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19岁网红餐厅新元素行到水穷处

“网红”式微,新元素即将“落幕”。

文|猎云网 王非

2019年,美团CEO王兴一语成谶:“今年是餐饮业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或许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

走过疫情最为严重的2020年,餐饮行业受到的严重影响似乎仍在发酵、传导。

11月以来,海底捞关店300家,茶颜悦色月亏2000多万、关店七八十家的消息不断传出。这一次,同样的困境降临在了19岁的网红餐厅新元素身上,情况似乎更为糟糕。

12月14日,新元素于内部发布破产清算通知。猎云网致电新元素上海直营门店,工作人员表示已邮件接受到该通知,但尚未接收到具体关店通知。

自2002年第一家餐厅开业以来,19岁的网红餐厅新元素,每年都获得由杂志读者评出的诸多美食和服务奖项。巅峰时期,新元素在全国拥有约50家连锁门店,年营业额超过2亿元。

两相对比,新元素似乎已然“行到水穷处”。

数亿美元出售未果,新元素突然“破产清算”

早在新元素之前,另一家营养轻食品牌Wagas也在寻求出售,预计为8亿-10亿美元。

11月初,据彭博社报道,新元素餐厅也在寻求出售的可能性,由于该公司的持有者正在评估潜在买家的兴趣,所以交易还处在早期阶段,据说该笔交易可能达到数亿美元。但是,新元素方面尚未做出最终决定。

然而仅仅一个半月后,一纸“破产清算”通知宣告了新元素困境的终局。

新元素在通知中称受疫情影响,公司运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门店经营遭受严重影响。目前公司已经处在出现严重经营亏损和陷入资金链断裂状态,现在按照相关国家法律规定,进入破产清算流程。

新元素还表示公司将陆续关闭新元素公司所属门店,并陆续关闭中央厨房,行政办公室运营支持部门。对于关闭的门店和办公室支持部门人员,签署停工留职协议。对于在破产清算流程中还来关闭的门店,公司全体员工按业绩考核和根据公司现金流的状况来发放工资和确定发放时间,同时鼓励员工自谋出路。

大众点评显示,新元素上海店有2家已处于暂停营业状态。一家新元素北京门店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属于加盟店,只是使用新元素品牌及菜品,破产清算对其没有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双十一期间,新元素官方推出了“狂欢购”储值活动,用户可享受买1000元送500元的服务。

而这似乎也是,新元素试图缓解资金压力、回笼资金自救的最终尝试。

只是,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参与储值活动的用户,具体将受到怎样的影响和补偿。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新元素餐厅工作人员称,目前北京已经有门店关闭,目前尚在运营的门店不知道何时会关闭。而对于此前储值、赠券还没有消费完毕的顾客,工作人员建议赠券最好近期来消费掉,储值可以联系上海方面进行退款。

相关数据显示,近些年,随着健康轻食理念在年轻消费群体中愈加流行,新元素餐厅每年要接待300万-400万的客人。

于是,此番新元素突然“破产清算”,着实让不少拥趸者感到意外。

聚焦轻食简餐细分品类,曾获赛富投资基金战略投资

新元素是一个美资连锁新鲜餐饮品牌,主要运作2种形式的餐厅:元素餐厅及Café Fresh(提供最新鲜果汁、果昔及健康食品的全新咖啡馆理念)。作为最早一批在中国经营轻食简餐品类的餐饮品牌,新元素曾给很多中国年轻消费者带来了有关轻食的启蒙。

《创业人》杂志的报道显示,新元素的掌舵人是来自美国波士顿的Scott Minoie。1999年,25岁的他作为观光客来到上海,最终决定以英语教师的身份驻留于此,近距离感受上海的朝气蓬勃。

2000年,Scott Minoie完成职业转型,作为商人在上海开设了一家果汁吧元素72(Element 72),主要受众为外籍人士。

也正是在这一年,Scott Minoie吸引了投资人的注意。天眼查APP信息显示,新元素获得了来自赛富投资基金的战略投资,也是迄今为止,新元素进行的唯一一次融资。

手握资方的支持,Scott Minoie也已经拥有了两年的原始积累,他决定把这家小小的门店搬到上海商城,并改名为“新元素”,开始向普罗大众提供招牌鲜榨果汁,同时新加入一些西式简餐品类。考虑到国人的饮食习惯,新元素还提供多种亚洲特色本土美食和创意晚餐菜式。

又经过两年的经验积累,Scott Minoie头脑中无数次构想过的“扩张计划”开始提上日程。他找来了在可口可乐公司有着20年市场和管理经验的台湾地区总经理的德国人乐凡柯(Frank Rasche),希望将新元素打造成一个代表健康饮食理念的品牌并推广至上海以外的地方。

在具体细节商量定后,新元素先是于2005年建立了中心厨房,进行更规范的质量控制,为后续的门店扩张提供基础支撑。

2006-2007年,新元素陆续在上海不同地区开了分店。值得一提的是,新元素还在2017年成为了“大众点评必吃榜”前20中,唯一的一个西餐厅餐饮品牌。

此后,新元素的扩张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2009年,扩张计划推广至北京;2012年,新元素共创立了11间连锁餐厅;2015年,Scott Minoie决定在中国创立50间餐厅。

新元素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其门店分布于上海15家、北京9家、广州2家、深圳2家、南京2家、苏州1家、杭州3家、成都1家、武汉1家,此外,近期还有新店陆续开幕。

2019年刚迎来“代餐元年”,多重因素造就新元素落幕

自2016年开始,轻食代餐赛道开始快速发展,轻食沙拉的外卖订单增速高达16倍,远远高于整体大盘增速的5.3倍。

只是,轻食代餐的发展似乎难以为继。2018年上半年,就传来了沙拉日记、甜心摇滚沙拉、米有沙拉等10余家创业公司关停的消息。

2019年,代餐元年到来,资本进入,初创企业纷纷涌现,全年注册企业超过3200多家,达到2016年的近9倍。今年以来,代餐企业仍然保持强劲增长态势。截至12月18日,我国已新增超4700家轻食代餐相关企业,较去年同期增长1倍。目前,我国目前有超过1.1万家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轻食代餐相关企业。

就在11月份,健康营养品牌薄荷健康刚刚完成1亿元D2轮融资。新元素面临的同业竞争,可见一斑。

谈及投资逻辑,深创投大消费投资部负责人陈楠表示:“从行业逻辑上来看,随着国民收入提高,人们对饮食的需求从“吃得饱”到“吃得好”再到“吃得健康”,这是必然趋势。目前整个行业增长迅速,年均增速50%以上,市场规模突破500亿元,未来极有可能成长为千亿级市场。功能性、功效型健康食品取代原生态, 成功攻占新一代消费者的‘健康’心智。”

走过疫情影响严重的2020年,2021年上半年,餐饮行业开始快速恢复,全国餐饮市场规模2.2万亿元,同比增长48.6%,据Frost & Sullivan预测,2021全年中国餐饮行业市场规模将恢复到4.7万亿元的水平。据辰智咨询与中国烹饪协会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餐饮大数据白皮书》预计,我国餐饮未来5年收入增速约为6%~8%,未来两年内有望突破5万亿。

把握机会,肯德基持续用行动拥抱市场变化。今年初,肯德基在武汉开卖热干面。5月10日,肯德基在杭州、温州、绍兴三地的部分肯德基餐厅,于早餐时段卖起了小笼包。

然而,新元素多年坚守其固定的商业模式。此外,其门店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的主流商圈及写字楼,也造成门店租金高企。

最终,新元素没能搭乘行业整体“向好发展”的东风,反而迎来了必然中的落幕。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1年9月8日,新元素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金额为13324元。

新元素从老牌网红餐厅,最终走到如今残局,似乎也变得有迹可循了。

如今,“行到水穷处”的新元素,能否在创始人Scott Minoie的带领下“坐看云起”,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西餐失去“新元素”
朝阳大悦城再无新元素
网红餐厅“新元素”破产清算,轻食生意不好做了?
新元素破产清算,轻食生意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