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件JK格子裙要等一两年:国牌工期长合理性受质疑,泛二次元服饰商业化仍处于早期

“很多人抱着赚快钱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在这类产品对生产商认知、工艺等层面要求比普通服装要高的情况下,复制爆款是最便捷的路径。而当前,这种现象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一位专注泛二次元服装研究的高级分析师对蓝鲸财经记者称。

站在小众圈层和大众服装交叉路口,“破产三姐妹”——汉服、Lolita装和JK制服向来话题不断。日前,买一件JK裙需要等一年才能发货,再次引发讨论。

在关注泛二次元文化服装的消费者中,质疑店家集资与为其开脱等声音并存。“很多人抱着赚快钱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在这类产品对生产商认知、工艺等层面要求比普通服装要高的情况下,复制爆款是最便捷的路径。而当前,这种现象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一位专注泛二次元服装研究的高级分析师对蓝鲸财经记者称。

如何迈出山寨、圈层文化桎梏,对于泛二次元服装品牌而言,这也是成为一片红海后维持核心消费者仍为“信仰充值”热情亟待解决的难题。

工期长达一年多,合不合理?

“离谱”,多位关注JK制服的消费者时隔数日仍觉得匪夷所思。按照商家预售说明,这件JK裙在今年11月预售,却承诺会在2021年圣诞节前发货。11月15日,店铺确认预售时表示,本次数量为10000条,限购一条,并且提示未预约到的顾客不要寻找其他渠道。在一众质疑为何工期如此长外,评论中仍然不乏“只要店铺不限量,等几年都没关系”的声音。

这种先预售付定金,后付尾款的模式不仅在JK服,在小众服饰圈也很常见。近两年,这种模式也逐渐蔓延到一些卖日常服饰的网红店铺。根据以往卖家的解释,与动辄上万数量的普通服饰订单相比较,JK制服只要达到一定量才能对接到工厂。部分JK制服买家出于理解也接受了“慢团”这个概念。

今年国内服饰加工厂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受全球疫情影响,国内纺织品订单降幅扩大,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部分面向二次元服饰的加工厂已经下调订单的起订量。

一家位于武汉、专门定制二次元服饰的加工厂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他们接到类似订单首先需要确定布料、进行数码印花对颜色制成样品,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半个月。确定样品后,10000件完工快则需要20天左右。目前,他们工厂有50名员工,JK制服每天的出货量大概在500件。这个过程中难以掌握的是定样需要花费的时间。

肖游(化名)已经“入坑”JK制服圈有十年之久。她告诉蓝鲸财经记者,早些年,国内JK制服爱好者主要关注专供日本学生的“校供”制服,以及不需要学生身份也能购买到的“日制”。随着国内设计的“中牌”、“兔缝缝”等国牌崛起,她明显感觉到JK制服“盘子”正在被撑大。也是在此期间,国牌预售长则一两年才能拿到货的情况已经让她由一开始的惊讶转变为见多不怪。

不过,如此长的工期真的是合理的吗?“日牌都是现货。基本上就看店铺有没有货,没货调货,不存在工期问题。基本上到手时间也就是看运输时间上的长短。国内大多数到手都在半年以内。”一位经营泛二次元服装实体店店主称。

头部品牌选用日制布料而非普通布料,从而导致工期长成为部分买家为其开脱的重要理由。事实上,这些品牌大多已经有自建或者长期合作的加工厂。换言之,商家完全有能力掌控到货时间。

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为减少对店铺的负面评价,商家一般会注明多个提醒事项。很多JK制服爱好者也逐渐持统一态度:你能接受就拍意向定金,但哪怕有长达一年时间也要做好店铺会拖工期的准备。

泛二次元服装商业化仍处于早期

尽管众多爱好者已经司空见惯,但部分粉丝的质疑与担忧并非毫无根据。拿此次预售来说,一条388元裙子,店铺会提前收取100元定金,第一轮预约定金规模已达100万。而此前,JK制服圈已有店铺收完预售款拖工期迟迟不发,更甚跑路的“前车之鉴”。

国内关注人数较多的JK制服品牌还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爆雷”情况。主要除预售金规模外,头部商家的净赚依然可观。目前,国内JK制服单价普遍在两三百元。据上述店主透露,商家获得的毛利率能达到40%左右。

再者,得益于预售开团制度,中牌制服馆3分钟销售数量就能超10万件,名为“温柔一刀”的JK制服再售19分钟销量破25万,商家并不需要过分担心库存成本等其他费用,因此与传统服装行业净利相比丝毫不逊色。

而相比较汉服和Lolita,JK制服很少见资方“输血”,究竟是靠消费端“信仰充值”已经完全不需要还是走向更广市场受阻?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国内泛二次元服装行业已完成至少五笔融资,且每轮融资金额在百万到千万级别。比较典型的是载艺星辉在2018年和2019年获得两轮千万融资。值得注意的是,载艺星辉孵化的品牌中除了深耕本土文化的汉服品牌“织羽集”,还有由欧美舶来的Lolita品牌“仲夏物语”。

上述高级分析师认为,在泛二次元服装品类中,JK制服消费者的接受程度与消费门槛低很多。这其中不排除厂商如果销量好且没有增产等需求可能不需要考虑去融资缘由。

但无论是JK制服、Lolita,还是汉服的商业化都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

分析师进一步称,尤其产业链上游关于相关服装的设计领域都还没有孵化出相关的垂直于产品设计领域的专业化机构,还是处于蛮荒状态。中游生产与销售在不断地被消费者教育之后,正在改善,当前已经有大体成规模的厂商出现。同时在下游销售等环节中,电子商务基本是唯一渠道,不过当前随着体验店,集合店等类型的泛二次元服装店铺的出现,下游销售的渠道正在扩展。

今年以来,众多线上起家的泛二次元服装品牌选择转攻线下体验店和健全关联产品链。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在当前形势下,会有相当一部分线上品牌会往线下回流。”此外,张毅非常看好传统服装行业与泛二次元元素相结合,这或为其正名化打开思路。

在此之前,“一切都是在社交媒体环境改善的情况下被炒起来的市场,热度过去可能就没那么兴奋”,一种担忧声音始终回荡在这个规模被加速到170亿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