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都有七寸

“蔚小理”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弥补自己的短板。

文|金融外参

经过这两年的大浪淘沙,多家新能源车企已经被淘汰出局,存活下来的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则日渐壮大,并凭借“硬科技”以及“软实力”成功跻身行业前列,而在这些头部新能源车企之间也迎来了新一轮的全面竞争。

由于蔚来、小鹏、理想在软件壁垒、基建完善程度、市场扩张等方面的投入几乎不相上下,所以这三家车企在技术和市场优势等方面的差距并未真正拉开,造车新势力品牌2021年交付的成绩单,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蔚小理”成“小蔚理”

前不久,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蔚来、理想、小鹏先后公布了2021年的交付数据。数据显示,这三家车企在2021年均实现了翻倍增长,全年销量均逼近十万。其中,蔚来累计交付91429辆,同比增长109%;理想累计交付90491辆,同比增长177%;小鹏累计交付98155辆,同比增长260%,一跃成为了2021年全年累计交付量最高的国产新势力车企。

众所周知,在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中,蔚来一度凭借先发优势长期占据着头把交椅,车圈也曾用“蔚小理”来形容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三个车企的地位。不过随着造车新势力2021年年度交付量的公布,小鹏成为了“蔚小理”全年累计交付量的“领头羊”,蔚来则失掉了造车新势力的“霸主地位”。其实,造车新势力格局从“蔚小理”到“小蔚理”的演变,是有迹可循的。

今年以来“芯片荒”引发的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危机,给“蔚小理”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为了消除这一影响造成的不良后果,“蔚小理”在芯片上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小鹏通过生产线切换和“过度补偿”将“缺芯”影响降到了最低。面对芯片供应不足的问题,小鹏将G3的生产线切换至中期改款版的G3i,并将G3i生产基地过渡至小鹏汽车肇庆工厂,而随着生产线完成切换,小鹏的销量也实现了稳步增长;加之小鹏还推出了免费送XPILOT(3.0/3.5)软件的补偿策略,一下子就俘获了更多用户的心,因此小鹏并未受到太多“缺芯”的影响。

蔚来供应链的恢复虽然解除了直接压力,让其迅速恢复了元气,但压力仍然存在。蔚来虽然在去年8月份就遇到了芯片危机,但在其对自身的供应链和生产线进行了重组升级以及战略调整后,仅一个月蔚来就将部分供应链恢复了生产,ES6、EC6生产的直接压力得到了消除。与此同时,蔚来还继续公开在市场上寻求着芯片资源、进行战略备货,以解决其他相关供应链团队芯片供应问题。

理想虽然通过“先交后补”的方式来应对,但也难解严重缺货的危局。受马来西亚疫情的影响,理想毫米波雷达供应商所需芯片严重减产,“缺芯”让理想在2021年9月份掉出了新势力交付量前三的位置。虽然理想后期通过“先交付车,后补芯片”的做法,提前锁定用户,让其保住了第三名的地位,但这一做法却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减缓其自身的芯片危机,芯片供应恢复依旧不及预期,也终究让其遗憾掉队。

“三国杀”升级

其实从年度交付排行榜不难看出,造车新势力赛道一场更为激烈的市场争夺战已然打响,“蔚小理”之间的竞争也进一步加剧。为了能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拔得头筹,“蔚小理”在保证销量增长的同时,也开始围绕产品研发、充电布局、市场占位等方面展开新一轮角逐。

1、产品同台竞技

为了追求更高的销量,“蔚小理”开始不断推出新的车型来“填补缺口”,而从其车型布局不难看出,新车型与竞争对手主打车型的定位极其相似,这也说明“蔚小理”已经开始互相侵入对方领地。

比如,小鹏即将推出的大型SUV小鹏G9,车型布局在逐渐由轿车向中大型SUV推进;蔚来也将交付中大型轿车ET7、中型轿车ET5,其车型开始由SUV向轿车拓展;理想也打算将ONE的成功模式复制到其他中型轿车、中型SUV等更多领域,推出第二款产品理想X01。

2、基建难分伯仲

而除了扩充产品矩阵外,“蔚小理”在扩张门店和充电网络上的布局也不相上下。

在充电桩布局和销售网络的铺设方面,2021年蔚来在全球建成换电站778座,新建超充桩和目的地充电桩共计4582根,以及NIO House 15座、服务中心72家;小鹏也已在全国228座城市铺设了661座品牌超充站,在全国121座城市运营了311家销售门店;理想也建立了覆盖102个城市的206家零售中心,以及覆盖204个城市的278家售后维修中心及授权钣喷中心。

在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建设方面,蔚来在合肥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区建设第二工厂将于2022年的第三季度正式投入使用;小鹏也将打造”武汉智造基地“项目,在肇庆生产基地之后,迎来第二座自建工厂;理想利用北京现代一工厂的基础进行改扩建的智能工厂项目也已开工,计划将于2023年底投产。

3、下沉抢占先机

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不断上升,下沉市场正在源源不断释放出新的潜力,“蔚小理”也因此开始积极向三四线市场拓展,企图在更下沉的市场争夺更多的增量用户。

比如,蔚来就不声不响地向内蒙古、黑龙江等三四线城市下沉;小鹏更是已经在马鞍山、莆田、包头、洛阳、张家口、温州等多个三四线城市展开了布局;而作为造车新势力“三剑客”之一的理想,自然也不愿放弃下沉市场的广阔空间,更不愿错过在下沉市场的占位时机,也在采取新的策略向下沉市场延伸。

4、出海互不相让

除了布局下沉市场,出海也是造车新势力扩大产品销量的途径之一。去年以来“蔚小理”也开始积极布局海外,企图在海外打出口碑、提升销量,在欧洲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具体而言,蔚来早在2021年5月就宣布了“挪威战略”,并于同月向挪威市场运送了计划交付的首批ES8;小鹏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将拿出5%的资金来用于进军欧洲市场,除了向挪威扩张外,还将瑞典、丹麦和荷兰等地定成了下一个出海目标;理想也在谋求开拓海外市场,已经组建了一个团队,准备加速完善对于海外市场的布局。

得益于在多方面的同时发力,“蔚小理”2021年交付量离十万大关这一目标已经近在咫尺。不过,仔细翻看“蔚小理”昔日财报不难发现,在研发投入和销售费用的超前开支下,亏损一直都是摆在“蔚小理”面前的现实难题。

因而即便是年销量逼近十万,“蔚小理”目前仍不具备造血能力。但不可否认的是,造车新势力在年销量突破十万台后,经营情况也会逐渐走上正轨。因此接下来,谁能最先实现盈利谁就能率先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只是“蔚小理”想要成功迈过盈利关并不容易,盈利路上的绊脚石依旧不容忽视。

小鹏难提毛利率

相较于游走在中高端市场的蔚来和理想,小鹏则显得“亲民”很多,而其之所以能占据2021全年交付量榜首也与其高性价比不无关系。

比如,蔚来平均售价在43万左右,理想ONE的售价也将近33万,反观小鹏最便宜的G3起售价不过才14.98万元,最贵的主力车型P7的起售价也才21.99万元,售价被蔚来、理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不过在低价区间深耕多年的小鹏,虽然抓住了下沉市场用户的心,但利润仍然十分微薄。据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小鹏是“蔚小理”中亏损最多的,小鹏的毛利率仅14.1%,低于蔚来和理想6个百分点以上;净亏损高达15.95亿元,比蔚来多出近一倍,比理想多出15倍有余。

蔚来困于高端化

而与提倡性价比、主打下沉的小鹏相反的是,蔚来一直活跃在高端市场。

蔚来虽然在高端市场也赢得了不少用户的认可,但相对小众市场的定位也让其销量增长日渐乏力。蔚来多款车型基本都立足于高端市场,其中售价最低的车型也超过了35万元。高昂的售价一度使其在市场竞争中极为被动,因此至今也没有一款车型月销量超过5000。而随着小鹏低价下沉策略成效显现,蔚来的市占率压力也变得越来越重。

尽管蔚来也开始在下沉市场布局,但想要赢回用户的心并不容易。据悉,2021年12月,蔚来发布全新车型ET5,整车购买价32.8万元起;使用BaaS电池租赁仅需25.8万元,直接打出了“低价走量”的标签。但这一价格仍比小鹏最贵车型的售价要高出许多。更何况,售价昂贵蔚来,也并没有推出更多爆款车型,所以说蔚来在下沉市场的开拓似乎是缺乏些许“诚意”。

理想受单一桎梏

在“蔚小理”三家造车新势力中,理想发力最晚,且另辟蹊径走上了与小鹏和蔚来不同的增程式路线。

而相较于小鹏和蔚来拥有丰富的产品矩阵,理想只有一款车型单兵作战。小鹏推出新品的节奏十分迅速,前两年相继推出了P7、G3,今年还将陆续推出P5、G9等车型。蔚来旗下产品也不遑多让,除了ES6、ES8、EC6三款主力车型外,还将推出ET7、ET5两款新型车型。可见,小鹏和蔚来已经在不断丰富种类,理想却仍在借助ONE一款车型走天下。

理想虽然凭借ONE一款车型实现了超9万的年度交付量,但单一产品也同样给理想带来了不小的掣肘。长远来看,对于主销车型只有一款的理想来说,一旦芯片受到影响,就会给其带来“破坏性打击”,而且只有一款产品,无论是在价位还是性能上,选择的余地都比较少,无法满足不同用户的多种需求。

结语

目前而言,亏损并不是“蔚小理”当下面临的唯一难题,而造车新势力的对决也不会只在“蔚小理”之间展开。接下来“蔚小理”除了要面对紧随其后的哪吒、领跑、岚图等二、三线品牌外,还要跟更多传统车企以及互联网玩家直接PK。

“蔚小理”虽然潜力很大、后劲很足,但随着竞争环境愈加复杂,“造车新势力之王”的桂冠究竟会花落谁家,目前还犹未可知。而作为最有希望的种子选手,“蔚小理”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弥补自己的短板,只有先成功迈过盈利关,才能够为接下来的竞争准备更充分的资本。

金融外参ID:jrwaican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4月份交付量公布,小鹏汽车接近蔚来与理想之和
造车新势力,2021请回答
新能源风口拉升汽车销量,背后众多纠纷剪不断理还乱
拼销量、争上市,造车“二梯队”要抢“蔚小理”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