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百万衣橱”的富二代,请不要再假装自己是“打工人”了

说到底,是真体验还是假共情,人们分得清。

社畜不懂有钱人的快乐,就像有钱人不懂“打工人”的悲伤。

最近一位b站白富美up主的“打工人”体验视频火了,只不过这视频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味,不像体验生活,倒像是“微服私访”。

富二代up主体验“打工人”,网友:戏太过了

B站up主曹译文iris近日发布了一则体验生活视频,只不过她体验的是去自家的建筑项目做搬砖小妹,据她所说因为自称是总部的人过来工地拍摄视频现场,所以现场所有人员都不知道她是“集团大小姐”的身份。

当天负责指导曹译文工作的是工地的一位黄工,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对工作要求很高,经常在“大小姐”工作时指出她的问题,并且打分时毫不客气。

截至目前都没什么特别令人不适的地方,但接下来曹姐就献上了一场“凡尔赛文学”大赏。

佩戴头盔时,她得意地说:“不戴头盔罚款200,这是当时我们定的规定。”

开工后,曹译文表示干活不累,“因为我的腰部肌肉在多年马术的训练下,柔韧度很好。”不过她的工作表现不怎么好,被工头认为是消极怠工,对此她觉得工头的评价“充满资本主义的酸臭味。”

她对镜头开心地说,“到时候房子收工验货的时候,我就跟爸爸说,爸爸我要哪一栋的哪一户,因为那里面有几个钉是我钉的。”

收工后,黄工给曹姐结账一日的工资——200元,曹译文特地打开手机短信,露出了自己的银行余额给黄工看。手机短信显示,银行余额还有一千多万。然后,她上车扬长而去,留下黄工瞠目结舌地待在原地。

看到这里,作为真·社畜感受到了强烈的冒犯,火已经压不住了,但没想到视频周边花絮更让人火大。

最初这段视频的标题是:“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被网友质疑后,她又把标题改为:“早安,打工人!”。仔细品品的话,修改前后都好不到哪去,第一版充满了俯视与炫耀,而后一版则是投机取巧,自以为代入打工人视角就能和大众共情,熟不知“打工人”这个词的使用本身就是有群体限制和使用情景的。

这个梗背后其实是劳动者苦中作乐的自嘲与调侃,但是如果毫无共同体验的人来说,不仅是卖乖更是歧视和侮辱。

看到“早安,打工人”的时候只想回一句:打工人不需要早安和加油,打工人需要早下班和加钱!

目前这段视频在B站已经被删除。

基建狂魔小公主炫富,父亲公司被指涉多条法律诉讼

作为B站up主曹译文拥有50万粉丝,也算小有名气,她之所以能收获这些关注其实与自己“富二代白富美”的身份息息相关。

据曹译文在视频中自我介绍,她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每个月零花钱大概是三四十万,同时她还运营两家公司,其中一家是MCN,另外一家在做付费内容,一个教大家如何提升生活仪式感的小程序。

打开曹译文的B站页面,她将自己的内容分为【我的百万衣橱】、【小公主的日常】、【iris看世界】、【万元酒店测评】等六大类,光从这个分类就可以看出每则视频的“含金量”。

价值20000美金往返的阿联酋头等舱来啦!

探秘2万一晚的摩洛哥王室度假酒店

价值1w5一晚的香港瑰丽海景套房

小公主的日常究竟是怎样的呢?

每天出门的苦恼是:今天该戴哪个珠宝拎哪个爱马仕呢;有人问到她最近买的什么车,她表示不想买劳斯莱斯,只能买了一辆低调的宾利;去自家的私人会所吃饭,教大家如何识别新鲜的蟹……

而在这些系列中最出名的是【百万衣橱】,我的百万衣橱播放量最高的一期是介绍100000欧元的dior高定礼服,而放置这些衣服的衣橱则价值千万。

冲动消费随手买的小婚纱,三万多;一排小包加起来上百万;童年回忆是十七八岁的McQueen小丝巾;十几万的名牌礼服几乎挂满整面墙,只不过曹姐表示:这都是经验教训,自己以后不会再买这些自己无法参与到设计中的名牌礼服……

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对于大多数网友来说就像看电影,但是曹姐却总是忍不住搞点“凡学”。在某一期视频中,她表示并不认为自己家庭条件很好,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基建狂魔。

究竟有多么平平无奇呢?她们家参建的项目有:上海南站,南京站,东方绿洲国防教育基地,海阳核电站,上海国际码头苏宁总部大厦,上海迪士尼……

据天眼查APP数据,曹译文的父亲曹栋胜是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和最大股东,只不过这家大公司却因为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给付31万元的工程款,被列入被执行人。目前,该案进行首次执行,执行标的是319106元。

这并不是该公司第一次被列入被执行人。2015年,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福区(头屯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给付张某欠款119433.5元。因为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全部未履行,也就是说没有给付这11万元,曹栋胜和公司一起被列为被执行人,发布时间为2016年2月1日。

有网友留言表示,“小公主卡里有1500万余额,怎么几十万万都不还呢?”

体验视频的财富密码不是假共情

曹译文引争议的视频本身是一次职业体验,这些年类似的出圈视频并不少。

五四青年节火遍全网的“体验包租婆的一天”,#93年包租婆拥有400栋楼#的话题以一己之力取代了彼时关于后浪的激情讨论,在热搜第一的位置上给诸位青年当头一棒。年中博主@曹导在微博上发布了视频《外卖骑手体验》,讲述了自己担任美团骑手期间在北京SKP的遭遇,也曾引起轩然大波。

人类似乎总是对别处的生活分外好奇甚至跃跃欲试,而体验人生这一古老的命题,也在视频时代找了最好的载体和窗口——镜头下的体验更真实、更有沉浸感。对于视频up主们而言,这也是富有生命力和讨论度的选题富矿。以B站为例,张特价的“职业体验系列”、敬汉卿的“30天北漂系列”、“20岁了还没去过星巴克”的“印度贫民窟体验”、“深圳名媛下午茶吃什么”、“当一天广州富二代”等视频都有不俗的播放数据。

体验视频成功的关键有两点,要么足够新奇,要么深度共情。曹译文早期的【百万衣橱】和【万元酒店】走得都是第一个路线,利用既有稀缺资源,介绍符合自己身份的内容。但当她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后就开始让他人不适了。

体验打工人生活,按理属于“共情”类路线,做得好的话甚至可以借此揭露现实、引导关注,启发对行业、对群体的思考,起到社会监督的作用。而曹译文的体验是凡尔赛式的,缺乏对他人职业基本的尊重和共情,是消费建筑工人的变相炫富。事发后迫于舆论的道歉和标题里的“打工人”一样虚伪而讽刺,颇有阿Q精神的打工人一词在创造时应该想象不到被泛用和被侮辱的今天。

如果曹译文是抱着创作“新时代伤痕文学”的心态炫富,那么被此事波及的B站舞蹈区up主欣小萌大概只是蹭热度的时候翻了车。欣小萌也拍摄了一支去工地体验搬砖的视频,有知乎用户评论:她开着滤镜戴着美瞳穿着白鞋子搬砖,本质上和雷霆战将打着发胶住着别墅抗日一样。欣小萌在体验中表现得过于娱乐和轻松了,对于体现工人们真实的工作情况无疑是片面的。当戏谑解构严肃,表层的快乐覆盖了深层的问题,我们去哪里看到真实的世界?真正的体验,不能无视苦难,也不应刻意美化。

说到底,是真体验还是假共情,人们分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