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预约九价HPV疫苗被骗万元背后:“高价”紧俏、“低价”过剩,HPV疫苗两极分化加剧

一方面,如何破解九价等高价HPV疫苗供不应求的状况成为各方亟待解决的难题,而另一方面,被消费者“嫌弃”的二价等低价HPV疫苗又面临着市场需求萎缩、未来何去何从的难题。

近期一篇新闻引发热议,李女士(23岁)在某网站搜索“预约HPV疫苗”,遭遇不法分子诈骗最终损失上万元。可见,诈骗团体已经开始将目光顶上HPV疫苗领域,这与HPV疫苗“一针难求”的市场现状有很大关系。

事实上,随着HPV疫苗在国内火起来,市场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相关公司也受到了资本热捧。由于消费者更倾向于被默沙东一家垄断的九价疫苗,而本土药企的九价疫苗研发还未有成功产品面市。进一步加剧了HPV疫苗供不应求的状况。

摆在行业面前的有两道难题:一方面,如何破解九价等高价HPV疫苗供不应求的状况成为各方亟待解决的难题,而另一方面,被消费者“嫌弃”的二价等低价HPV疫苗又面临着市场需求萎缩、未来何去何从的难题。

HPV疫苗“一针难求”,消费者“偏爱”九价疫苗

上海某高校女大学生凯蒂排了很久的九价HPV疫苗依然没有等到,眼瞅着自己马上要到达规定接种的年龄上限(26周岁),她带着又着急又无奈的情绪,转为选择无需排队的四价HPV疫苗。

“HPV疫苗好像是这几年突然火起来的,身边的同学们纷纷都在讨论这个。但是大家都面对着一针难求的情况。也有同学趁着出国读研、出国交流的时候,索性去国外接种HPV疫苗。”凯蒂告诉记者。

事实确实如凯蒂所说的那样,2016年之前,中国市场上HPV疫苗属于空白区域。2016年7月,葛兰素史克公司的二价HPV疫苗在中国上市之后,迅速开启HPV疫苗接种热潮,多处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据新闻报道,深圳今年第二次九价HPV疫苗摇号结果显示,共有42万人参与此次摇号,但是中签率不足1.7%。

据Insight统计数据显示,我国HPV疫苗市场中,四价疫苗销售量较高,占我国HPV疫苗市场的67%;九价HPV疫苗销售量迅猛增长,占比达26%;二价HPV疫苗仅占7%。 自2018年4月9价HPV疫苗上市以来,我国九价HPV疫苗需求量爆发式增长,全国多个地区供应量短缺。

盼望能早日打上九价HPV疫苗的不仅只有像凯蒂这样的年轻女性。

另有北京一位男青年小壮向记者表示,自己曾在北美留学的时候,身边很多男同学都接种了HPV疫苗,当时小壮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后来等到回国想到接种的时候,拨打了很多个医院的电话,却发现国内并不允许男性接种。对此,小壮感到略微失望:“不知道国内什么时候允许男性打这个疫苗,等疫情过去之后,我可能会去国外接种。”

HPV疫苗成为资本新宠,相关企业市值一飞冲天

HPV是人乳头状瘤病毒的简称,大多数宫颈癌是由HPV感染所致,在女性的恶性肿瘤中,宫颈癌的发病率仅次于乳腺癌。接种HPV疫苗则可以用于预防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引起的宫颈癌。

目前国内上市的HPV疫苗种类分为二价(万泰生物、葛兰素史克)、四价(默沙东)和九价(默沙东)疫苗。不同之处是,预防的病毒种类不同,价数越高预防的病毒种类就越多。

在狂热的市场需求的推动下,面对HPV疫苗供需不平衡的局面,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加快审批流程,同时大力鼓励本土制药企业研发HPV疫苗来满足市场需求。

资本闻风而来,HPV疫苗企业一跃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

智飞生物(SZ:300122)凭借代理默沙东的HPV疫苗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叠加疫情之后开始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使得智飞生物的市值冲到了超2000亿元。万泰生物(SH:603392)全资子公司的二价苗是国产首款在售的HPV疫苗,目前还有九价苗的研发管线,支撑起了万泰生物超1000亿元的市值。

今年7月,瑞科生物(HPV九价临床三期;HPV二价临床一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准备在港交所主板上市;8月,康乐卫士(HPV 三价和九价都已进入临床三期)宣布完成10.15亿元的Pre-IPO轮融资,估值翻倍。

此外,布局HPV疫苗研发管线的公司还有沃森生物、上海生物制品所、北京生物制品所、上海博唯生物等。

与HPV疫苗投融资热度不减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年前疫苗企业的融资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欧阳震(化名)是某投资机构的副总裁,曾参与某疫苗企业的投融资事宜,他告诉记者,疫苗跟创新药不一样,疫苗的创新比较困难,空间也很小。HPV疫苗是恰逢其时,算是赶上了好时候。

在欧阳震看来,HPV疫苗受到人们追捧,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HPV疫苗是创新型疫苗,相比于一些发达国家适龄女性已经早早接种,中国的女性近年来才认识到这种疫苗,因此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二是叠加了疫情的因素,人们对于疫苗的认知又更上一层楼,资本对疫苗企业的追捧也更加狂热。三是随着人们收入水平和健康意识的提升,打HPV疫苗是消费升级的体现,都市丽人们甚至都愿意晒一下,作为一种新的谈资和话题。

研发竞争加剧,销售能力或成决胜关键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我国目前暂时只有三家企业宫颈癌疫苗获批,其中九价、四价疫苗只有2家企业生产。

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批签发量仅仅只有618.97万支,而我国适龄接种女性高达3.56亿,1人需要打3针,市场缺口超过10亿支,完全是供不应求。

目前来看,国内很多地方的九价HPV疫苗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暂时存量需求缺口依然很大,而且高价疫苗仍然是默沙东一家完全垄断,对于国产疫苗企业来说,有很大的国产替代的空间,暂时仍是卖方的市场。

但是在研发赛道上已然有了众多的竞争者,其中,上海博唯生物的九价疫苗研发进展最快,随后几名玩家研发进展相差不大,颇有你追我赶的态势。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国内现在有多达几十家企业正在研发HPV疫苗。但是具有生产疫苗资质的企业只有44家,疫苗生产的牌照具有稀缺性。因此部分研发企业的疫苗未来或许无法量产,更遑论推向市场。

如此看来,赛道显得十分拥挤。

对此,欧阳震表示,HPV疫苗是过百亿的大市场,单价也高,完全可以容纳头部4-5家企业进行良性竞争。此外,疫苗销售和药的销售不一样,疫苗销售走的疾控的通道,省级招标、院级采购,实施“一票制”。因此,销售渠道的打磨、销售方式的建立尤为重要。国内已有厂家从默沙东、葛兰素史克的相关部门挖人。

“产品稀缺的时候,产品为王;产品过剩的时候,终端渠道为王。”经营着一家疫苗CSO(合同销售组织)的高国庆(化名)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譬如同样是九价苗,保护的亚型都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下不同品牌的疫苗不再是产品的比拼,而是销售能力的比拼、经销商能力的比拼。一般来说,疫苗企业会在每个省市招2-3家经销商,比的就是谁在该地区的势力更强。”

“九价苗的话,前几家研发出来的企业可以有饭吃,但是真正能不能吃上饭,还是得看销售团队强不强。后面研发出来的企业或许只能恶斗了。产品少的时候,经销商主动向品牌方求代理。未来疫苗多了,势力强的经销商还会对产品挑挑拣拣,看哪家疫苗企业给的提成高。”高国庆如是说。

两极分化加剧:高价疫苗更受欢迎,二价苗何去何从?

不仅HPV疫苗企业很“卷”,疫苗价数也逐渐变得“卷”起来。近日,全球首个14价HPV疫苗在北京宣布进入临床。有业内专家向记者表示,结合药物经济学角度,价数增加带来更高的成本,但是保护率并没有增加很多,未来还是会有突变的亚种,永远不会有百分百的保护率,因此14、15价或已到达一个极限。

但是由于HPV高价苗的保护率更高,在经济允许的情况下,消费者总是倾向于选择高价苗。

这种情况下,随着高价苗不断涌现,并且产能稳定不再一针难求的时候,二价苗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那么这些二价苗在研的国产企业该何去何从呢?欧阳震指出,一方面低价苗可以走渠道下沉的道路,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对于价格很敏感,3针九价苗打下来需要花费五六千元,而低价苗的价格远低于此,而且保护率也挺高。另一方面,默沙东的HPV疫苗有全球专利保护,因此国产HPV疫苗出海没有那么容易,不过九价苗或许可以出口至像俄罗斯、一带一路国家等,像康乐卫士已经与俄罗斯制药集团签署协议,部分国家的法规挑战没那么大,仍需具体国家具体分析。

而在高国庆看来,未来二价苗几乎没有其他好的出路,只能走政府招标这一条路,由二类苗变一类苗,即由自费接种转为政府财政买单。九价苗价格高,人们的消费意愿强,如果纳入政府采购反倒压缩盈利空间。相比之下,二价苗生存空间狭小,相关企业愿意降低售价,而对政府来说,居民免费接种二价苗是极好的惠民工程。国内已经有城市这么做了,相信未来会更多。

同时,高国庆还指出,即使二价苗走政府招标的路,可以立足市场的企业数量也是有限的。

另外,男性适应症或许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对于男性来说,HPV感染可能引发尖锐湿疣、头颈癌等疾病。不仅如此,100%的肛门鳞状细胞癌、51%的阴茎癌以及最高60%的口咽癌都与HPV感染有关。全球范围内,已有近一百个国家已批准男性可接种HPV疫苗,不过在我国目前仅限于女性适应症。据中华预防医学会副秘书长张伶俐介绍,由于宫颈癌问题,大家可能都以为HPV感染只是女性的事,其实男性并无法独善其身。国外有研究显示,女性人群HPV感染率峰值为24%,男性人群相关感染率则约达45%。男性作为HPV感染的高发群体,同样要做好预防工作。

正如本文开头的男青年小壮所希望的那样,国内已有企业启动了HPV疫苗男性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因此,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更多研发生产企业入局必然是好事,在竞争之下,可以带给消费者更好的产品、更低的价格和更高的质量。随着国产疫苗未来几年纷纷上市,等产能逐渐趋于稳定,也可以很好地缓解目前疫苗供不应求的状态。

相关阅读
股价最大跌幅接近腰斩,新冠疫苗概念股为何集体回调?
男性也能打宫颈癌疫苗?默沙东在国内启动针对男性的临床试验了
年涨34倍,HPV龙头万泰生物难以为继?
沃森生物“贱卖门”余波未了,牵出“高买低卖”隐秘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