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255亿巨款“渡”难关,孙正义还能重回巅峰吗?

借255亿巨款“渡”难关,孙正义还能重回巅峰吗?

文|侃见财经

软银的困难并未随着疫情的缓解而结束。

近期,软银资金又开始紧张了,自去年一路“卖卖卖”之后,今年随着全球市场的波动以及投资企业估值的缩水,软银的困难并未结束。

11月8日,软银公布了第二财季的季报以及半年报,财报显示,软银第二财季出现亏损3970亿日元(合224亿人民币)。

对于该季度糟糕的表现,软银给出的解释是,受到了旗下愿景基金科技投资组合估值的下降的拖累,因此,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亏损。另外,韩国最大的电商企业Coupang以及阿里股价走低也是其业绩糟糕的原因之一。

此外,其财报还显示,愿景基金第二财季亏损为8251亿日元(约合465亿人民币),据悉该季度亏损创下了愿景成立以来的历史记录。

巨额的亏损叠加​愿景​投资的失利,软银当下想到的最快的办法就是——借钱。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称,软银拟向美国私募巨头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寻求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5亿元)的贷款,如果该笔贷款发放成功,那么这将成为全球私人信贷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贷款。知情人士透露,该笔贷款的担保人为愿景2期。

那么,软银为什么如此缺钱?为什么这几年软银投资总是大幅度地起起落落?

相关统计显示,这并非软银今年以来第一笔贷款,早在今年的8月和9月软银就曾获得了两笔贷款,其中一笔质押的正是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价值150亿美元的股份,另外一笔则质押了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的股份,但质押数量具体不详。

而软银之所以要获得这两笔质押贷款,目的是向沙特阿拉伯、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其他基金派息。

当下,软银以及旗下愿景基金遭遇的问题都是疯狂投资惹的“祸”。实际上,从2016年之前,孙正义曾经想过退休,为此他找来了在谷歌服务了近十年的印度高管尼科什·阿罗拉。但是,让孙正义没想到的是尼科什·阿罗拉并未将软银带上更高的高度,反而因为一笔笔的过激投资将软银拖入了“泥潭”。

所以,一年以后孙正义无奈只能重新出山,重新掌舵软银。而他重回软银主持大局之后,就将公司的战略进行了比较大的调整。于是,本着再投资一个阿里以及雅虎的想法,软银于2018年成立了愿景1期基金。从大出行领域入手,软银是将能投的大出行企业都投了一个遍。

如果说从战略眼光上看孙正义,那么软银对于全球大出行领域的“包圆”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战术上,其激进的投资策略以及拔苗助长的做法,间接地也给该行业埋下了很多隐患,其中估值过高就是隐患之一。

其次,对WeWork的投资显然也是一笔失败的投资。过去的五六年里,我们将传统的行业加上一些大数据包装出来成为一个新行业,然后获得新估值的做法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做法。但这并不合理。当我们回过头来看,所谓的共享单车、互联网咖啡、共享出行都不是所谓的新业态,只是资本造就的新概念,但本质上其传统的属性并未改变。

最终,那些吹出来的风口过去了,那些原本看起来“高大上”的行业大多都以失败告终,原本热闹的投资开始冷冷清清,那么亏钱就会成为一种必然,在这样的背景下,软银肯下重注,那么如何不会亏损?

但从长远来看,孙正义的目光还是比较毒辣的,其布局了当下全球大部分的风口企业,待这些企业上市一部分,软银的困境大概率是可以缓解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软银机器人,“慌不择路”
660亿出售ARM告吹,停止对新公司投资,软银“又”缺钱了?
投资圈洗牌?孙正义身价暴跌1600亿,美元基金大佬退休
孙正义该如何爬出缺钱的“泥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