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人为什么喜欢打麻将?

麻将背后是扬州城的千年变迁。

文|正解局

国家卫健委今天(8月6日)通报,8月5日0—24时,全国新增新冠本土确诊病例80例,其中,江苏扬州新增58例。

扬州这轮疫情,从7月28日开始,短短9天,确诊病例已经累计高达220例,而且最近好几天连续高位增长:

8月1日26人,8月2日40人,8月3日32人,8月4日36人,8月5日58人……

有人说,扬州这次疫情是“麻将馆里的风暴”:最早确诊的10个人,有9个人在棋牌室打过麻将。

而这些人又把病毒,带到了扬州城更多的角落,传染链越拉越长。

根据8月3日官方的一个数据显示,扬州这波疫情确诊病例的发现来源,麻将馆暴露人员占64%!

下面是披露的一个典型病例,这位70岁的大妈,日常外出就两件事:打麻将、买菜,上午打,下午打,晚上有兴致再去打。

7月21日下午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7月22日上午到四季园菜场买菜,下午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7月23日下午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晚上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7月24日上午到四季园菜场门口卤鹅摊位买菜,下午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

很多人可能奇怪,听说成都人、长沙人喜欢打麻将,但不知道扬州人也这么喜欢打麻将。

也许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扬州人爱打麻将的背后,隐藏着这座450万人口城市沉浮的密码。

大大小小的棋牌室,散布在扬州城各个区域

现代麻将的起源地是浙江宁波,在宁波就有一座麻将博物馆。

但实际上,在扬州,很早就有了类似麻将的东西:马吊。

清代扬州戏曲家李斗(1749年—1817年),写有一本书叫《扬州画舫录》。其中,有下面这样一段记载:

而主流观点认为,马吊正是麻将的前身。

而这种古典麻将在扬州盛行,背后正是扬州城长达千年的繁盛。

中学历史书里有个词:扬一益二。

说的就是安史之乱后,中国北方经济衰落,扬州成为全国最繁华的商业城市。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隋炀帝开凿的京杭大运河,让扬州一下成为中国南北交通的枢纽。

地处咽喉的江都,就是现在的扬州

扬州在古代到底有多富裕?

简单举个例子。

清代,扬州盐商们的收入可达清政府全年财政收入的1/6。

现在著名的扬州个园,占地24000平方米,最早就是两淮盐业商总黄至筠的私家园林。

据说,乾隆皇帝就曾经说过:“愿来世不投生皇帝家,只投生扬州盐商家更好。”

社会富庶,也让扬州人的生活更加闲适。郑板桥就曾感慨:“长夜欢娱日出眠,扬州自古无清昼。”

打牌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复旦大学教授王振忠在一本书中就提到,“扬州盐业,以吃酒看牌为事……自官场至民间,无不三朋四友,群居终日。”

在几百年前,打牌就已经成为扬州社会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2017年举办的一场世界麻将运动会,个人冠军就是扬州人。

在当时的新闻报道里,还提到扬州有全国最大的竞技麻将俱乐部。

扬州当地的一家医院还发表过一篇论文《一种针对爱好麻将和扑克的脑卒中患者作业训练平台设计》。其中提到:

很多中老年患者唯一爱好就是麻将或扑克,但脑卒中后上肢功能受影响较大,总怕自己拖慢节奏,被其他牌友嫌弃,本设计在患者康复期间就开始进行麻将和扑克训练,且解决了抓牌和握牌问题,具有减轻心理负担、增加参与度、提高患者积极性的作用。

甚至,据说在扬州还有个民间谚语:清明不打牌,死了没人抬。

可以说,麻将已经成为扬州文化的基因片段。

现在,先撇开麻将,谈一谈更加宏大的背景。

扬州城在热闹千年之后,命运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其中,最重要的拐点,莫过于津浦铁路的修建。

近代,中国国门洞开后,西方先进的器物涌来。

用铁路连接庞大、广阔的南北方,逐渐成为重要的政策议程。

而最初的计划是,沿着大运河修建这条贯通南北的铁路大动脉。

但根据扬州文史专家李保华介绍,当时因为扬州的水运十分发达,扬州盐运使衙门和漕运使衙门认为铁路会影响到水运利益,所以,反对在扬州建造铁路。

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这条铁路最终改道安徽到南京浦口。

津浦铁路济南车站

津浦铁路1908年动工,1912年全线通车。

这条铁路重新塑造了很多中国城市的命运:济南,成为山东重要的商业中心;安徽蚌埠更是从一个隶属凤阳的偏远小镇,一跃成为皖北水陆交通的枢纽。

而这时,“扬州的官员开始意识到铁路的重要性,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扬州原本是一个商业城市,交通之利式微,可以说是很致命的。

但即便是这样,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扬州在江苏全省的地位也举足轻重。

在1995年,扬州GDP是605亿,位于省内第3(第1是苏州的903亿,第2是无锡的761亿),比省会南京的576亿,还要高出5%。

但又有一个转折点:1996年,扬泰分设。

县级泰州市从扬州市划出,组建地级泰州市。

泰州带走了5790平方公里土地(差不多一半)、496万人口(一半还多)。

1996年,扬州GDP(351亿)迅速下降到全省第8位,虽然扬泰之和还在640亿以上。

但在后来的发展中,超级城市汲取资源的能力,远不是这两个城市1+1所能相提并论的。

苏中地区的头把交椅,也从扬州变成了南通。

这座机场还有着扬州泰州两座城市渊源的印迹

而这种城市发展的转折,也在悄无声息中,改变着城市里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

扬州从全国数一数二的繁华商业城市,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更有生活气息的三线城市。

和乾隆皇帝想投生扬州盐商家不同,现在,很多年轻人想离开扬州,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这种变化,只要翻翻统计年鉴,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2011年,扬州户籍人口站上460万大关,随后就起起伏伏,之后的10个年份里,有6年的户籍人口是负增长。

尤其是2017—2020年,连续4年负增长,到2020年年末,扬州户籍人口是454.71万人,几乎和15年前(2005年)相当。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2020年扬州当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2.39‰。

扬州市近年来户籍总人口变化情况(单位:万人)

结合扬州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常住人口为455.98万人,比同年户籍人口多1.27万人,其中省外流入26.12万人,总体上看,扬州人口还是净流入。

但稍微一算就知道,扬州的户籍人口有25万左右在外地。

一份扬州市流动人口基本状况分析报告就显示,扬州市区的人外出,一是去南京,二是去宝应。扬州代管的高邮,当地人一般喜欢去苏南的苏州、无锡。

而每年扬州籍的高校毕业生,回扬州就业的人数比例仅为30%左右。

实际上,扬州当地最好的大学扬州大学,每年毕业生也大多选择去外地。

以2020届毕业生为例,毕业生总数是8546人,在扬州就业的是1035人,占比12%。

和隔壁南通的南通大学相比,南通大学毕业生省内各地区分布统计,40%左右的硕士、本科生是在南通就业。

而这些正在慢慢地改变着扬州的人口和社会结构。

扬州的老龄化水平在江苏全省位居第5位(60岁以上人口占比26.00%),高于江苏平均水平2.68个百分点,高于全国7.9个百分点。

安静宜居的扬州,的确适合养老。

2019年,扬州80岁以上高龄老人已高达16.28万,不到5年的时间,增长了1.74万。

叠加年轻人外出的因素,七普数据显示,扬州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是2.57人,比10年前减少0.43人。

也就是说,10年前,扬州每户人家平均是3个人,现在只有2个半多一点。

这就导致一个问题:老年人空巢、独居。

几年前,有个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扬州,空巢老人约占老年人口总数的56%,独居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15%以上。

所以,逻辑链条也就很简单:扬州人爱打麻将,而大量的老年人,特别是很多老年人子女不在身边,尤其喜欢打。

扬州棋牌室热门榜

从下面这个72岁大妈的流调信息就能看出,7天时间里,她去了6次菜场、1次亲戚家,但次数最多的是棋牌室:7次,每天必去。

7月21日,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杨庄街坊旁小菜店买菜,下午14时出门前往四季园秋南苑内棋牌室打牌,下午17时左右回家。

7月22日,上午7时乘坐26路公交车由廉政广场上车,珍园下车,至东圈门亲戚家;9时乘坐88路公交车由珍园上车,廉政广场下车。下午14时出门前往四季园秋南苑内棋牌室打牌,下午17时左右回家。

7月23日-7月27日,每天上午8时至8时30分在杨庄街坊旁小菜店买菜,下午14时出门前往四季园秋南苑内棋牌室打牌,下午17时左右回家。

打牌,对于这些老年人来说,与其说是娱乐,不如说是社交甚至是精神慰藉。

这也带来一个后果:扬州确诊病例的治疗难度更大。

截至8月5日,这轮疫情扬州确诊病例220人,其中重型14人,危重型2人。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扬州确诊病例大多是老年人。

扬州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

一场源自麻将馆的疫情风暴,让我们无意中看到扬州城千年的变迁。

而其中,老龄化和年轻人外流,却不只是扬州,而是中国许许多多城市都面临的问题。

祝愿扬州,早日降服病毒。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在春节和长辈打麻将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