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er靴子落地,机构预计美联储最快11月开启缩债

鲍威尔表示最快可能在11月举行的下次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计划,同时不排除等待更长时间开启Taper的可能性。

北京时间9月23日凌晨,美联储公布9月FOMC会议声明,维持联邦基金利率0-0.25%,以及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额度不变,准备金利率和隔夜逆回购利率同样保持不变。

但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最快可能在11月举行的下次会议上宣布缩减购债计划,同时不排除等待更长时间开启Taper的可能性。

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将确保货币政策支持经济直至完成复苏。美联储认为已经看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通胀和就业目标处于紧张状态,但认为它们不会长期处于这种情况。鲍威尔表示到2022年年中左右逐步结束购债可能是合适的,大部分会议成员支持缩债的时间和速度;但他也再度表明还远未达到加息的条件,加息的门槛远高于缩债的门槛。

从经济数据上来看,美联储下调经济预期,上调通胀预期,调升失业率预期。经济方面,美联储将2021年实际GDP增速从6月的7.0%调降至5.9%;通胀方面,将2021年的核心PCE从6月的3.0%调升至3.7%,将2022年的从2.1%调升至2.2%;劳动力市场方面,将2021年的失业率从3月4.5%调升至4.8%。

上投摩根认为,美联储继续维持目前的低利率政策,并未在本次会议中宣布启动缩债符合预期。首先是截至会议前的就业数据出现停滞,8月非农就业人口新增23.5万人,远低于前期的94.3万人,以及预期的75万人,是今年1月以来的单月最小增幅;9月16日公布的持续申领失业金人数,以及9月11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都较前期有所增加,显示在疫情影响之下,就业增长乏力。

在通胀方面,美国劳工局9月14日公布的8月CPI同比上涨5.3%, 较上月5.4%进一步下降;8月核心CPI同比上涨4%,下降幅度更大;而从环比来看,8月CPI环比上涨0.3%, 核心CPI环比上涨0.1%, 上涨幅度较7月明显缩小,显示美国通胀在今年持续上涨后,或已触顶。

此外,美联储的相对谨慎或受到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的短期扰动。今年8月起,美国国会恢复了对联邦政府的举债的限额,一旦举债达到上限,国会必须通过冻结或提高举债上限等方式,美国财政部才能再度举债,否则联邦政府可能必须暂停给付社会福利,停发军人与联邦公务员的薪资,甚至延后支付国债利息,造成违约等,给市场带来一定的冲击。回顾历史,2011年及2013年二次的美国债务上限问题都曾影响美债的信用,并对股、债市场都造成负面的影响,美联储本次在缩债上暂时按兵不动,也有稳定市场的作用。

在9月19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警告称,如果美国国会不迅速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

方正证券认为耶伦表态的目的还是促两党统一意见,意在继续敦促美联储印钞票,美量化宽松的“鸦片”不能停,美联储官员的鹰派言论,也剑指原油期货价格,意在挺美元、控通胀,而非真的要货币政策紧缩。从历史规律看,美两党终究会在债务上限达成统一的,美联储官员喊的嗓门越大,美政策越不会轻易大幅缩紧。

平安证券表示,9月暂不宣布Taper是美联储“最后的温柔”,年内Taper可谓是“板上钉钉”。首先会议声明表示,如果未来经济进展大致符合预期,Taper预计“很快”到来,而这里的“很快”不太可能是明年。其次鲍威尔讲话表示,其个人认为就业市场几乎取得了“进一步实质性进展”,意味着目前几乎可以开始Taper。最后对标2013-14年开启的上一轮Taper,美国的就业市场指标目前已经取得了“进一步实质性进展”。

相关阅读
英国脱欧致银行股受压 美联储或将注入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