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公司编年史:2020年历史低点,或为下一个高峰起点

单从总量上来看,今年注册的公司规模,似乎回到了20年前。

疫情之下,教育行业特别对于线下机构,“囤粮过冬”已经成为主基调。活着是第一要务,由此也带来新注册公司总量的锐减。

IT桔子数据显示,今年新注册的公司规模一夜回到了20年前。2020年以来新注册的教育公司仅有36家,增长总量已经达到了近20年来的历史最低点。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新注册公司数量就开始下滑,只是疫情加速了历史最低点的到来。

“是挑战也是机遇”,这是面对低谷时市场常用的一句话。过去的故事也在印证这句话的争取性。教育行业的上一个低点,就酝酿出了一大批教育行业巨头。

蓄力的十年

站在2020年回看21世纪最初的十余年,教育行业经历了十余年的蓄力期。十余年间,教育行业的注册公司总量达到2811家,其中职业培训板块占比最大,注册总量达到464家,占同一时期注册公司总量的16.51%。其次为教育信息化赛道,注册总量429家,占比15.26%。儿童早教赛道位列第三,注册总量达到384家,占比总量为13.66%。

而最为刚需的K12赛道,在这一阶段的表现并不突出,注册总量为285家,位列教育各赛道第四,占同一时期注册公司总量的10.14%。

彼时,资本尚未如当下这般活跃,这段时期对教育行业的关注也并不大。据统计,十余年间的投资总量仅为127.4亿元。而且资本有着明显的偏好,在这一时期,最受关注的是语言学习赛道和儿童早教赛道,上述两赛道分别占同期投资数量的21.16%和15.87%。

这一期间尚属于行业的发展期,优秀的教育公司只是零星地在各个赛道上兴起,例如鸿合科技、校宝在线、兰迪少儿英语、爱乐奇,TutorABC等。

十年蓄力期的尾声阶段,民办教育促进法的推动,国内对学科类教育培训政策放宽,催生了K12赛道的教育机构的发展。高思教育、猿辅导等机构都是在此期间诞生。

高速增长,教育行业的黄金三年

进入2013年,无论是从行业层面,还是资本层面,教育行业都驶入快车道。

2013年可以算是中国网络教育元年。大量的网络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教育公司注册量迎来连续3年的高速增长。

仅2013年1年时间,成立的教育公司就达到792家,2014年成立的教育公司达到1419家,同比增长79.17%;2015年,成立教育公司达1687家,同比上涨18.89%。

在这三年期间,职业培训板块仍为最大占比,注册总量达到681家,占同一时期注册公司总量的17.47%。

二孩政策全面推行则催生了早教赛道的迅速发展,2013年至2015年间,儿童早教赛道注册公司总量达556家,占比14.27%,新注册公司数量超越了教育信息化赛道。无论是行业,还是资本,都极为关注儿童早教赛道,这个风口一直延续到2018年11月15日幼教新规出台。

教育信息化行业仍以526家公司的注册总量位居教育各赛道第三的位置。

随着市场的成熟,资本也随之活跃。三年时间教育行业投资总量达487.91亿元。其中2013年教育行业投资金额共计33.96亿元,到2014年,投资金额达到143.49亿元,同比增长322.56%。而且,仅2014年单年的投资总量已经超过了前序12年的投资总量之和。

其中,K12赛道最受资本青睐。这一阶段,K12赛道融资总量达到181起,占同一时期融资总笔数的18.64%;儿童早教紧随其后,以152起融资总数,占同期融资笔数的15.65%。

在资本的推动下,大量教育公司迅速崛起。2013年,流利说成立,当年流利说便迅速完成天使轮、A轮融资,5年后成功登陆纽交所;VIPKID也在2013年成立,在资本的助力下快速成长,VIPKID也逐渐成为少儿英语赛道的龙头。

2014年,在新东方工作了14年之久的陈向东选择离开,并于同年5月创立了跟谁学;同年7月,被誉为新东方“后三驾马车之一”的沙云龙也选择离开新东方,创立了朴新教育。两家公司分别于2018年、2019年登陆纽交所。

进入2015年,教育公司成立共计1687家,达到近20年来的单年最高值。在这一年,诞生了作业帮、考虫英语,编程猫等机构。

整体下滑,教育赛道的白银时代

火爆的教育市场从2016年开始逐渐进入存量竞争时代,教育公司的单年注册总量开始下降。

2016-2019年,成立的教育公司总计3949家,同比黄金三年时期,仅高出50余家,增长量已经开始下滑。

而在这四年期间,政策端对产教融合、2025计划的推进,加速了教育信息化赛道的高速发展。4年间,该赛道注册公司总量达到718家,同期占比达18.18%;而职业教育板块以573家注册公司的总量位居各赛道第二名,这或许也要归功于国家近年来大力推广职业教育的政策导向,为该赛道创造了持续利好。曾有多位投资人表示,职业赛道是目前国内唯一没有任何政策障碍的教育赛道。

而这一阶段内,政策在K12赛道、儿童早教赛道接连推出重要文件。加之此前大量公司涌入,拥挤的赛道开始洗牌。这一阶段,儿童早教赛道注册公司536家,占比13.57%,位居各赛道第三;K12赛道注册公司451家,位居各赛道第四名。

2016年,小码王、火花思维等素质教育赛道明星标的成立。同年成立的还有博骏教育、掌门1对1等公司。

从2018年末到整个2019年期间,教育行业进入了近20年来最频繁的“爆雷”期,例如韦博英语跑路、莎翁英语欠款等等,持续给教育行业蒙上一层阴影。这些或倒闭或跑路的公司,似乎在宣告这教育行业的一个时代已经给结束。

如今,疫情的影响下,教育行业的注册的新公司巨量下滑,目前仅有30余家,教育行业迎来新低点。

在疫情期间,随着停课不停学而爆发的大量在线教育需求,OMO被反复提及,MCN机构也开始大量局部教育赛道,教育To B赛道、SaaS服务,成为了教育行业提及频度最高的词汇。这或许也在昭示着,教育行业的下一个轮回,将在这些领域里,开启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