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周杰伦,腾讯音乐还有什么底牌?

告别了“独家版权”,靠“周董”的演唱会能撑起来市场对于腾讯音乐的信心吗?

文|鞭牛士 林小白

近日,腾讯音乐发布了2022年第一个季度的财报。

虽说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达到8020万,再创里程碑式新高,但这一好消息无法掩盖其用户规模见顶、营收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净利率下降等问题。

似乎为了给大家信心,腾讯音乐同时官宣了首场周杰伦“奇迹现场重映”——“地表最强”与“魔天伦”巡回演唱会在5月20日、21日上线。

确实,在疫情此起彼伏的当下,对于一大批乐迷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让人兴奋的了。演唱会正式播出前,全网预约人数就突破1500万,两场周杰伦演唱会重映观看量接近1亿。

告别了“独家版权”,靠“周董”的演唱会能撑起来市场对于腾讯音乐的信心吗?

不太“好看”的成绩

5月17日,腾讯音乐(TME)公布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总体来看,惊喜的是音乐订阅服务营收、付费人数均保持着稳定增长,且有所突破;然而其整体营收、净利润的双跌也不免让人担忧。

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第一季度总营收66.4 亿元,同比下滑15.1%;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9亿元,同比下降34%。

营收方面,腾讯音乐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两部分,即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

第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营收26.2亿元,同比下降4.8%。据悉,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包含了订阅服务、单曲和数字专辑、广告、版权转授等。

第一季度来自音乐订阅服务的营收为人民币19.9亿元,同比增长17.8%;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人数为8020万人,同比增长31.7%。付费率达13.3%,高于去年同期的9.9%与2021年第四季度的12.4%。

在失去独家版权、广告行业遇冷的背景下,腾讯音乐音乐服务业务算是稳住了阵脚。然而收入占比最高的社交娱乐业务再次出现滑坡现象。

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营收40.3亿元,同比下降20.6%,且该业务板块营收占比高达60.7%。对此,腾讯音乐称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宏观环境的变化和受到来自其他泛娱乐平台的竞争加剧的影响。这也是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营收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下滑。

受此影响,第一季度毛利率也进一步下滑。

毛利方面,2022年第一季度腾讯音乐毛利润为18.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4.7亿元,同比下降24.6%。2022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28.0%,较去年同期31.5%,下降了3.5%。

对于毛利率下降,腾讯音乐也表示主要是因为在线音乐收入占收入的比例较高。

作为衡量平台变现能力的关键指标,市场最为关注MAU(在线音乐移动月活人数)和ARPPU(月均每付费用户收入)也有所下降。

截至一季度末MAU为6.04亿,较去年同期的6.15亿,同比下降1.8%;社交娱乐移动月活数同比下降27.7%至1.62亿。ARPPU从上年同期的9.3元降至8.3元。

腾讯音乐将在线音乐移动MAU同比下降的原因归结为,临时用户的流失,以及更有纪律的成本管理所需的营销支出减少。对于社交娱乐服务MAU和付费用户数量的下降,则是受行业和宏观不利因素的影响。

问题重重

财报中的种种迹象表明,失去了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如今面临着新的挑战。

首先就是用户规模见顶问题。目前用户不增反降的趋势,证明了这一担忧并非多余。

自2019年第三季度月活达到6.61亿高点之后这个问题就已经备受关注,并在2020年开始显现。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的移动MAU为6.57亿,较去年同期的6.54亿,仅增长0.5%。

此后腾讯音乐的月活连续多个季度维持在6亿人次,并有不增反降的趋势。到2020年第四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移动MAU降到了6.15亿,经过2021年一整年后,如今还剩下6.04亿。

社交娱乐移动MAU的情况也类似。目前已经从2021年第四季度的1.75亿,降到了现在的1.62亿,同比下降1.8%。

而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围攻下,接下来能否保持6亿大关仍需打个问号。毕竟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短视频平台抢夺的用户不仅是长视频,而是所有的娱乐产品。

其次,仍然无法改变版权烧钱的现状。

对于在线音乐平台来说,版权成本无疑是支出的大头。此前有媒体报道,在过去的两年里,网易云音乐在内容服务成本这一项上就支出超过100亿元,而这在独家版权的壁垒倒塌之前,这可能只是腾讯音乐两个半季度的内容成本支出。

即便是付费率接近半数的在线音乐平台龙头Spotify,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毛利率持续走低。而低毛利率的原因主要源自水涨船高的版权成本。

翻看Spotify的历年财报也发现,Spotify多年来一直用近七成的收入购买版权,并因此直接导致了多年的连续亏损。

尽管腾讯音乐依靠社交娱乐服务实现了不错的盈利,但目前依旧无法改变版权费用高的事实。

财报中,腾讯音乐指出由于版税相关内容费用和收入分成费用增长,腾讯音乐第一季度营收成本为53.6亿元,与上年同期的43.3亿元相比增长23.6%。

最后,作为其营收支撑的社交娱乐服务也开始出现危机。

从2020年开始,社交娱乐服务对企业总营收的贡献开始下降,2020年该项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为67.9%,已经下降至70%以下。并且自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持续下滑,到2022年第一季度,娱乐服务板块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已经降至60.6%。

营收上,社交娱乐服务也是连续多个季度下滑,目前该项业务营收已经出现负增长。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实现营收40.28亿元,同比减少20.6%。

未来会有转机吗?一个字:难。

社交娱乐服务的主要营收来自于全民K歌、酷狗直播、在线K歌等业务。然而国内对于直播行业的监管进一步加严,相关政策也已经落地,明确要求各网络平台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严控未成年人从事主播。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等。

随着政策的施行,对社交娱乐平台来说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财报中腾讯音乐也指出,最新的监管,特别是直播监管——围绕榜单排名以及围绕PK的新限制将在6月生效。集团预计,直播收入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会受到影响,但现在还不能量化这种影响。他们将与监管机构密切合作,以弄清楚到底如何才能完全合规。

盈利难题如何解决?

拥有持续赚钱的能力,是一个企业长期生存的重要条件。

然而事实上,面临盈利难题的不只是音乐,这也是网易云音乐、Spotify等所有在线音乐平台的痛点。

一直以来困扰网易云音乐的亏损难题,至今仍未解决。2018年和2019年,网易云音乐分别亏损18.77亿元、19.84亿元,2021年,网易云音乐年内亏损进一步加大至20.54亿元。

作为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Spotify更是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亏损。

如何解决盈利难题?

为了降低对最烧钱的版权的依赖,网易云音乐、Spotify都尝试扶持独立音乐人,腾讯音乐也不例外。去年,腾讯音乐进行了大规模的组织架构升级,旗下成立“内容业务线”,推进版权内容引入、内容制作、内容管理、内容宣发以及内容服务等业务。此举也意味着腾讯音乐开始为音乐产业提供全链条服务。

通过对音乐人的培育和激励,过去一年柳爽、钱润玉等音乐人成功出圈,然而没过多久新的问题又来了。

今年4月,网易云音乐指控腾讯音乐“通过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网易云音乐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网易云音乐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其中就涉及网易云音乐云上工作室与深声文化推出的《删了吧》,以及其他原创音乐人《错位时空》、《海底》、《假面舞会》等作品。

另外,字节跳动也杀入音乐市场,近期上线“汽水音乐”,在抖音这个强大“音乐库”面前,会改写国内在线音乐格局吗?

除了在内容上下功夫外,正如Spotify盯上电台一样,腾讯音乐也提出长音频战略,并与阅文达成战略合作,随后又在2021年1月正式宣布收购在垂直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懒人听书。

然而目前寻求转型的Spotify不仅花费了大量资金收购音频公司,还卷入了音乐家和播客创作者的冲突中。

介于Spotify的前车之鉴,腾讯音乐如果想要发展长音频,前期的资金投入是不可避免的。

此外,腾讯音乐也加大和视频号的合作。

此前就有消息称,QQ音乐业务线下设了全新的互动视频产品部,该部门整合了QQ乐直播与全民K歌直播团队,与微信视频号进行深度合作。

腾讯音乐首席战略官叶卓东曾透露:公司已深化与腾讯控股的合作,以增加收入。未来几个季度的重点将是在微信上推广流媒体直播和现场音乐会。

本次周杰伦演唱会的重映,再次制造了一波热度。然而热度能持续多久?等疫情结束后该模式是否依旧被看好?另外,在商业化的探索上,腾讯音乐能做出哪些新突破依然是个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