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产品亏损工行一支行被判承担133万赔偿,拒不履行义务“宇宙行”成“老赖”

对于银行成为老赖,某法律从业人员向蓝鲸财经表示,“银行成为老赖的情况并不多见,银行一般情况下具备履行能力。”

“宇宙行”竟成老赖。近日,工商银行沈阳沈河支行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从执行信息看,此案执行法院为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显示为全部未履行。

对于银行成为老赖,某法律从业人员向蓝鲸财经表示,“银行成为老赖的情况并不多见,银行一般情况下具备履行能力。”

工行沈阳沈河支行成“老赖”

蓝鲸财经翻阅相关民事判决书发现,此案涉及一起银行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

具体说来,2014年,工商银行市府大路支行推介并引导已经年届70岁的于亚坤老人购买了北京德洋宏隆投资管理中心理财业务和产品,在购买过程中工商银行并未尽到充分的如实告知和风险提示义务,于亚坤将190万元汇入北京德洋宏隆投资管理中心。后北京德洋宏隆投资管理中心因涉嫌犯罪,导致于亚坤的投资款项未能返还。

对于该损失,法院认为工商银行市府大路支行作为办理金融业务的专业机构,未对员工尤其是担任一定职务的员工进行必要的监管,导致原工行沈河支行员工齐刚并未遵守工作流程和业务操作规范办理理财业务;尤其对于年纪较大的客户,未尽到充分的如实告知和风险提示义务,故工商银行市府大路支行对损失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同时,法院补充,于亚坤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且既往办理过理财产品。但是单方听信齐刚的言辞,在开通网上银行、领取U盾过程中缺乏审慎意识,不安全管理个人银行账户交易密码,亦具有一定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最后,法院判令于亚坤自行承担资金损失人民币190万元的30%即57万元,工商银行市府大路支行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承担资金损失人民币190万元的70%即133万元的赔偿责任。该行的相关权利和义务由管辖单位工商银行沈河支行承担。对于于亚坤主张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也同意工商银行沈河支行赔偿于亚坤所受的实际损失。

然而,判决后该行迟迟未履行赔偿责任,今年5月,于亚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180.14万元。天眼查显示,日前,工行沈河支行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且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银行出现失信记录屡有发生

对于银行成为老赖,某法律从业人员向蓝鲸财经表示,“银行成为老赖的情况并不多见,银行一般情况下具备履行能力。”

然而,某华东地区城商行工作人员向蓝鲸财经表示,关于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银行内部有相关的审计部门和风险管理部门负责,但基层支行大多是承担销售方面的工作,产品销售常与绩效挂钩。

蓝鲸财经查阅发现,银行出现失信记录的情况近年来确有发生,其中不乏国有大行。

国有银行中,农业银行可谓“不良记录”颇多。去年6月、12月,农业银行哈尔滨顾乡支行、神木市支行先后被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神木县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皆为“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2016年12月,农行哈尔滨太平支行也被列入“老赖”之列。

2011年9月,农行武汉长江支行、江汉支行双双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为“其它规避执行”。此外,2003年3月成为老赖的农行邳州市支行至今仍在列。

股份行的失信记录中,招商银行赫然在列。招行郑州二十一世纪支行被要求支付492万元及利息,立案日期为2017年7月14日,执行法院为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

城商行中,湖北银行大悟支行于今年2月新增一条失信记录;锦州银行沈阳铁西支行在去年11月17日一连增加7条失信记录。上述情形均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

农商行中则有河南沈丘农商行、沈阳农商行大东支行等。村镇银行方面,宣汉诚民村镇银行于2018年至2019年期间共有6条失信记录,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永吉吉庆村镇银行于2019年12月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本应给付5.964亿元。

相关阅读
银联商务IPO前夕又因KYC不利遭罚没170万,曾收3000万巨额罚单
银行代销基金太赚钱,里边猫腻知多少?
银保监会、央行联合发文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业务,过渡期至2022年底
上海商业银行理财联席会议:去年上海地区银行理财业务余额2.87万亿元,约占全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