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公司“心塞”:TapTap不赚钱,市值较年内高点暴跌360亿港元

心动变“心塞”?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一直是资本市场宠儿的心动公司,自2019年上市后股价一直处于上升通道,今年2月触达每股114.5港元的高点,不过此后滑落,截至8月18日收盘39.65港元,较高点跌去65.37%,市值损失359.58亿港元。

股价起伏的背后是公司业绩“尴尬”现状。近期,心动公司发布盈利预警,预计上半年净亏损约3.2亿至3.5亿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2.6亿元。这是继去年净利润下降9成后,公司业绩再次下滑。

相较于其游戏产品,心动公司旗下的移动游戏社区平台TapTap更被市场看好。由于不要求游戏发行商分成,TapTap被打上了渠道“破局者”的标签,但这也造成其商业化缓慢,遭遇传统渠道商联合围剿的局面。

豪赌自研导致亏损

“我们对公司战略逻辑以及未来增长长期的自信,会更看重研发能力的提升而非公司收入的提升,更看重用户规模的提升而非公司利润的提升。”2020年4月份,心动公司CEO黄一孟在致股东信中称,公司不看重利润指标,如今这一说法正在“兑现”。

8月11日,心动公司发布盈警公告,2021年上半年公司录得净亏损3.2亿-3.5亿元,去年同期同期约实现2.6亿元的净利润,由盈转亏。

管理层认为,公司亏损的主要受研发支出增加和老游戏进入生命周期末的流水下滑的影响。

其中研发开支上半年同比增加约3.4-3.7亿元,主要由于采用招募更多研发人员并增加员工福利水平的策略,以满足公司对13款处于开发阶段的游戏以及加快TapTap产品及技术升级的业务需求。

同时,销售及营销费用及一般及行政费用增加约0.8亿元-1.1亿元,主要为员工福利费用及相关部门办公费用增加所致。

收入方面,因为若干处于成熟阶段的现有游戏收入减少,且抵销了来自TapTap的收入增加部分,总收入下降。

此外公司上半年毛利相比去年8.26亿元减少约1.4亿元-1.7亿元,主要由于代理游戏占游戏运营总收入的贡献率增加,而代理游戏一般较自研游戏有较低毛利率,导致公司毛利率降低。

显然,心动公司在投入重金加码自研游戏,但最终能否拿得出让玩家满意的爆款,代替存量老游戏成为公司新的收入增长点仍未可知,而过高的研发成本对业绩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

从2020年年报看,心动研发开支增加107%,研发人员从2019年底的806人增加到去年底到1355人,这也导致公司2020年净利润下滑9成。

具体而言,公司当年营收28.48亿元,同比微增0.3%;归母净利只有区区0.09亿元,同比暴跌97%。主营游戏业务收入23.32亿元,同比下滑2%。

财报披露的原因显示,收入成本大幅上涨削弱了公司的盈利能力。2020年公司收入成本同比增长22.4%至12.4亿元,其中雇员福利开支从4.1亿元涨至7.53亿元。

而雇员福利开支的增长主要是投入在研发人员的招聘和薪酬等方面。去年的几次采访中,黄一孟曾表示“不在乎短期利润,就想多发钱给同事”,还把“有300个年薪300万的同事”列为目标,希望用利润率换取自研能力的提升和发展优势。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自研游戏并不容易,B站运营游戏多年,始终未能在自研游戏上交出令人满意的产品。

该人士指出,从爆款游戏本身产出规律来说,游戏厂商需要有高效、工业化的研发流程管控能力,目前来看心动公司并未搭建起相关体系,其牺牲利润大手笔搞研发更像是一场豪赌。

TapTap商业化缓慢

作为游戏厂商,心动公司几乎没有输出过耳熟能详、收入霸榜的明星游戏产品,反倒是移动游戏社区TapTap因其独特性备受关注。

据了解,在TapTap社区,不仅聚集了大量核心手游用户,入驻的游戏创作者还可以发布产品,经玩家试玩后评分推荐,用户在这里可以直接点击某游戏的安装包进行下载。

该社区与其他手游分发平台最根本的区别在于,TapTap不收取渠道费用,用户在社区内下载游戏,运营商不需要给TapTap分成,仅部分付费游戏抽成5%。

零分成对中小独立游戏开发商有较高吸引力,青瓷游戏爆火的《最强蜗牛》安卓渠道首发最初仅上线了 TapTap 和 B 站,莉莉丝《万国觉醒》和米哈游《原神》等热门产品首发时也均未上线主流联运渠道,但两款游戏目前均已登陆 TapTap 平台。

在传统游戏分发的联运模式下,由华为、OPPO、vivo、腾讯应用宝等手机厂商、渠道把控的国内安卓系统渠道分成高达50%;苹果商店App Store渠道的分成也占到玩家充值流水的30%。

游戏行业分析师赵勇表示,分成一直是业内热议的话题,对于游戏开发商而言,必然希望能够提高分成比例,对于分发平台,分成则往往作为收入来源之一,因此双方之间常常存在博弈。

另一方面,渠道联运方不仅关注游戏本身实力,还根据日活、ARPU等数据对游戏进行评级,从而决定推荐位和推荐时长。这种情况下,独立游戏开发商在联运中很难获得曝光率,难以与头部产品相抗衡。

因此TapTap不联运、不与开发者分成的运营形式被新兴游戏厂商及玩家所关注。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TapTap中国地区App月活2570万人,同比增加43.7%;国外App月活481万,同比增加330.9%。

放弃收益分成,TapTap选择以竞价广告为核心商业模式。2020年,TapTap广告收入5.16亿,同比增长12.2%,仅为心动公司贡献了18%收入,增速较2019年50%有所下滑。

“以流量变现作为收入来源的方式有明显天花板,毕竟跟其他渠道商比较,TapTap用户规模体量仍较小,且国内核心手游用户的总量有限。”有游戏行业分析师直言。

据3月外媒GSMArena报道,华为的应用商店App Gallery现在每月有超过5.3亿活跃用户,Oppo软件商店、腾讯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等市场软件月活也早已过亿。

针对TapTap的商业化进展,心动公司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TapTap的商业化并不是公司现阶段的主要考量因素,用户增长、单用户使用时长,是TapTap的核心观察指标,也是公司发力的重点。

但随着用户量提升,未来TapTap的渠道比重增加之后,除了广告业务还能否找到更多的变现方式,成为心动要考虑的问题。

即便如此,TapTap仍面临来自OPPO、vivo、华为等手机厂商成立的“硬核联盟”围堵。当玩家在TapTap等第三方平台下载游戏时,这些手机常常会弹出不兼容、有风险等提示。

“我们介意的是手机厂商阻止我们平台上游戏的安装,以及在安装的过程中,给他们做广告,提示一些威胁性的话语给用户。”近期TapTap举办的开发者沙龙上,黄一孟承认手机厂商阻止用户安装,是比较大的障碍。

据澎湃新闻报道,对此心动公司目前提起了一些诉讼,案由为不正当竞争。

半年市值蒸发359.58亿港元

今年1月1日,华为宣布在自己应用商店下架腾讯所有游戏产品,在晚间又宣布全部重新上架。一些业界人士认为,这场短暂的战争背后,就是开发者和渠道商的分成矛盾。

该事件让市场看到了渠道免费的TapTap潜在的机会。原有市场格局松动,市场对TapTap估值的提升也带动了心动公司股价上涨,从1月4日年初第一个交易日至2月16日,30个交易日内心动公司涨幅达136.5%。

不过时间不长,随着3月份 2020 年财报出炉,与高市值不匹配的赚钱能力,又将公司股价里的泡沫寄了出来。

4月13日,心动公司宣布新股配售已经完成,B站以9.6亿港元战略投资心动公司,配售后持股占比为4.72%;阿里认购额为1.55亿港元,配售后持股占比0.76%。这表明瞄准分发渠道这块大蛋糕的TapTap仍有吸引力。

再加上2019年12月上市时,字节跳动、米哈游、莉莉丝游戏的子公司LilithMobile和叠纸游戏的子公司叠纸香港四位基石投资者,心动公司背后已经站了不少游戏厂商。

尽管TapTap的价值仍被看重,但心动公司持续的业绩低迷让过去一直看多的机构开始“翻空”。

发布半年度盈利预警之后,8月18日,摩根大通发表研究报告,予心动公司“减持”评级,目标价由42港元降至34港元。

摩根大通称,自今年2月起,公司股价已跌51%,维持对未来6-12个月股价前景看法审慎,因对心动旗下手游互动社区TapTap长远用户增长较市场预期更悲观;公司于今年未有更多重点游戏推出,料今年整体收入、游戏收入分别跌3%及9%,估计公司今年会录得亏损;公司估值相较其他同业较贵,相信TapTap估值已经过高。

截至8月18日收盘,心动公司股价39.65港元,收跌3.88%,市值190亿港元。相较年内高点114.5港元已跌去65.37%,市值损失359.58亿港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交出最差业绩后,心动在这狂砸20亿,TapTap会是下一个B站吗?
心动:深渊之后还是深渊,出海能否 “江湖救急”?
心动、字节、快手蜂拥而入 ,游戏“自研”成行业破局之道?
市场“火急火燎”,心动“不慌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