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蒋凡的期末考试

太子出征海外,福祸相依。

文|陆玖财经

阿里海外,对于这个阶段的蒋凡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

阿里“太子”蒋凡被调往海外,是福还是祸?是接班之前的最后一次大考,还是就此远离核心决策圈?

12月6日,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发出内部信,宣布启动“多元化治理”的新一轮组织升级,任命戴珊(苏荃)分管大淘宝、B2C零售事业群等在内的中国数字商业板块,蒋凡将负责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国际贸易(ICBU)、Lazada等在内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两个都是总裁,分工明确。

发展至今,阿里的海外商业发展不能说不好,但是和国内商业相比,依然相去甚远,加之现在逆全球化论调抬头,国际经济形势不甚明朗,海外业务的维持和拓展恐怕不比之前容易。

阿里的海外业务,以往都不声不响。尤其是疫情还在,蒋凡被派去啃这块原本就不是基本盘的硬骨头,阿里意欲何为?

海外业务,对于蒋凡来说,到底是福是祸?其实进一步分析阿里海外业务,不难发现,头部电商平台在国内的流量增长已经见顶,获客成本高,单个流量的价值已经被开发了几次,想要再度实现快速增长已经有些困难;反而在国际市场,本身空间就更大,又由于中国有世界上最健全的供应链体系,头部平台也在国内的红海竞争中几经锤炼,可能有更大优势。所以,阿里海外,对于这个阶段的蒋凡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

再看历史上大企业的接班人,有不少在正式接班前都被派去开疆拓土。只有经得起考验,才能挑起日后的重担,比如苹果的萨提亚·纳德拉,万科的郁亮。

对于原先职业生涯有些过于顺利的蒋凡,这恐怕是他职场生涯的期末考试了。考试结果,直接关系到他之后,何去何从。

被边缘化还是新机遇?

蒋凡的职业生涯称得上是“开挂”。

1985年出生,2010年创立了友盟,并获得李开复创新工场的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2013年友盟被阿里并购后,蒋凡进入阿里,更是一路像开了挂一样,先后负责了手淘APP的内容研发,建立了淘宝的内容体系。2017年阿里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年仅32岁的蒋凡位列其中。同年12月,蒋凡出任淘宝总裁。2019年,他又同时兼任天猫总裁。

天猫和淘宝无疑是阿里此前核心商业版图中,最核心的组成部分。34岁的蒋凡同时管理这两部分业务,足以显示出集团对这个年轻人能力的认同,以及对其的重视程度。

旁观人群对于蒋凡光明未来的想象,在去年4月被狠狠踩了一脚刹车。

从那之后,蒋凡被集团调查处理,并被处分,包括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等。随着卸任阿里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一系列事件,蒋凡在阿里的前途是否已经断送,一度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

所以,12月6日的人事调整一经公开,不少人认为蒋凡被边缘化已经实锤,网上有不少媒体持有类似观点的解读文章。

但真的是表面看上去的这样吗?

商业观察家杨剑认为:“阿里的下一个增长点就是国际业务,从财报就能看出来,阿里国际版块是增长最喜人的。所以,蒋凡应该是被寄予厚望的。”

阿里最新一份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阿里跨境及全球零售商业的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约2.85亿,已经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业务板块,何况这个业务板块在快速增长期。2021年7月至9月底的三个季度,跨境及全球商业板块实现34%的同比增长,超过整个集团的增速约5个百分点,逐渐成为驱动阿里业绩增长的重要力量之一。

另一位长期跟踪阿里的行业观察家朴玉(化名)同样认为,阿里的海外业务本来有一手好牌,所以蒋凡称不上是被边缘化,被派去拓展海外市场,更像是一种对他的考验。

“如果阿里的海外能够做好,那就不是边缘化,如果做不好,就不是边缘化不边缘化的问题了。其实这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一种方式,给一个更有挑战性、更有潜力的业务让你去做,如果你能做好,那你就牛X,经受住了组织的考验,回来有可能进一步的提升。这个就是换个地方,让你去重新来证明自己嘛。”朴玉进一步解释道。

纵观全球政史和商业史,历经重重考验才被委以重任的接班人比比皆是,比如杰克·韦尔奇从1994年开始考验和筛选接班人,2000年底才正式任命杰夫·伊梅尔特为接班人。

对蒋凡的新一轮考验,可能的确刚刚开始。

阿里海外有几张牌

不少行业观察家们认为,阿里的海外业务有潜力,是下一个增长点,我们不妨来梳理一下现在蒋凡手中拿的阿里海外牌,都有哪些,牌面如何。

现在阿里的跨境及全球商业,包括速卖通(AliExpress)、国际贸易(ICBU)、Lazada、Trendyol、Daraz等,市场分布甚广,也同时覆盖了零售和批发业务。

先说阿里在东南亚的旗舰电商平台Lazada,自2016年阿里控股以来,Lazada就显示出强劲的活力和增长力。东南亚人口众多,旅游业发达,消费能力强,但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因此是电商发展的蓝海。从阿里财报可知,Lazada近一年每个季度的增长率都保持在80%以上。

Trendyol是估值已经超过100亿美元的土耳其服装电商平台,此外它还有个重要角色,即阿里进军欧洲市场的重要一步。另外一个零售电商平台,Daraz,覆盖巴基斯坦、尼泊尔等欠发达国家,这些国家虽然现在消费能力比较低,但同样原材料、人工成本等也处于低位,阿里如果能打通全产业链,就同样能享受到利润,并抢先占领当地消费者的心智。

做B2C业务的速卖通和批发业务的ICBU,在疫情下则表现出韧性,其中,根据阿里财报,速卖通截至去年12月底,不计俄罗斯合资企业业务,季度GMV增长已恢复至疫前水平。

朴玉认为,阿里的海外业务有一手好牌,只是没有打好,如果后期能做好整合和协同,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不过,阿里在海外并非畅行无阻。抛开不确定的国际局势不谈,亚马逊等国际电商,和Sea等本土电商,都会与阿里的海外业务产生竞争关系,而本土电商基于对当地的了解等优势,很有可能给阿里海外版图的扩展带来一定困难。

“在东南亚电商上,Sea旗下的Shopee等平台都可能是阿里的对手。”杨剑说,“Sea的最新市值接近1400亿美金,阿里现在也不过3000亿美金,可见国际资本对这一块还是很看重的。所以,这块业务对于阿里未来几年,还是非常重要的。”

阿里的海外业务布局已经不少,如何更好地实现各板块之间的协同,如何突出自身优势,可能是阿里想加速海外发展,必须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中国的供应链优势

中国的全球供应链机遇,也是所有中国公司出海的机遇。

其实和海外的竞争对手相比,阿里,或者说所有想做国际电商平台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的优势,即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全产业链的国家。

在疫情影响下的特殊时期,中国几乎是唯一一个能保持正常生产生活的国家。同时,中国这些年的生产效率有了大幅度提升,不少商品生产成本下降、质量提升,还能实现柔性生产,随时满足消费者或者下游商家的即时性需求,这也是绝大多数国家做不到的。

完善发达的供应链,是中国企业扩大海外业务的底气。

中国的电商平台,有了强大的供应链背书,加上现在数字、AI等前沿科技的加持,有望成为我国“以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中,实现国际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公司出海的机遇,同时也是蒋凡个人的机遇。没有经历大考的职业经理人,一定是不合格的职业经理人。而阿里要下的海外大棋,当下把蒋凡放在这个位置上,是一招狠棋,也是一招险棋。

要知道,阿里现任CEO张勇也是通过了生死大考,才有今天在集团的地位。张勇2007年加入阿里时,和阿里1号位距离甚远。恰逢原来聚焦于B2C的京东开始发力C2C业务,淘宝核心业务受到冲击。为了反击,张勇受命开始运营淘宝商城(现天猫)。当时阿里基本没有B2C基因,但在张勇的带领下,淘宝商城迅速发展。后来天猫成为独立业务,也是阿里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两厢比较,蒋凡之前的职业之路走得太顺了,但人往往需要在逆境或困境中展现出自己的能力,才能让旁人更加信服。考虑到张勇的个人经历,应该很难重用一个完全没有经历过逆境考验的人。所以让蒋凡负责海外数字商业板块,相当于给了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交到蒋凡手中的牌看起来不错,但挑战也很大。海外经济疲软,公众消费能力持续下降,疫情反复,营商环境不确定性加剧,这些都是阿里拓展海外业务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张勇在内部信中亦提到:“过去几年,阿里巴巴海外市场增长迅速,海外年度活跃消费者已达2.85亿,但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职业生涯大考,给蒋凡的考卷难度够大,也不是一两年能完成的。如果蒋凡通过了这次考试,等待他的,可能是更好的未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淘宝天猫兵合一处,戴珊“破壁”赌上阿里未来
阿里三封信,新年能治病?
大厂、退潮
阿里全球化,蒋凡是那个答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