了,到了来年开春开工,很快就能盖到六层,再结算一笔钱,就能滚动开,盘活了。”陈久成盘算。

2012年春节过后,陈久成却没能如期开工。

“杨老四和大家商业城公司的人都让我去交一笔农民工工资保证金。”陈久成认为这笔钱应该由挂靠单位来交,“付了管理费,福建新纪公司应该负责,而且这笔钱在工程完后还要退还,但他们非让我去交,不交就不让开工。”

无奈,陈久成借了200万元,分两次到安次区建设局缴纳,他拿到的付款票据上所写付款单位却是福建新纪公司。

交过保证金,时间已到2012年5月,施工继续。楼层建到六层时,陈久成得到了第二笔结算款,有八百多万元。

但是,施工很快又停下来。这一次是安次区建设局来人勒令停工。直到这时,陈久成才知道在他施工的大家新城5栋楼中,三号楼缺少土地审批手续,“属于非法建筑。”

在廊坊市安次区规划局于2011年1月发放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中,大家新城居住小区A1、A2、A4、A5都经审核“符合城乡规划要求”,独缺A3。而在陈久成拿到的一份于2011年7月经过安次区建设局备案的《中标通知书》中,“大家新城二期A3#”却经过了招投标,福建新纪公司是中标人。

陈久成的女儿陈晨回忆,被勒令停工后,“杨老四说你们继续干,没问题。”因为杨玉忠的出面协调,施工继续进行,但后来又停工了,在经过两次反复后,2012年7月15日,正式被停工了。

因为突然出现违建被查情况,陈久成的一个设想是得马上把三号楼的账款结清,这时三号楼已建到11层半,垫资最多。

陈晨回忆说,“他就以福建新纪的名义给开发商正式打报告,说要有正规手续才能继续开工,或者先把三号楼的钱结清,用结款去继续建其他四栋楼。”

但陈久成未能如愿,非但如此,2012年6月12日晚,陈久成还挨了一顿打,打人者是陈某。

陈久成是通过杨玉忠认识陈某的,杨告诉陈久成,陈某是他的亲戚,是安次区杨税务区某村支书,也是人大代表。“杨老四说施工中你把他带上吧,他有两台吊车,你来用。”尽管陈某的吊车租赁价格要比别人高,陈久成还是答应了。

施工期间,因资金周转,陈久成向陈某借了高利贷,陈久成说,他前后已经还给陈某的利息就有七八百万元。

2012年6月12日晚,陈久成被叫到陈某所在村的“队部”,被陈某打得骨折。当晚一起被叫去的孙新广也被痛打了一顿。

在一份于2013年3月由律师所做的有孙新广签字与手印的“调查笔录”里,孙曾描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2011年6月陈久成的工程队进驻大家新城工地施工,原口头商定完成四层后拨款,后来合同变更成完成六层后拨付四层的工程款,导致陈久成工程队周转资金不足,陈久成向孟某借款600万元后资金仍然不够,孙于2012年1月12日向陈某借款420万,因陈某称事先扣除每月60万利息,共扣了三个月利息,因此孙给陈某打的借条是600万。

按照孙的忆述,陈久成与孙新广向陈某借高利贷,按月息10%计算。陈某以没能按时归还利息为由,在2012年7月至9月间在陈久成的工地上强行拉走钢筋约60吨。同年6月12日,陈某把孙和陈久成叫到大队部,催要利息,期间,“用铁锹将陈久成胳膊打断,把我的腿也打坏了。”

在这份材料中,孙新广说,截止2012年10月7日,他共还了陈某700万元,“但陈某还说我欠他本息,要用我一套价值1200万元的房子折价740万元抵给他。”

2月5日,界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陈某时,他否认了借高利贷与打人一事:“都不是真的,公安机关也调查过,会有真相的。”

而在接二连三发生上述事件之后,陈久成不敢在工地上出现了,他让女儿陈晨出面,“赶紧结款走人。”

深陷泥潭

陈晨是陈久成的独女,1981年生。在发生北小营施工纠纷时,她还在北京某部队当兵。从2012年10月始,她受父亲委托,到北小营处理大家新城项目的善后。也是在这期间,她第一次见到了杨玉忠。

对于杨的印象,她说:“一看就是暴发户,个子不高,方圆脸盘,很讲排场,一出门就是一串的路虎、奔驰、大越野,每次至少有两三辆。”

就在协商过程中,2012年9月,开发商绕开他们直接与劳务方达成协议,由劳务方继续施工。陈久成的施工人员被强行清离。

2012年10月24晚,当着陈晨与她丈夫的面,她开到工地上的一辆价值100余万元的宝马车被10多个不明身份人围上来用斧头、棍棒砸毁。

陈晨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此案至今未破。

厄运远远没有结束,2013年,陈久成被抓。

陈久成回忆,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他从北京坐火车去内蒙,在北京火车站被警察抓获,带至廊坊看守所,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已被通缉,是福建新纪公司在安次公安分局报的案,“说我诈骗,携款潜逃。”

2014年他以私刻公章罪获刑一年四个月,“在2014年八九月份才被释放。”陈久成说。

陈久成没有向界面记者出具这次判刑的相关文书,他说自己很生气,“出看守所大门就撕了。”

2014年12月4日,陈久成向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报案,称大家商业城公司和福建新纪公司实施伪造政府公文,涉及合同诈骗。2015年1月4日,安次分局向陈久成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

上述通知书称,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经查,陈久成报案所称的大家新城二期相关建设工程已由廊坊市安次区建设局确认,其中涉及A3#楼的开工建设问题,廊坊市安次建设局对相关单位作了行政处罚,大家商业城公司不存在伪造政府印章及政府批文的行为。”

陈久成不服,向安次分局申请复议,2015年1月16日,安次分局向陈久成出具“复议决定书”称,维持原决定。

陈久成不服,再次向廊坊市公安局申请复核,2015年2月12日,廊坊市公安局作出“刑事复核决定书”,维持安次分局的复议决定书。陈久成仍旧不服,于2016开始实名举报,而他举报所涉的大家新城二期A3#楼此时早已建成入住。

陈家一直未能向大家商业城公司要回剩余的结算款。陈晨说,“两方出价差距特别大,不包括早前结算的那1000多万元,我们报的是5400多万元,而开发商总共只给我们1500万元。”

由于负债累累,陈久成多次被诉。在法院强制执行下,包括陈晨自己的房产在内,陈家北京的四处房产已经被执行走。

“现在我们都是租房住,”陈晨说。

陈晨有多年没有见过杨玉忠了,再有杨的消息,就是2018年年初,这个被称为“杨老四”的男人已经成了院长坠楼死亡事件里的主角。(界面新闻 刘向南)

收藏 |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内容最多支持500字
发 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关键词热搜滚动
沃尔沃 新金融科技峰会 新领航者峰会 险企 庞大集团 港股教育
热门专题
热门文章
1
鑫苑置业半年股价近乎“腰斩”,全国化布局推进缓慢
2
海参没有热死,獐子岛或“捡”丰年,天灾不该为业绩“背锅”
3
周延礼把脉金融科技:重塑金融业态,未来应探路“可持续”
2018-08-09
4
卓越教育能成为第五大K12教培机构吗
2018-08-09
5
房企销售势头减弱,7月份中海、华润等增速下降
2018-08-06
广告
月排行
1
前CCtalk CEO陆坚辞任,沪江任命杨继珩为CCtalk联合创始人、CTO
2
兴全合宜上市首日暴跌,踩雷中兴通讯令抛压加大
3
央行:摸排出的ICO平台、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4
互金晚报:处置非法集资部级联席会议召开
5
首批FOF规模大幅缩水,一季度全部跑输业绩基准
6
中信银行收购阿尔金银行50.1%股权
7
基金信披将做重大调整,单只基金只选择一家报刊披露信息
8
央行:移动支付在农村已占绝对优势
9
海富通与汇添富基金,差距竟超过130倍
10
互金晚报:中国互金协会发布P2P平台电子合同规范
日排行
1
前CCtalk CEO陆坚辞任,沪江任命杨继珩为CCtalk联合创始人、CTO
2
红芯浏览器发致歉声明:存在一定夸大 不应强调国产自主
3
大公评级被查,兄弟公司大公数据既发布网贷黑名单又设立网贷平台
4
二三四五发布半年报:现金贷业务被叫停,互金营收同比减少近四成
5
央行上海总部限制自贸区FTU账户人民币外流
6
百亿私募身处艰难时刻,和聚投资能否走出低谷?
7
量化基金将向多策略宏观轮动配置方向发展
8
红牛维他命撤诉,商标之争便宜了谁?
9
大谈P2P暴雷者,你真的懂什么是P2P吗?
10
好未来、字节跳动投资的Minerva计划, 是自成一家还是空中楼阁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

编辑图片

支持jpg、png 且图片大小不超过2M

性别:

选择你订阅的行业电报:

您订阅的行业电报,稍后可在“电报-我的订阅”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