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网壹创营收下滑超10%,“增肥计划”宣告失败

收购计划终止,壹网壹创如何逆转业绩颓势?

文|鳌头财经 晓敏 易寒

品牌合作失误、资产重组终止、营收规模下滑,壹网壹创(300792.SZ)正经历煎熬。

12月22日晚间,壹网壹创公告称,公司终止收购浙江上佰49%股权,“增肥计划”宣告失败,原因是交易双方就交易方案的部分主要条款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鳌头财经发现,壹网壹创2020年和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2.99亿元和7.2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49%和-11.56%。

在A股“美妆电商三剑客”中,壹网壹创营收规模已不及若羽臣,处于垫底位置,而公司净利润增长有赖于销售费用大幅下降。

而且在已合作的品牌中,壹网壹创还将爱茉莉太平洋打折券金额搞错,惹出了不必要的麻烦。

双方意见不一交易终止

1222日晚间,壹网壹创公告称,公司终止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宁波好贝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好贝”)所持有的浙江上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浙江上佰”)49%股权。

同时,壹网壹创终止拟向不超过35名符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规定条件的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

7月22日,壹网壹创发布交易预案显示,公司拟以3.58亿元购买浙江上佰49%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结合壹网壹创已持有的浙江上佰51%股权,上市公司将直接持有浙江上佰100%股权,浙江上佰将由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变更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

资料显示,2020年5月,壹网壹创曾用3.62亿元购买了浙江上佰51%的股权。

为了筹集资金,壹网壹创还拟向特定投资者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33亿元。公告显示,壹网壹创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振宇为浙江上佰董事,副总经理冯积儒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且控制的一席管理咨询系宁波好贝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一席管理咨询占好宁波好贝出资比例为76.95%,因此宁波好贝由冯积儒最终控制。

由此,本次交易对方宁波好贝为壹网壹创的关联方,构成关联交易。

交易双方都是“自己人”,壹网壹创拿下浙江上佰看似探囊取物,却突生变故。

在交易终止公告中,壹网壹创表示,鉴于交易双方就交易方案的部分主要条款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充分维护和保障广大投资者利益,经交易双方积极协商与沟通,公司审慎研究并与交易对方友好协商,决定终止本次资产重组事项。

销售费用大幅下滑壹网壹创为何要“追求”浙江上佰100%股权?这与公司业绩下滑息息相关。

资料显示,壹网壹创成立于2012年4月,2019年9月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全国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电子商务服务商。

2019年,壹网壹创实现营业收入14.51亿元、净利润2.19亿元。其中,公司这年营收创造了历史最佳。

不过,2020年,壹网壹创营业收入达12.99亿元,同比下滑10.49%;净利润达3.10亿元,同比增长41.54%。

2020年,壹网壹创营收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百雀羚从原来的品牌线上营销服务切换为品牌线上管理服务。

进入2021年,壹网壹创规模进一步萎缩,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7.29亿元,同比下滑11.56%;净利润达2.04亿元,同比增长24.24%。

可以发现,壹网壹创营收虽然在下降,但净利润反而在增长。

鳌头财经发现,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三季度,壹网壹创销售费用分别为3.03亿元、1.45亿元和4596.87万元,呈现明显大幅下滑趋势。尽管此举促进了公司盈利水平,但以销售费用降低来提高利润的做法是否长远有待观察。

在壹网壹创业绩构成中,浙江上佰的贡献值不小。

2020年和2021年前三季度,浙江上佰营业收入分别为1.64亿元和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30.55万元和2780.69万元。

收购不成,壹网壹创与同行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行业内,壹网壹创和丽人丽妆、若羽臣并称为A股“美妆电商三剑客”。

三家企业中,壹网壹创2021年之前营业收入仅次于丽人丽妆,位列第二。但若羽臣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8.84亿元,已将壹网壹创甩至身后。

与品牌合作出现失误

作为代运营商,“美妆电商三剑客”与品牌合作是公司的命脉。

鳌头财经统计发现,壹网壹创合作品牌数超过30个,不及丽人丽妆(605136.SH)的60多个和若羽臣(003010.SH)的100多个。

目前,壹网壹创已与美国伊丽莎白雅顿公司、宝洁集团、百雀羚集团、韩国爱茉莉太平洋集团,泡泡玛特(09992.HK)、蒙牛集团(02319.HK)、欧珀莱、毛戈平、盐津铺子(002847.SZ)等世界五百强、国内外知名企业合作并开展了电子商务合作。

有意思的是,壹网壹创在合作中却犯了错。

2021年8月,有博主在微博上广而告之“梦妆旗舰店满496-400元通用券”的消息,不少网友闻风而动前去“薅羊毛”。

然而,没过几分钟,网友们已不能再领该优惠券了,而且梦妆下架了商品。

但此事仍不断发酵,大量信息指向,这次事故或是因为梦妆电商运营人员多打了一个零,错误将满496-40的券写成了满496-400。

有消息称,梦妆旗舰店已经发出了15万张券,倘若品牌按此优惠活动发货,将损失5000万元至6000万元。

有行业人士分析称,“估计大部分品牌和代运营商签的合同,这种损失都应该是代运营商赔。”

爱茉莉太平洋作为韩国最大的化妆品集团,旗下子公司跨行数十业,梦妆是旗下品牌之一。

而爱茉莉太平洋又正好由壹网壹创代运营。彼时,壹网壹创实控人兼董事长林振宇以“事情还在处理阶段,不方便交流”为由,拒绝发声。

有电商人士分析称,代运营商行业已逐渐呈现出“强者愈强”的局面,即便是头部企业,不把握好时机的话,也会被淘汰出局。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内外交困,电商代运营告别“躺赚年代”
电商代运营数聚智连冲刺创业板:曾为蓝色光标控股子公司,如今毛利率掉队行业平均水平
担保逾期,大股东股份流拍,折翼贵人鸟还能再次飞起来吗
从品牌中来,到品牌中去:代运营企业如何破局同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