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使用率暴增1100倍,互联网大厂携IP内容入场探索市场路线

海外NFT和国内NFT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文|Tech星球

2021年,NFT很火。

近日,《柯林斯词典》宣布“NFT”成为2021年“年度词汇”。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缩写,中文翻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是记录数字资产所有权的唯一数字标识符。柯林斯表示,NFT在2021年的使用率增长了110000%。

上半年,海外一场场天价NFT艺术品拍卖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不可思议”的情绪迅速蔓延。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美国艺术家Beeple创作的数字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拍得4.5亿元人民币的高价。

下半年,以腾讯、蚂蚁、字节跳动等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携IP内容杀入,开始探索“中国式NFT”的市场路线。蚂蚁链粉丝粒、腾讯幻核成为中国市场的热门应用,其平台上发行的数字藏品十分抢手,“上线即售空”成为常态,甚至引来一些人在网上挂单,企图高价交易数字藏品。

NFT技术打开了文化产业的想象力。但是因为NFT巨大的财富效应淹没了关于内容价值本身的探讨。站在岁末年关,几个关于NFT的问题需要厘清楚:

1、海外NFT和国内NFT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2、NFT和IP产业什么关系?

3、是否有人通过炒作数字藏品而获益?

首先,第一个问题: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的NFT业务本质区别?

海外NFT市场主要以以太坊、Flow等公链为主。流程如下:艺术家创作数字作品→上公链发行形成链上NFT作品→交易→买家交易得到NFT作品→再交易……

这里有一个明显的逻辑:NFT是金融产品,它的主要作用是被用来交易。

由于以太坊、Flow等公链无实名管控措施,去中心化程度非常高,因此这些通过虚拟货币交易的平台存在极大的信任危机。一幅同样的NFT作品可能会在多个平台、会以多个价格出现,普通人很难确定其真正的发行方。

因为作品缺乏广泛的共识,“断流”的情况也经常发生。比如:A以100万美元的比特币购买到一幅NFT作品,但当他想以更高的价格转手时,发现市场上无人问津。也因为如此,公链NFT作品背后洗钱动作暗流涌动。因为市场上没有形成NFT作品的定价机制,只能通过“极度稀缺”来抬高NFT作品的认同感。因为人们相信一个陈旧的逻辑,即“物以稀为贵”。

这里同步一个背景:《每一天:前5000天》的买家是知名NFT基金Metapurse创始人MetaKovan。可见,在海外NFT市场中,真正的玩家是币圈人士,是金融人士,最后才是艺术家或者其他人。

国内怎么玩?

以蚂蚁链粉丝粒发行的“越王宝剑”3D数字藏品为例。确定IP合作方→评审确定数字藏品内容→确定定价和分润模式→技术方进行3D扫描、建模、渲染→审核上线→定时售卖→实名用户购买→收藏在NFT账户。

这里面有几点需要注意:1、蚂蚁链粉丝粒的底层技术是蚂蚁链,国内领先的联盟链企业,区块链专利全球第一;2、联盟链授权加入、可控,用户实名制;3、不涉及任何虚拟货币。

“因热爱而收藏”是国内科技企业探索NFT业务的主要方向。在其数字藏品的业务模式中,合作方是知名的文创机构,如:故宫博物院、湖北博物馆、中国航天文创、杭州亚运会组委会等。并非个人创作者,并不支持任何个人直接发行数字藏品。

根据蚂蚁链的规则,用户在持有数字藏品满180天后,可进行好友间的免费转赠,但不得用于炒作、场外交易或任何商业用途,同时受赠方需要持有藏品2年以上方可再次转赠。腾讯幻核也仅支持数字藏品一次转让。这些规则是为限制转让,回归收藏,和海外提倡流动性和交易的模式有着本质区别。

另外,大家能够注意到:尽管蚂蚁链曾陆续上线敦煌飞天壁画、杭州2022亚运会火炬、中国航天神五飞船、越王宝剑等优质IP,但他们用低价策略对外普及数字藏品和IP文化,以此来对冲海外NFT市场带来的恶劣影响。

(注:蚂蚁链粉丝粒上,图片类藏品的定价是9.9元,3D版的基本是19.9元,且发行量均在5000-1万份左右;腾讯幻核定价在百元以上,作品发行随机性大

第二个问题:NFT和IP产业什么关系?

NFT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割性。也就是说,任何一个NFT产品都是独特的、独一无二的。因为这种特性,NFT非常适合用于确权,即对数字资产强调唯一权属,比如数字画作、数字音乐专辑和数字收藏品等。

唯一性能够很好的保护创作者,保护其作品在数字世界不被复制、抄袭。相信很多人问,NFT照片同样可以复制。是可以复制,但是不变的是作品发行的那一串哈希值,因为区块链“可追溯”的特性能够帮助用户直接回溯到源头,判断这份NFT照片是否出自“原厂”。

此外,区块链智能合约带来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NFT作品发行一般涉及到创作者——IP方——技术服务方——消费者。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一份作品发行后,其利润分成在瞬间完成,按照销售情况给创作者分多少钱、IP方分多少钱……

这样一来,IP产业就不是一锤子买卖,而产业链的参与方成为休戚与共的合作关系,也能够更好地激励创作者创作更好地作品,进而促进文化产业地发展。

此外,NFT在国内的发展成为“让文物活起来”的重要技术手段。

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屈峰曾经在《我在故宫修文物》中有过一句话,说得很好,“文物不是为了保留一个物品放在那里,文物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传播文化。文物修复不止是因为把物品修好了它才有价值,而是在修的过程中跟人和物的交流,对物的体悟,把自己也融到了里面。”

此后,诸如敦煌文化的出圈,河南《唐宫夜宴》和《洛神水赋》等节目的爆火,无一在告诉我们:如何与年轻人达成共鸣,符合年轻人的口味,才能最大化释放文化的价值。

国内NFT业务的方向很明确,就是激活文化产业。蚂蚁链在上线NFT业务后,迅速确定“宝藏计划”路线,与湖南、湖北、故宫等博物馆合作上线了多款珍藏版数字藏品。

10月29日12时,湖北省博物馆镇馆之宝“越王勾践剑”的数字藏品正式对外发行,上线即售罄。

越王勾践剑是湖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被誉为“天下第一剑”,不仅在制作工艺和造型艺术上达到了春秋战国时期高超的水平,剑身所刻铭文也堪称书法艺术史上的里程碑。

湖北省博物馆副馆长王先福说:“通过数字藏品的方式,打造新的文化场景,用青年人喜欢的方式推广传统文化,不仅仅把文物保护的工作停留在博物馆层面,要把文物送到大家喜闻乐见的地方。”

一句话,通过数字藏品,让我们离历史更近了。

最后一个问题:是否有人通过炒作数字藏品而获益?

国内企业陆续推出NFT业务以来,遭到了不小的挑战,“炒作”之风盛行。

蚂蚁链早期上线的敦煌飞天、九色鹿等四款“NFT付款码皮肤”,被挂到了二手平台上,标价上万元。

一位ID名为“街舞怪才”的用户在拍卖平台发布“亚运会火炬”的相关竞价处置信息,抬出了300w元人民币的高价。因为涉嫌网络欺诈,被紧急下架,并做了违规处理。

尽管蚂蚁链和幻核都给出了严格的限制交易规则,但是市面上依然有尝试交易数字藏品的人。更有甚者,通过私签合同的方式约定未来交易数字藏品。似乎有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觉。

事实可以告诉大家:没有一个人通过炒作数字藏品赚到钱。

二手平台的高价只起到了一个作用——氛围组,烘托可通过数字藏品赚钱的虚假氛围。

拍卖平台的高价——用户通过多个账号喊单抬价,并没有真实交易。

私签合同——平台通过实名制认证、180天+2年限制转赠做了严格的限制,基本炒不起来,且提醒广大用户,这些合同往往存在欺诈风险,法律风险极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