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保目录调整|所有药品年费未超30万:120万一针抗癌药未获谈判资格,专家称首要原则是“保基本”

郑杰指出,在未来的目录调整工作中我相信国家医保局仍然会继续坚决杜绝天价药进医保,守好老百姓保命钱。“据我了解,按照限定的支付范围,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内所有药品年治疗费用均未超过30万元。”

根据央视客户端消息,今天,国家医疗保障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结果。共计74种药品新增进入目录,11种药品被调出目录。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总数2860种,将于2022年1月1日执行。

2021年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基金测算专家组组长郑杰在国家医保谈判药品新闻发布上指出:目录调整工作首要工作原则就是“保基本”,基金测算工作就是实现“保基本”的重要防线。在整个基金测算工作中,职责定位是充分评估基金和患者的负担水平,测算给出可承受的建议支付标准。

郑杰指出,在未来的目录调整工作中我相信国家医保局仍然会继续坚决杜绝天价药进医保,守好老百姓保命钱。“据我了解,按照限定的支付范围,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内所有药品年治疗费用均未超过30万元。”

新增七款罕见病用药

此次公布的医保目录,新增七款罕见病用药,大幅降价的渤健SMA治疗药物(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和武田的法布雷用药阿加糖酶α注射用浓溶液成功进入医保名单,而这两款罕见病用药的纳入也被业界认为是开了高值罕见病药进医保的开先河者,对于临床治疗和产业发展,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根据郑杰在发布会上,“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内所有药品年治疗费用均未超过30万元”的发言,这两款药物也有巨大的价格降幅。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全球首个脊髓性肌萎缩(SMA)治疗药物,此前它在国内的价格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国内售价697000元,将近70万;武田的法布雷用药阿加糖酶α注射用浓溶液此前的年治疗费用也是百万计。

此次这两款药物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必将大大减轻罕见病患者的沉重负担,此举也彰显政策层面对罕见病患者的高度重视及深化医保改革的决心。

近年来医保目录调整都将罕见病用药作为重点之一,纳入目录的药品数量增加、覆盖的罕见病病种扩大。数据显示,2009年版医保目录包含22个罕见病用药,覆盖13个病种的罕见病;2017年版医保目录包含30个罕见病用药,覆盖15个病种罕见病;2019年版医保目录包含39个罕见病用药,覆盖19个病种的罕见病;2020年版医保目录包含45个罕见病用药,覆盖22个病种的罕见病。

虽然越来越多的罕见病用药被纳入,但高值罕见病用药是否会被纳入医保也一直是行业关注的重点,所谓“高值”,行业普遍认为指的是年花费在50万以上的药物。去年12月10日,国家医保局回复了全国人大代表班宇侠提出的“关于创新医保支付机制和罕见病医保多方支付机制的建议”。国家医保局称,据统计,目前已在我国上市且有适应症的50余种药品中,已有40余种纳入了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而“对于部分价格特别昂贵的特殊罕见病用药,由于远超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等原因,无法被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120万一针的CAR-T未获得谈判资格,医保为“保基本”

此次医保谈判中,复星凯特定价达120万元的CAR-T疗法阿基仑赛备受市场关注,这也是首个接受医保谈判的由国内药企主导的高价新技术药物,考虑到 CAR-T 疗法作为量身定制的个性化药品,从细胞的采集运输到整个技术后台的培养、储备、质量控制等都有非常高的要求,短期内其制备成本难以大幅度压缩,此次公布结果显示未能进入医保。

“120万元一针的抗癌神药,由于远超基金承受能力和老百姓负担水平,由于不具备经济性未能通过评审,最终未获得谈判资格,这就是体现‘保基本’原则的佐证。”郑杰说。

“有人认为谈判就是杀价,越低越好,这是对这项工作的曲解,基金测算追求的不是最低价,而是合理价。结合我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等,综合考虑患者个人负担可承受能力,通过测算找到一个绝大部分患者都能够用的起的价格,最大范围惠及百姓,这样谈判才有意义。”郑杰指出。

新增18种抗癌药物

每年的医保药品目录更新,抗癌药物都备受关注,根据最新公布的医保谈判目录结果,新增18种抗癌药物。

此次国谈的新药中,小分子TKI、PARP 抑制剂为热门靶点。小分子ALK-TKI中新增恩沙替尼、伏美替尼、索凡替尼和多纳非尼被纳入。PARP抑制剂方面,共有4款药物参与谈判,分别是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再鼎医药的尼拉帕利、恒瑞医药的氟唑帕利,以及百济神州的帕米帕利。其中,前两者新增适应症参与谈判,氟唑帕利、帕米帕利首次进入初选名单,而根据此次的名单,这两款创新药也成功进入医保名单。

调整后,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总数为2860种,其中西药1486种,中成药1374种。中药饮片仍为892种。在调整中,国家医疗保障局始终坚持“保基本”的功能定位,将基金可承受作为必须坚守的“底线”,着力满足广大参保人基本用药需求。

“通过药品谈判,4年来有个507新药纳入报销。经统计,2018年以来,北京医保基金支付的国谈药金额约40亿元,可以说这项改革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的实惠,切实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医改的认同感、获得感。同时,对于促进三医联动,健全药品供应保障体系,规范药品生产流通秩序,引导我国医药产业健康发展也有着重大的意义。我们有信心在大家共同努力之下,一定能够让更多、更好的药品通过谈判纳入医保目录,造福于百姓。”郑杰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