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死亡警示

淘集集的一场危险游戏。

投稿来源:IT老友记

“不能说破产就破产了”“淘集集要还钱”“必须维权”......

12月9日,在淘集集上海总部五牛控股大厦堵满了讨债的商家、客户以及员工,他们中不少人听到淘集集破产的消息后,连夜赶来。

就在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官方微博宣布,淘集集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启动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在此之前即12月8日,淘集集创始人兼CEO张正平发出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全员信,交待公司善后事宜。这似乎也变相印证了“淘集集死亡”的终局。

淘集集官方微博宣布并购重组失败

据地歌网了解,淘集集办公区域位于26、27层,目前已经全部关闭。此前27层楼员工已经全部通知休假,只有26楼部分员工负责接待。目前,淘集集员工合计406人。在全员信中张正平透露,公司已为员工预留11月工资,但由于自11月28日起,公司所有的支付宝账户被冻结,因此工资和社保都无法如期发放。

在闻讯赶来的商家中,被拖欠的货款从十几万到百万不等,有的商家不仅赔上了所有的积蓄,还动用了信用卡、民间借贷渠道。

就在刚刚过去的双11,淘集集还曾一度出现流量脉冲。然而淘集集终究是过不了冬。在两个月自救重组的挣扎中,淘集集向命运低下了头颅。

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但是,这一切要从淘集集的危险游戏说起。

危险游戏

“社交电商的黑马”“拼多多的门徒”这些都是曾经照耀在淘集集头上的光环。

上线于2018年8月的淘集集,几乎和拼多多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而它的崛起似乎也和拼多多有着一样的路径——聚焦下沉市场、低价、拼团云云。

针对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人群,淘集集主打拼团的玩法,以实现社交裂变。不过,同样是拼团,淘集集依托的是分销返利刺激。它设计一整套“现金补贴+分销返利”体系,用户下载之初即可获得1元新人现金,随后还有20元新人红包,下单即可返现,此外,邀请好友能获得相应的补贴,同时,好友在淘集集上进行消费,用户也能从中获利。

淘集集曾宣称,只用接近一年时间获得1.36亿用户,比拼多多少用了10个月左右。张正平一度希望复制拼多多的成功,甚至能超越拼多多。

根据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上线9个月时淘集集月活用户超4000万,与拼多多用户的重合度高达55%。而上线14个月,淘集集狂揽1.3亿注册用户。

在用户金贵的年代,淘集集奇迹般飙升的数据自然也引来了资本的青睐。2018年10月,淘集集曾进行4200万美元A轮融资,险峰旗云、老虎基金等为投资方,估值达到2.42亿美元。

在最近一轮估值6亿美元的融资中,淘集集资方名单中有包括DST、老虎基金、KZ等在内的知名资本。

然而,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与淘集集不同的是,作为拼团的集大成者,拼多多有着与众不同的商业逻辑,表面上看,拼多多依靠游戏式玩法,在低价、拼团的策略中疯狂崛起,但是,在深层逻辑里,拼多多一方面在微信的场景中,创造了新电商“货找人”的模式,激发了人们的即时性需求;另一方面,它不断地对中小企业供应链的方式进行改造,逐步打造平台的价值。

显然,拼多多的场景和人都是对的,再加上其平台价值中的长期主义思考,这也揭示了为什么在短短三年时间里,拼多多能够跻身中国电商三强。

与之相比,淘集集的拼购只停留在简单、粗暴的价格刺激初级阶段,换言之,烧钱买用户。据《财经》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六个亿,净资产负6亿元,每月亏损超2亿元。

淘集集CEO张正平曾表示,助力红包推行后,平台的分享率比原有的提升了60%。但用返利的方式刺激,用户来得快,自然也走得快,没有留存,钱烧完之后,也就成了一地鸡毛。

“把用户付款、商家货款用来投放拉新用户,不断有新商家进入,因此GMV增长,这种用烧钱粗暴换增长的方式,前期数据上升很快,但因为用户留存较差,导致日活增长到一定量之后就会面临瓶颈,而一旦增长上不去,就会造成击鼓传花式的连锁爆炸。”一位电商创业者在谈论淘集集问题时如是说。

互联网企业的本质在于规模制胜。激进的烧钱获客,漂亮的数据容易得到资本的驻足,进而平台才有扩大规模的弹药,实现规模效应。而用户不是你想留就能留的,在不收取任何佣金的情况下,淘集集背负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这无异于是进行一场危险的游戏,在疯狂的速度下,淘集集如赌徒一般,赌上了成百上千供应商的辛苦钱,也赌上上百员工的期许。

淘集集并没有踩下刹车,直到危机出现。

爆雷&自救

淘集集的爆雷是从今年6月底露出水面。

今年6月底开始,就有淘集集商家发现货款无法提现,或者有延缓到账的情况发生。预警信号发出三个月之后,也就是9月,在淘集集上海总部门前开始出现集体维权事件,那时,警方不得不出面维持现场秩序。

10月1日,淘集集曾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维权事件是出自一些不明身份人员通过网络渠道煽动商家情绪,教唆商家聚众闹事。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

国庆后,淘集集通过官方微博密集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与国内大型机构进行业务重组,期待再创辉煌。其主要经营模式将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这意味着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张正平呼吁线上商户不要对公司起诉,避免公司直接清算,血汗钱颗粒无回。

10月15日,面对上门讨要货款的商家,淘集集表示,已与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谈妥”,进行重组并购。条件是,商家“债务重组协议”签订率达到51%。10月16日淘集集宣布,主要经营模式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淘集集称,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与淘集集同荣辱、共进退。

当时淘集集被曝“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儿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

根据“债务重组协议”显示,签约后一个月内,淘集集向商家支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的80%,延期至当甲方(淘集集)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再来偿还。

淘集集爆雷风波进展

10月31日,淘集集官方发布重组并购进程通报内容是:“10月23日,供应商债权人完成51%债务重组协议签定;10月28日,收到资方书面TS,签定投资意向书。当前淘集集并购重组进展顺利;公司运营稳定;平台运营稳定。”

直到11月1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还称,“融资重组已进入收尾阶段,请各位伙伴耐心等待官方的发文,再次感谢各位伙伴与淘集集一起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然而,一线希望最后变成泡沫。直到今天凌晨,淘集集破产似乎已经一锤定音。

这如同,临门一脚出现乌龙球。

“当时为了配合新一轮融资的投资方,淘集集已经做了准备,包括服务器、邮箱更换。平台也配合做了很多活动,种种迹象让我们做了比较乐观的估计。而资方对淘集集的数据增长有要求,张总也承认做了错误的决定,继续烧钱补贴,加速了亏空。”淘集集的一名员工向媒体表示。

在淘集集宣布收到资方书面TS即投资意向书时,这一环节至关重要。投资意向并不代表投资协议。TS最终走向流产的情况很多,这其中也有投资机构在推进投决时,在过程中遇到诸如团队问题、合作伙伴意见不合、夫妻离婚等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了规避风险,投资机构往往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张正平在微博中也透露了和潜在投资者A和B沟通的细节。而在重组未果的情况下,淘集集不得不宣布将进入破产程序。

淘集集自救失败。实际上,其被资方“放鸽子”并不是没有道理。

一地鸡毛

“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张正平在道歉信中也说出了淘集集自救失败的原因。

资金是创业的第一要素,而并非首次创业的张正平,对这一点认识并不是不清醒。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张正平曾在宝尊电商任职,任旗下品牌尾货特卖平台“卖客疯”CEO,宝尊电商是中国最著名的电商代运营公司,于2015年5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卖客疯”,专卖尾货,2014年上线,2017年关闭;另有一个平台叫“闪电降价”(现更名为“哎呦有型”),定位男性电商,卖的也是低价货,这两个电商平台均由张正平掌舵。

2018年,张正平创办淘集集,成为连续创业者。

然而,深谙电商之道的张正平在创业节奏上并没有按照电商的规律推进,而更多地把目光放在了资本的角度,希冀用速度,用数据来获得弹药。这一做法无异于缘木求鱼,最终“引火烧身”。

正如张正平自己所述,由于融资不顺,数千家平台商家的货款和保证金,被淘集集挪用于市场增长费用,拉新增用户。按照淘集集的计划,如果用户数量增速上去了,投资方的资金到账,正好可以弥补所挪用的商家货款。

显然,这一拆东墙补西墙博弈,引起平台供应商的极度不满,最终引发9月底到10月的商家上门讨要欠款的爆雷风波。

“数据再好看,没有现金流,没有赚钱能力的平台,我们一概Pass。”一位投资人告诉地歌网。这就是互联网创业进入下半场的真相。资本不再喜欢听PPT上的故事,是骡子是马,首先要用数据说话;其次,要看平台的盈利性。有了这两点,再谈其它。

这也正是淘集集之死带来的警示。

在资本和团队都还不错的情况下,淘集集需要关注返利刺激带来需求上的隐患,在战略上如何做好留存,如何停止用亏损换用户的长期价值。此外,就是考虑节奏。不难发现,在周期之下,今年过得比较好的互联网企业(AT等巨头除外),拼多多、美团、小米等无不是在现金流、节奏上把握得比较好。它们一方面在自己的长板上打出更高的护城河,另一方面,在烧钱等创新业务中有意识地战略收缩。

熬过冬期,无外乎既要储备过冬的粮食,又不能盲动。否则,风光过后,一地鸡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