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香梨跨界拟14.3亿收购统一石化,资金来源成谜,频繁转型下扣非连亏10年

“库尔勒香梨”又双叒叕转型了。

“库尔勒香梨”又双叒叕转型了。

10月11日晚,*ST香梨(600506.SH)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公司拟以现金14.3亿元收购泰登投资旗下生产润滑油的多个标的资产。与此同时,公司股价从10月8日起连续3日涨停。

事实上,“酷爱”转型的*ST香梨自上市后没少折腾,然后却收效甚微。公司的业绩不但不见起色,甚至还有退市风险。因此,先不说此次转型成功与否,就目前公司账面仅有的5363万元,*ST香梨启动现金收购的资金来源不禁让人疑惑。

“香梨”再度转型生产润滑油,14.3亿收购资金成迷

公告显示,*ST香梨与泰登投资及其全资子公司霍氏集团、威宁公司签署了《重大资产收购协议》,拟以14.3亿元作价收购统一石化100%股权,以及统一无锡、统一咸阳各25%股权。

众所周知,*ST香梨以种植和销售库尔勒香梨为主营业务,而此次收购的公司皆为润滑油企业。在众多标的资产中,最核心的资产无疑是统一石化100%股权,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统一石化的CEO曾公开表示公司将于2020年加速IPO进程。

图虫创意-1005193561902678134.jpeg

公开资料显示,统一石化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为5059万美元,法人代表为霍振祥。公司是一家专业润滑油生产企业,产品覆盖汽车用油、工业用油、工程机械用油及润滑脂、刹车油等众多石油化工领域,旗下拥有“统一润滑油”、“美国顶峰PEAK”等品牌。目前设有北京、无锡、广州、襄阳四个工厂,年综合产能95万吨。

据了解,此次交易中霍氏集团方面的担保方包括霍振祥、霍建民等。其中,霍振祥、霍建民为父子关系,两人分别担任统一石化董事长、董事职务。

另外,统一石化持有统一无锡75%股权、统一咸阳75%股权。也就是说,通过上述交易,*ST香梨将间接实现对统一无锡、统一咸阳的全资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ST香梨拟采用现金支付方式,不涉及上市公司发行股份。然而,截至上半年末,*ST香梨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363.54万元,因此如何凑够14.3亿元的收购资金无疑也是悬在公司心上的一块石头。

主营萎靡寄希望于转型,扣非净利润却连亏十年

*ST香梨成立于1999年,并于2001年上市。然而,自上市后接连受“天灾”重创,公司的业绩是一年不如一年,之后更是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

2004年,公司的营收已经从2001年的9901.17万元下降至4132.01万元,营收下降近6成;归母净利润也是从2001年的2971.6万元下降至377.92万元,且扣非净利润在2004年出现了首次亏损,为1794.92万元。到了2008年,公司的业绩再度下滑,甚至出现了自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为1.16亿元。由于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公司于2009年带帽ST。

图片1.png

在2010年新疆融盛接盘*ST香梨后,公司的业绩得到了短暂的改观,2011年营收达到1.38亿元,不过其归母净利润却始终不见起色。在之后的10年里,公司的扣非净利润更是一直处于亏损。并且,因2020年扣非净利润为负且营收低于1亿元,公司于2021年被“披星戴帽”。

事实上,此次进军润滑油领域也不是*ST香梨首次转型。由于主营业务萎靡,从2004年开始公司先后涉足过果品深加工、畜禽养殖、勘探以及房地产等领域,但却因种种原因均未起效。

2021年上半年,虽然*ST香梨的营收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然而其依旧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655.97万元,同比增长589.37%;归母净利润亏损370.13万元,同比下滑130.08%。

由于业绩始终不见起色,公司的财务方面也是捉襟见肘。

7月15日,*ST香梨拟向深圳市建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建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拟募集资金3.07亿元。不过,由于其聘请的审计机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此非公开发行一度中止审查,直到9月27日才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认购对象深圳建信直接持有昌源水务51%的股权,后者直接持有新疆融盛100%股权,而新疆融盛直接持有*ST香梨23.88%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以及控股股东。于是,深圳建信为*ST香梨的间接控股股东。也因此,证监会还要求认购对象深圳建信说明资金来源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等情况。(蓝鲸上市公司 王晓楠 wangxiaonan@lanjinger.com)

相关阅读
*ST浪奇被强制执行超2亿,业绩下滑、债务高筑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辛巴被资本市场上了一课
疯狂的岩石“瓶中无酒”,拿什么为“百亿市值”买单?
ST岩石“酒后”股价创新高:两年收6问询、11高管辞职,被质疑蹭白酒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