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狂徒”蔡小如股份被拍卖将失达华智能控制权, 旗下金莱特布局医美蹭风口被市场打脸

6月8日,达华智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蔡小如持有的约4000万股股票的网拍已经结束,预计过户后,蔡小如的持股比例将下降到14.32%,可能失去对达华智能的控制权。

6月8日,达华智能(002512.SZ)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蔡小如持有的约4000万股股票的网拍已经结束,预计过户后,蔡小如的持股比例将下降到14.32%,可能失去对达华智能的控制权。

image.png

淘宝法拍官网的竞买记录显示,此次蔡小如股权遭拍卖的申请执行人是厦门国际信托,被执行人包括蔡小如等。

最终,用户姓名张宇以约1.39亿元成交,折每股价格约3.48元,2021年6月7日达华智能收盘价为3.52元/股,成交价格与二级市场股价基本持平,这也不禁让市场猜测神秘人张宇是谁,竞拍的目的是什么。

image.png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事实上,近来达华智能的业绩可以用非常糟糕来形容。2021年一季度,达华智能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9669万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7673万元。

达华智能前身为达华电子,由蔡小如母亲谢春花一手创立,2003年将其持有的股份交给儿子蔡小如,时年24岁的蔡小如成为达华智能的实际控制人,公司在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而如今蔡小如很大可能将丧失对达华智能的控制权。

上市之初达华智能还是一家相对纯粹的非接触式IC卡制造商。此后,蔡小如按照“并购”思路在经营公司,在其带领下,达华智能不断大举并购,同时蔡小如的股权也不断遭到稀释。

2013年,达华智能作价4.33亿元并购新东网科技有限公司。

2015年,达华智能把目光聚焦互联网金融以及物联网,在年内发生了多起并购,以1.08亿元收购卡友30%的股权,发行股份购买金锐显100%的股权,以4500万元收购南方新媒体7.5%的股权,以1998万元收购德晟租赁75%的股权,以4800万元合资设立环球智达,占30%的股权。

2016年,达华智能以10亿元收购润兴租赁40%的股权。

2017年,收购达华嘉元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以7300万美元收购、取得塞浦路斯政府授予的排他性使用三条卫星轨位Ka频段资源。

在一系列并购操作之下,达华智能的收入规模得到快速提升。2017年,达华智能的营业收入34.29亿元,净利润也达到1.71亿元。

这些投资既分散又盲从,非但没有给他带来可观收益。一切向好的表面,隐藏着疯狂并购资金链和债务问题。

2018年,达华智能的危机集中爆发。当年6月,蔡小如因为工作原因申请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随后,陈融圣担任公司董事长。

伴随着的是,达华智能的业绩也开始了“大翻车”。2018-2020年,达华智能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7.43亿元、-6.22亿元、-2.51亿元。

控制权鹿死谁手悬念仍大

事实上,2018年底,蔡小如与福州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达成意向协议,蔡小如拟将其剩余的23.51%股份转让,不过该交易最终并未达成。

如今消息一出后,谁将成为达华智能实控人无疑引发市场关注。

从股权上看,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间接持有达华智能15.73%的股份,仅次于蔡小如。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12月15日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揭露了蔡小如与中植系之间的矛盾。在审议《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的议案》时,蔡小如本人未出席,但通过委托张高利行使了投票表决权。但同时,珠海植远也通过网络行使了投票权利,并对相关议案投出反对票。珠海植远所行使投票权对应的股票也包括了委托给蔡小如的8742.48万股票。

此举在引起监管的关注后公司披露到,蔡小如称,“本人同意公司将8742.48万股票表决权争议部分不计入股东大会有效表决,但并不代表本人放弃表决权行使或者赞成对应的表决权属于珠海植远。”

而珠海植远也态度强硬,“放弃行使8742.48万股票在本次股东会的表决权,但不代表该股票对应的表决权归属于蔡小如。”

另一方面,公司正在筹划定增事项,拟向福建天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2.52亿股。若定增完成,公司董事长陈融圣将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但最终定增能否顺利实施,也还存在不确定性。

因此蔡小如此番出局后达华智能控股权鹿死谁手依然充满悬念。

资本运作如法炮制

虽然蔡小如将有可能丧失达华智能的控制权,但其在A股市场的足迹远不于此。

蔡小如于1979年出生,是达华智能的创始人,在2010年底达华智能上市时,蔡小如年仅31岁。2017年,蔡小如跻身《2017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

2019年,蔡小如当选欧浦智网的董事。不过还未等蔡小如大显身手,该股已进入退市整理,再过1个月时间就将退市。欧浦智网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且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

除了达华智能,在2017年蔡小如以11.20亿元成为金莱特的实控人。随后,金莱特也开启了并购之旅。

和达华智能一样,成立于2000年金莱特本身也是个传统制造行业,说简单点主要产品有两类,一个是灯具,一个是电风扇,所属的行业再普通不过了。

蔡小如接手后也如法炮制,金莱特成为蔡小如手里的资本工具。

这要从去年一份蹊跷的定增说起。最初定增预案显示,公司准备定增募集4.03亿元的资金,定增价格为7.03元/股,定增的对象一个是南昌新如升科技,一个是中山志劲科技,都是与蔡小如有着直接关系的“自己人”,两家没有开展任何业务、成立时间极短的公司,却能够成为金莱特的定增对象被授予股权迅速引起市场质疑。

这份预案不仅使用了“8折锁价+18个月锁定期”的新规,而且将增发股份的额度提高到30%的上限。

在定增预案出炉后,股价从3月份初的七八块钱左右,最高涨到了20.58元。

这几年金莱特的主营业务不理想,但公司又不愿意在传统的主营业务上继续深耕一直想借风口转型。

最近金莱特又宣布公司将布局健康科技及医美领域,拟在上海设立全资子公司小美健康,注册资本拟定为3000万元。然而公司刚刚宣布拟进军医美,股价却在次日出现跌停。

公告显示,小美健康将以美容电器为载体,以女性服务为指向,围绕健康科技、医疗美容领域进行布局,从而推动公司战略业务的外延式增长。因此虽然公司投资3000万元是要生产医美电器,但医美行业最赚钱的部分还是服务,并非生产设备,也难怪资本市场不买账了。医美概念股整体炒作已经进入高估值阶段,而且市场对医美概念的炒作热情正在退潮。(蓝鲸上市公司 金磊 jinlei@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