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库克=0.5薇娅,苹果CEO打不过“带货女王”?

超级CEO到底值多少年薪?

文|雪豹财经社  马志刚

98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3亿元,这是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 )2021年度的总薪酬,公布于苹果市值冲破3万亿美元的几天之后。

数字一出,舆论立刻为库克贴上了“地表最高”“史上第一年薪”“打工皇帝”等标签。在美国,这种有钱有势的“阔佬”在俚语中被称为“Fat Cat”。然而,这个天价年薪还不到淘宝带货女王薇娅因偷税被罚金额的一半。

任何时候,人们的神经都容易被这些数字所挑动。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欧洲,超级CEO的收入问题,越来越密集地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从库克视角来看,还有另一个事实:在接任乔布斯执掌苹果的2011年,库克拿到的是3.78亿美元年薪。而10年过去,他的年薪是不到1亿美元,不升反降。

值得厘清的一个问题是:CEO们到底拿多少钱才算合理?

库克薇娅,比大小

2021年年末,一个新型“财富计量单位”在坊间出现。随着薇娅因偷逃税被追缴并处罚13.41亿人民币,这个数字也成了衡量富人个体收入水平的“1薇”。如果将库克的年薪同其比较,直观上会得出一个耸动的结论——库克年薪≈0.5薇。

库克带领下的苹果,已相当于全球第5大经济体的GDP体量。苹果的市值从10年前库克接手时的3490亿美元,上涨到2022年年初的3万亿美元。近年来更是以不到20%的市场份额,连年拿走全球智能手机市场70%以上的利润。

根据财经信息供应商FactSet的数据,在库克着力优化的苹果供应链上,全球至少有36家上市公司依靠iPhone而存活,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依靠谷歌、微软或亚马逊生存的公司数量。

毋庸置疑的是,二人带给商业世界的创新价值,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库克的年薪,还不到一个中国带货网红所追罚税款的一半。是他的薪水低了吗?

让我们换一个维度观察库克的年薪:根据苹果公司1月6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股东委托书,除了库克2021年总薪酬为9873万美元这个数字外,还有同年苹果公司员工的年薪中位数:68254美元(约合43.5万人民币)。

由此计算,库克年薪是员工中位数的1447倍。

进一步拆解库克的薪资构成,能看到库克年薪的变量:其2021年基本工资是300万美元,新增的股票报酬占大头,为8234万美元,使得他的总年薪是上一年的6.7倍。库克2021年的股票报酬是分类授予的,包括基于绩效所授予的4480万美元,以及基于时间奖励的3750万美元,但后者目前还没有正式授予。

除了上述的基本工资和股票报酬外,库克还拿到1200万美元非股权激励薪酬和138万美元其他报酬。所谓的其他报酬,包括假期支出、安保费用、个人航空旅行支出等。出于绝对的安全考虑,苹果要求库克乘坐私人飞机出行。

苹果表示,公司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制定的薪酬体系,参考了Alphabet、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母公司Meta等同行公司。

不过,这些并不包括库克此前的历史“积存”。2021年,库克其实还另外还获得了价值7.54亿美元(约合48亿元人民币)的500多万股股票。这些股票是他2011年出任CEO时所获薪酬方案的一部分,只是它们到2021年才有资格行权,所以苹果官方并没有将其归入2021年的薪酬中。

加上这7.54亿美元,薇娅跟库克再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

超级CEO的收入秘密

通过上面的拆解,会发现很多CEO年薪排行榜的算法,由于考量因素过于单一,往往和超级CEO们的实际收入相去甚远。

每一位超级CEO薪资算法都有类似库克的那些变量。

根据彭博社统计的2020年美国企业高管薪酬指数排名,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以66.6亿元高居榜首,超过2至10名总和的两倍之多。而马斯克之所以能够连续3年蝉联美国薪酬最高CEO,是因为他和特斯拉董事会于2018年达成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企业薪酬协议。

这是一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激励计划期权,共分12档,与市值等多项指标有关,包括特斯拉市值要增长到6500亿美元(即涨10倍),同时将营收提高到1750亿美元或利润达到140亿美元。

马斯克2年内就完成了10年的对赌目标,随着特斯拉市值的持续疯涨,他也一步步解锁了巨额财富。仅2021年,马斯克获得的股权奖励就超过100亿美元,这帮助他坐上了全球首富的宝座。

普罗大众常常对马斯克的说辞深感困惑,因为他对外宣称自己的工资为0。这是美国企业家面对公众的“传统技能”,往往会造成人们对基本工资的误解,甚至不少专业薪酬统计表单也计算得并不全面。

其他典型的美国超级CEO都是如此。乔布斯在1990年代重返苹果时的年薪仅为象征性的1美元;扎克伯格在2017年也只领了1美元薪水。

超级CEO高收入的秘密,就在那些有些隐蔽的动态变量里,在他们独特的工资成份里,基本工资、绩效、福利等只占年收入的一小部分,占绝大部分比例的是设计得让外行眼花缭乱的股权激励方案。

在中国,同样不乏领1元年薪的CEO。刘强东每年的基本工资仅为1元,但背后设有数额丰厚的股权激励计划。2019年,刘强东被授予2600万股京东股权,相当于公司所有流通股的0.9%。

年薪几百万的雷军,在中国大公司中绝对不算高年薪,也没体现雷军创造的价值。好在2018年小米上市时,公司董事会为了感谢雷军的付出,一次性奖励他价值15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98.18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这是全球公司史上最大的奖励之一。

拿多少钱才合理?

据《福布斯》统计,2020年,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共激增1.9万亿美元。而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的多数席位,常年被这些超级CEO占据。

超级CEO们,拿多少钱才算合理?

随着现代企业制度的演进,以及金融危机之后对“贪婪华尔街”的批判风潮,投资者们意识到公司高管的薪酬与业绩挂钩是必要的。一个共识慢慢形成:CEO的核心职责是为股东创造价值,其薪酬方案应与公司股价强相关,以此让管理者和资本参与者的利益高度一致。

这是一个以高薪激励管理层,换取公司高增长、股东高回报的故事。

虽然多数上市公司设有薪酬委员会,每年制定出最高管理层的薪酬福利提案,再由股东投票表决是否同意。但这套流程往往流于形式,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股东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提案。股东们也并非过分慷慨,因为只要能带来超额利润,CEO们强盗式的报酬根本不值一提。

库克的薪酬福利方案就让苹果股东们欣然接纳,2011年8月至2021年8月的10年间,库克带领苹果公司为股东创造了1174%的累计总回报率(包括股息再投资),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为363%。

像库克这种外聘或接棒的职业经理人做CEO,虽然股权比例并不高(库克持有苹果公司股份不到1%),但是会通过与董事会的薪酬谈判,让自己的收入在创造公司价值的基础上最大化。

但如果CEO是公司创始人,则需要另当别论。在创始人兼任CEO的情况下,通常持股比例较大,在公司往往有高度的话语权,收益也更多来自分红和股权变现。为了保持低调和避税,他们通常会为自己设定较低的基本薪资。黄峥、王兴等大型上市公司创始人都概莫能外,基本年薪大多不足千万,但并不妨碍他们登上富豪榜前列。

这些中外皆然的薪酬法则,直接导致了CEO们的年薪呈指数级增长。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研究显示,在过去的40年中,美企CEO的薪酬增长了900%以上,而美国普通工作者薪酬涨幅仅为12%,这使得公众对CEO薪酬过高的担忧与日俱增。

改进方案也在不断提出。宝洁公司前CEO雷富礼(A.G. Lafley)在《哈佛商业评论》中建议:薪资标准中应另外添加两项内容——财富积累和内部薪酬公平性。前者指CEO通过各种渠道积累的财富总额(包括实现的、未实现的和规划中的),后者则是对近几年CEO各项薪酬内容的分析,以判断支付比例是否不公平。

由于对公平性的判断有一定主观性,雷富礼相当于给高管薪酬设置了一个不同社会和文化背景下的变量参数。

“如果能够更详尽地解释清楚高管薪酬福利的内容,并说明它和公司绩效指标间的联系,则有利于企业更有效地回应公众的担忧。”雷富礼提议。

可就目前来看,即便是最优秀的企业,也很少会按此提议行事。但要想摘掉身上“Fat Cat”的标签,回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雪豹财经社(xuebaocaijingshe)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订阅iPhone,库克的苹果3.0
苹果,又悬了
没有乔布斯的苹果汽车现在怎么样了?
库克年薪是员工的上千倍,苹果的股东们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