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恒电气股价炒作质疑,违规减持,朱国锭夫妇何成逆行者

通过四次减持,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了16.51%股权。根据中恒电气披露的信息及结合减持当日公司股价估算,上述减持,朱国锭套现了约2.84亿元,朱国锭之妻包晓茹套现了约0.55亿元,合计为3.39亿元。

投稿来源:首条财经

2月18日晚间,11个连扳的秀强股份回复问询函,非特斯拉产品直接客户。由此,涨停效应结束,2月21日,秀强股份12.08元/股,下跌3.28%。

一场闹剧,似乎已经落幕。

收到关注函,炒作股价配合减持?

然其他个股的特斯拉效应,仍在上演。

2月20日,中恒电气在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与Tesla(特斯拉)就目的地业务已展开合作,Tesla可来中恒大厦充电。另外,公司紧抓行业发展态势,正积极开拓充电桩市场,保持充电桩务业快速发展,业绩稳健增长。

当日,深交所向中恒电气下发关注函, 要求中恒电气详细说明与特斯拉的合作情况,详细说明“目的地业务”的具体含义等。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平台披露与特斯拉合作进行公司股价炒作并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放眼A股,特斯拉概念可谓炙手可热。想搭上这班行情的个股不乏其数,比如中恒电气。

遗憾的是,相比执着热情,中恒电气的业绩表现起伏较大。

经营现金流大起大落

公开信息显示,杭州中恒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电气”)成立于1996年,2010年3月深交所上市。两大产业板块为电力信息化与电力电子。实控人为朱国锭。

上市首年,中恒电气实现营收2.33亿元、净利润0.3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9.53%、13.59%。接下来的2011年至2016年,公司营收和净利连续6年稳定增长,到2016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91亿元、1.58亿元。

在这期间,中恒电气实施了密集资产收购。

据Wind数据显示,其相继完成了中恒博瑞100%股权、鼎联科通讯100%股权、南京北洋100%股权、北京殷图60%股权等7家公司。

其中,通过发行股份作价3.82亿元收购了中恒博瑞100%股权,朱国锭旗下资产实现整体上市。本次交易,标的资产增值率为245.08%。交易对方承诺,中恒博瑞于2012年至2015年的净利润数分别为3500万元、4160万元、5000万元、5600万元。

业绩承诺期内,中恒普瑞成功兑现,但在2017年,出现业绩变脸。因此,当年,中恒电气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886万元,使得净利润减少3666万元。

2017年,无疑是中恒电气上市后业绩大幅变脸的一年,营收8.66亿元,同比下降2.81%,净利润0.64亿元,降幅达59.71%,扣非净利润降幅达79.86%,只有0.29亿元。

2018年,公司净利润增至0.7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又下滑至0.62亿元。

与净利润对应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也大起大落。2016年至2019年前9月,这一指标值分别为1.24亿元、0.05亿元、0.94亿元、-0.31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604.09%、-96.23%、1902.28%、-78.3%。

违规减持被罚,实控人成逆行者

除了业绩不稳,中恒电气实控人的不断减持,也引发不少投资者的不满。

为应对疫情,近期不少上市公司股东抛出增持计划。

朱国锭、包晓茹夫妇,却成为逆行者。

2月6日,中恒电气实控人朱国锭、包晓茹夫妇发布减持计划,拟自公告披露15个交易日后的半年内合计减持不超1792.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8%。

以当日公司10.39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此次两人拟减持套现金额或超1.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几个月前,二人刚因违规减持收到警示函。

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下发的监管函显示,作为中恒电气实控人朱国锭,以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从2013年5月至2019年6月的6年间,多次减持中恒电气股份。

按照相关规定,作为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应该于持有中恒电气股份每减少5%时暂停交易,并通知上市公司予以公告,但二人迟至去年6月25日才通知上市公司,披露《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二人行为违反了信息披露规定,被处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根据监管函,2010年3月5日,中恒电气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交易,公司实控人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中恒投资合计持有中恒电气59.81%股份。2013年5月28日,朱国锭通过大宗交易减持600万股,占总股本的7.23%。2014年12月30日,朱国锭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300万股,占总股本的3.68%。2018年6月24日,朱国锭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中恒电气563.56万股,减持后,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降至44.30%。6月25日,包晓茹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中恒电气股份563.56万股,减持后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中恒电气43.3%股份。

通过四次减持,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了16.51%股权。根据中恒电气披露的信息及结合减持当日公司股价估算,上述减持,朱国锭套现了约2.84亿元,朱国锭之妻包晓茹套现了约0.55亿元,合计为3.3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朱国锭抛出减持计划前不久,1月6日,公司副总裁兼董秘陈志云提请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公司表示其辞职是因为个人原因。

显然,无论中恒电气,还是朱国锭夫妇,都不乏资本看点,如何表现,首条财经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