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井坊二季度净亏损4000多万,成败均在高端化一念间?

一头还未实现真正高端化,一头就要进军高端化高集中度的细分领域,在外界看来水井坊高端化路线属实有些不容易。

文|氢财经 王婷妍

近日,A股大盘持续震荡,截止7月29日晚间收盘才稍显回弹,但去年的强势板块白酒仍在下跌,三日跌幅在272个概念板块中位居前四,当日跌幅位列第一。作为白酒板块首份披露中报的水井坊近日更是在水深火热中挣扎,7月26日、27日连续两日一字跌停,一度引起投资者恐慌。之后两日,水井坊似乎走出了跌停阴霾,但仍被诸多投资者不看好,截止7月29日晚间收盘水井坊以113.6元/股,跌幅5.18%报收,究其原因是因为水井坊半年报业绩极度不符合市场预期。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18.37亿元,同比增长128.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7亿元,同比增长266.01%,看似大幅增长的成绩非常漂亮,但实际上今年一季度水井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就已为4.19亿元,也就是说,二季度水井坊不但没有挣钱,反而亏损了0.42亿元。

受此影响,水井坊近四日内,也就是7月26至7月29日,累计跌幅已达12.06%。

水井坊二季度业绩“崩盘”

7月23日,水井坊披露了白酒板块首张年中成绩单。财报显示,截止6月30日,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18.37亿元,同比增长128.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增长266.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3.9亿元,同比增长304.93%。如此大幅增长的数据看起来着实漂亮,对于营业收入增长的原因水井坊表示:主要系本期业绩增长,去年同期受疫情影响,收入基数相对较低所致。乍一看,还觉得水井坊挺“谦虚”,但实际却是不能细琢磨的。

据了解,水井坊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70.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9亿元,同比增长119.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4.06亿元,同比增长106.25%。也就是说,第二季度水井坊仅实现了5.97亿元的营业收入及-0.42亿元的净利润,第二季度不但没有挣钱反而还出现了亏损。虽然有诸多分析人士表示,二季度是传统白酒行业的销售淡季,但基于疫情的影响,去年同期基数较低,二季度水井坊的亏损仍远远低于市场预期。

即便不按二季度单季度看,目前在A股19家白酒公司已公布(包含水井坊)的上半年业绩预告中的5家企业中,水井坊此番成绩仍低于同行业的其他公司。受此影响,周一开盘当日,也就是7月26日及27日水井坊连续两日一字跌停。

高端化系“崩盘”导火索

“为推进公司高端化战略,公司加大了对高端化等项目的费用投入,短期利润受到一定影响”水井坊在财报中将二季度亏损的原因归结于此。

据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水井坊销售费用5.83亿元,同比增长98.37%,占营业收入的31.74%;而导致销售费用急速增加的原因则是广告宣传投入费用的增加,上半年水井坊广告及促销费4.65亿元,同比增长110.4%,比上半年净利润还高出了4600万,占当期销售费用的79.76%,营业收入的25.31%。并且上半年水井坊还独家冠名了央视《国家宝藏》栏目,赞助了“上海劳力士大师赛”以及举办了“水井坊杯·城市赛”十城市巡回赛。

按理说,如此高额的广告投入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儿成效的。但实际并非如此,据水井坊半年度经营数据显示,上半年水井坊高端酒实现营业收入17.81亿元,占上半年总营业收入的96.95%,毛利率85.3%。基于2020年的特殊情况没有可比性,遂与2019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水井坊高端酒实现营业收入16.06亿元,占当期总营业收入的95.03%,毛利率83.46%,两年间高端酒的收入仅增加了1.75亿元,环比增长了10.9%,毛利率仅增加了1.84个百分点。

当然,这其中还少不了水井坊近年不断提价的贡献,据了解,2019年水井坊下发通知将于2019年11月12日起对旗下四款酒分别进行提价20元和60元的通知;2020年9月将旗下核心产品中低度臻酿八号提价20元;并且在此后截止6月30日的一段时间里更是多次对旗下多款产品进行提价。试想一下,如果不多次进行提价,水井坊的高端产品带来的收入将会如何?换言之,在目前数据端看来水井坊高端化仍是“徒劳”。

“入酱”能否拯救水井坊高端化

近年来,随着茅台酒企大哥地位的逐渐稳固,越来越多的酒企欲借鉴其成功之路。而第一步首先要做的就是“入酱”。众所周知,酱香型白酒的工艺复杂、生产周期很长、出酒率低,且只有清香型白酒的一半,越发凸显出酱酒及茅台的稀缺性。再加上,近年来消费者的消费能力逐渐提高,高端化及品牌化成为了大的趋势,而“入酱”则成为酒企高端化的另一主要途径。

上半年,素来以高品质白酒生产企业自称的水井坊也宣布了“入酱”,欲走“水陆双栖”高端化路线。4月9日,水井坊公告称将与梁明锋、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签署协议,拟合资成立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主营高端酱香型白酒。但近年随着“酱酒热”的大趋势,已有各行各业的企业进入了酱酒领域,卖零食的来伊份、卖药的修正药业、就连联想都入了酱酒的坑。

可酱酒的好并不是人人都能体会到的,据申万宏源《中国酱香酒行业深度分析研究报告》显示,酱香次高端集中度较高,主流单品占据 50%以上市场份额。2019 年酱香次高端市场规模约 200 亿,其中习酒窖藏系列占比最高,占据 21%的市场份额,郎酒核心单品红花郎紧随其后,占据 11%的市场份额。茅台系列酒两大单品赖茅、汉酱,钓鱼台系列和国台国标各占 5%,金沙摘要占 3%,珍十五占 2%。

此前并无酱酒经验的水井坊还选择了在酱酒行业实力一般的国威酒业,另一头还未实现真正高端化,这一头就要进军高端化如此高集中度的细分领域,在外界看来水井坊高端化路线属实有些不容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水井坊业绩大增股价相对坚挺 “变革销售模式”能否挤进高端市场?
换杯酒继续喝,资本强推的次高端大时代来了?
白酒业陷入“多事之秋”:震荡中的白酒股,还能成为资金避风港吗?
基金经理减持,水井坊补刀,白酒股迎来激荡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