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只有ONE

股价持续飘绿走低,既有资本对新能源热潮的退却,更有投资者对理想自身的担忧。

文|斑马消费 范建

开着一辆理想ONE,李想带着理想汽车,在一年时间实现了美股和港股双重上市。

8月12日,理想汽车登陆港股,开盘不久即破发。截至昨日收盘,公司股价已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幅近10%,市值2183亿港元。

股价持续飘绿走低,既有资本对新能源热潮的退却,更有投资者对理想自身的担忧。

单一的产品

高中辍学、三次创业两次实现上市,在“造车三傻”中,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比李斌、何小鹏更年轻,但成名更早,有着更传奇的创业经历。

中学时期,李想就是狂热的电脑迷,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网瘾少年”,而是对电脑技术的痴迷。

小小年纪,他就能通过自身研究,发现市面上很多计算器期刊文章的问题。于是,他决定自己写文章向杂志和期刊投稿。

让他没想到的是,一次课堂间隙的灵感之作,就被电脑专业期刊选用刊登,并获得了不菲的稿费,这让李想一发不可收拾。他作为高中生业余时间的创作收入,甚至已超过了普通上班族的工资。

1998年,李想上高三,正值互联网的浪潮席卷中国,“互联网元年”开启。

这一年,张朝阳美国学成归来,带着导师给的创业资金创立搜狐网;四通利方和华渊网合并,新浪网横空出世;刘强东也从中关村的柜台转战线上,京东呱呱坠地;腾讯也在深圳成立了,只是尚寂寂无名。

这是一个网络崛起,但内容缺乏的年代,给了高中生李想一个好机会。他利用自己的特长,建立了个人网站“显卡之家”,并以惊人的收入,让父母点头允许他不参加高考。

从显卡之家到泡泡网,再从泡泡网孵化出汽车之家,连续的成功,让李想获得了充分的自信。这份自信,也自然传导至他的第三次创业。

2019年11月,理想旗下首款车型ONE开始量产。当同行蔚来陆续推出ES8、ES6、EC6、ET7;小鹏推出G3、P7、P5之时,理想始终只有ONE。

截至今年7月末,理想ONE已累计交付7.2万辆。刚刚过去的7月,理想ONE交付8589辆,首次实现了单月交付破八千辆。

如果单从交付数据上来看,凭借单一车型,理想毫不逊色于蔚来和小鹏。但用发展的眼光看,竞争者已实现了多车型(SUV、轿车)、多价格带的运作,理想已经落后。

今年5月,理想ONE终于换代,但不少车主被销售“误导”,在换代之前购买了2020年理想ONE,导致新车刚开月余即成旧款。两款车不仅是新旧的区别,而是微小的差价之下,配置方面的不可逆转。因此,理想背上了“割韭菜”的恶名。

争议的技术

作为国内最大的汽车资讯平台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更能接触汽车行业的第一手信息,也更能了解行业的发现方向。

早在2014年4月,他就成为了特斯拉Model S的首批8位中国车主之一,并接受埃隆·马斯克亲自交付车钥匙。这一年,正是中国新能源造车新势力萌动之年。

这年10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找到李想,告知了自己想要入场造车的计划,并极力拉李想入伙。李斌是易车网创始人兼CEO,在同一个领域,两家公司曾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但这并不妨碍二人的私交。李想答应给李斌投资,但拒绝成为合伙人。

此时,新能源汽车的浪潮,正由特斯拉率领,迅速向全球市场蔓延。李想自己也有了造车的打算。

2015年6月末,李想宣布辞去汽车之家总裁职务,随即,车和家成立。

李想自认为最懂车和用户,为车和家规划了两款产品。

最先入手的是技术相对简单的Smart Electric Vehicle(SEV)小型智能电动车,想用它来提供城市通勤一族的新能源解决方案。

这款车时速不超过45公里,定价只有几万元,电瓶甚至可以拆卸下来拿回家充电……除了造型更时尚、更智能,其他都像极了在乡镇穿行的“老头乐”。

这是一场豪赌。李想赌的是,中国对低速电动车的法规要求会跟进欧洲的标准。他终究没有等来这一天,可是,市场不会允许他继续等下去。

于是,理想ONE上马。这款中型SUV,与特斯拉、蔚来、小鹏的纯电动技术方向不一样,而是可油可电的增程式油电混动。

项目上马之初,在理想内部也曾产生了巨大争议:纯电动代表了未来的方向,增程式只能作为过渡性的技术。

但李想坚持认为,当时的电池、充电等技术尚未成熟,增程式则可解决成本、充电以及用户的里程焦虑。

直到现在,理想主打的增程式,仍屡被斥为落后技术。大众集团中国区CEO冯思翰曾直言,从国家和环境保护的角度看,增程式汽车“是最糟糕的方案”。大众汽车中国研发部门负责人威德曼更加一针见血,“现在讨论这个技术已经完全过时了。”

李想本人对外界的争议极为反感,甚至公开破口大骂。

必须承认的是,较高的性价比以及使用体验,为理想赢得了销量。理想ONE在过去的一年被评为最畅销新能源SUV车型,占市场份额9.7%;同时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排名第六,占市场份额2.8%。

需要注意的是,理想在自己的赛道上几乎没有对手,而这更大程度上,是因为玩家们看不上增程式的技术。毕竟,增程式汽车到2025年市场规模也仅有40万辆,仅有新能源汽车整体规模的7.3%。

急需补课

从当下商业的角度,增程式和纯电动无所谓优劣,但李想自己也很清楚,纯电代表着未来。

要想追上已经抢跑的同行,理想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钱。

2018年-2020年,理想汽车分别净亏损15.32亿元、24.39亿元和1.52亿元,今年一季度,亏损再度扩大至3.6亿元。

仅看数字,理想的亏损情况远好于蔚来和小鹏,但这并非好事。研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少的投入,对一家以科技为支撑的公司极为不利。

过去落下的东西,都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补课。这也是理想急于在港股双重上市的最重要原因。

在过去的创业经历中,李想也曾为钱困扰,他不希望这种事情理想身上再度重演。

2008年,在汽车之家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公司的现金流几近枯竭,四处筹资无门。最终,等来了澳洲电讯的救命钱,李想在公司的股份也因此被大量稀释。

11年后的2019年,理想汽车也一度遭遇资金危机,李想密集拜会投资者,最终是王兴出手相救,帮公司度过了难关。

短期内,理想的增程式仍将延续。公司目前正在开发的X平台,将配备下一代增程式系统。在这一平台之上,理想将于2022年推出首款全尺寸豪华增程式SUV,并将于2023年推出另外两款SUV产品。

国家以及部分地区对增程式汽车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补贴金额已从1万元降至目前的0.68万元。北京则宣布,增程式要和燃油车一样参与摇号;上海则在2023年1月起,不再给增程式汽车发放绿牌。

至于纯电动,理想表示正在为未来的高压纯电动车型开发Whale和Shark两大平台,并计划2023年起,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车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新造车杀入15万,燃油车慌了?
3年赶超特斯拉、2025年卖80万辆,零跑汽车有点飘
撸起袖子研发“电池”,新能源汽车焦虑什么?
ET7“迟到”,新电池包明年推出,蔚来为什么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