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民办高校工资不减反增

疫情下,民办高校成为难得的“避风港”。

2020年疫情的冲击,让很多企业措手不及。裁员、降薪,艰难求生。

但在众多领域中,民办高等院校似乎是独特的存在。年初至今,港股民办教育机构陆续发布财报。蓝鲸教育发现,绝大部分民办高校受疫情的影响较小,甚至走出了逆周期行情。

“逆周期”的2020财年

从目前已经发布年报的上市公司中,蓝鲸教育选取了13家以民办高校为主要业务机构。纵观这13家机构,几乎都无视疫情影响,展现了很强的抗风险属性。

从学生人数上看,在2020财年,13家机构的在校学生人数均同比增长。其中,有6家机构学生人数增速为个位数,7家机构学生人数增长超两位数。学生人数增长速度较快的是中国科培、辰林教育、希望教育,同比增长60%、55%、39%。

生源的增加,也带动了企业营收的增长。2020财年,13家机构营收均同比增长。其中,仅银杏教育、中国新华教育增速为个位数外,其余企业同比增长均超两位数。

不仅保持了营收的增长,民办高校的利润也十分可观。13家机构均呈现正向盈利。其中,仅四家机构净利润同比下滑,剩余九家机构净利润均同比增长。13家机构的毛利率保持在43%—70%的水平,除民生教育毛利率同比不变、辰林教育、立德教育同比微降3%外,其余机构毛利率均同比增长0.1—6个百分点,增长幅度较为可观。

从企业的负债率来看,中国春来负债率高达124%外,处于较高的债务风险。其余12家企业负债率在18—57%之间,资产结构较为稳定,偿债压力并不大。13家机构的现金水平的中位数为8.7亿元,相比营收的中位数7亿元,各家机构的现金也相对充足。

综合来看,疫情对民办高校的影响微乎其微。13家机构均实现正向盈利,并且大多数企业的盈利能力较为稳定,现金储备充足,负债压力较小。

退还住宿费,员工薪资不减反增

业绩虽然在增长,但是从营收结构来看,民办高校也无法完全避免受到影响。

民办高校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住宿费和学费。受疫情的影响,大部分高效的住宿费收入出现下滑,仅有三家企业住宿费同比增长。其中,中国春来住宿费营收下滑较为严重,同比下滑超四成。这主要由于政策影响。疫情下,河北、河南、广东等多地教育部门要求疫情防控期间住宿费全额退还。

然而,住宿费影响同比下滑的同时,营收却同比增长。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主要源于学费营收的增长。蓝鲸教育发现,13家机构中,学费带来的营收均同比增长超两位数。

而学费营收的增长,一方面源自于高校通过扩增校区或收购学校等方式扩大学生生源,另一方面则源自于学生学费的增长。

其中,以中国科培为例,2020年,中国科培住宿费营收同比减少29%,但学费营收同比增长26%。在学生人数上,中国科培同比增长60%。在学费上,中国科培旗下的广东理工学院本科课程学费由2019/2020学年的23800元增加至2020/2021学年的26800元,学费调高了3000元;大专课程学费由2019/2020学年的17800元增加至2020/2021学年的18800元,学费调高了1000元。

不仅仅是本科、专科类院校,职业教育学校的平均学费也在增长。中国科培旗下的肇庆学校中等职业教育学费由2019/2020学年的7200-11100元,增加至2020/2021学年的8000-12400元,增加了800-1300元。

需要注意的是,学费增加不只是中国科培一家, 2020财年很多高校的学生学费都在上涨。希望教育旗下的江西科技学院,普通本科课程的学费同比增加3000元,专科课程同比增加1000元,重庆翻译学院的普通本科课程同比增加1000元,广州松田学院的普通本科课程同比增加3000元等等。

整体来看,港股高等教育机构学生生源数量的增加和学费的增长带动了学费营收的增加,缓和了疫情下住宿费的负增长,从而让企业的营收正向增长。

也正是由于学费收入的提高,大部分高校没有通过裁员的方式减少人力成本,反而是有底气扩大师资、提高薪资待遇。

蓝鲸教育梳理公布员工数据的7家机构发现,2020财年,只有华立大学集团的员工人数同比减少15%,其余6家企业均同比增加。其中,中国春来员工人数增速最快,同比增长29%。

另一方面,2020财年,除银杏教育员工薪资成本同比减少22%,华立大学集团、中国新华教育微降1个百分点外,有10家机构的员工薪资成本同比增长,其中辰林教育的工资成本同比增加56%。

逆周期行情下,提高员工待遇、扩大学生生源,借此扩大规模,这些策略成为2020年港股高等教育下意识的选择。在这样的竞争态势下,民办高校之间却逐渐拉开差距。

头部快速扩张,尾部陷入两难

拆解来看,规模越大的头部企业营收增速较快、盈利能力越强。尾部企业则受疫情的影响较为严重,营收增速缓慢、净利润下滑明显,是扩大规模还是保持稳健态势,尾部企业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其中,头部企业中教控股、希望教育营收26.8亿元、15.7亿元,同比增长37%、45%,是营收最高、增速最快的两家企业。

腰部企业民生教育、中国科培、中汇集团、华立大学集团、中国春来、建桥教育、嘉宏教育、中国新华教育则发展维稳,营收规模在4—12亿之间,营收增速也维持在9—26%之间。

尾部企业辰林教育、立德教育、银杏教育营收规模则在5亿元之内,营收增速也在15%以下的水平。

盈利水平也呈现相同的趋势:头部和腰部企业处于积极增长的态势(民生教育净利润同比下滑62%,主要由于旗下的云南大学滇池学院转设的一次性的补偿费用2.3亿元)。尾部企业则同比下滑明显,辰林教育净利润0.8亿元,同比下滑7%,立德教育净利润0.4亿元,同比下滑40%,银杏教育净利润0.2亿元,同比下滑47%。

现金储备同样如此。头部企业现金储备最多,尾部企业现金储备则最少。截至2020年8月31日,头部企业中教控股现金及现金等价物34.4亿元,位列第一。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尾部企业银杏教育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亿元,在13家企业中排名最后。

表面来看,疫情对于民办高校的影响较小,营收、学生人数等方面,民办高校在2020年呈现出强烈的上涨势头。而这个现象背后,学费增加、生源扩大是关键原因。大的增长趋势背后,头部企业快速扩张,尾部企业面临着两难的抉择。民办高校或许不会像K12等机构一样快速爆发,但在不断分化的过程中,民办高校的格局也在悄然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