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乔布斯”隐退,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这是一场没有掌声的告别,也是黄章给自己的答案,最无奈的答案。

文|科技每日推送

“中国乔布斯”这个称号,曾被套在很多人头上,前有雷军,后有贾跃亭。但手机圈公认性格最像乔布斯的人,却是黄章。

甚至于,在《封面故事》曾经的评价中,黄章比偏执狂乔布斯还要执着,“说他是疯子才恰如其分”。

两人不止性格相像,连经历都有一些重合——乔布斯曾被赶出苹果公司,黄章如今也要告别自己一手创立的魅族。

6月13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示,吉利李书福执掌的星纪时代,拟收购珠海魅族79.09%的股权。

魅族的创始人黄章只会保留少量股权,淘宝中国会全部退出对魅族的持股与控制。

这是一场没有掌声的告别,也是黄章给自己的答案,最无奈的答案。

01 从码头搬运工到中国智能手机“教父”

1992年,16岁的黄章在读高一时,被学校开除。因为对电子电器过于痴迷,父亲把他“赶出”家门,让他自己创业,随后黄章独自来到深圳打工。

初到深圳,黄章做了很多低收入工作,包括厨师、码头搬运工。不甘于此的他,白天干活,晚上抱着一本“家电维修大全”偷偷学习。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新加坡合资企业爱琴公司一位经理的赏识,成为一名技术员,自此进入电子消费行业。

短短几年时间,黄章便坐上了爱琴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在他的主持下,爱琴MP3产品有了当时闻所未闻的功能——20小时超长播放时间、128MB内存、免驱动连接电脑等等,取得不俗的销量。

然而,就在黄章希望加大研发投入,打造更有竞争力的产品时,新加坡的大股东却决定把钱投在营销上,通过广告狂轰烂炸打开市场。

最终,双方理念无法达成一致,黄章选择离开公司。2003年,他在珠海创立魅族,继续从事MP3行业。

与此前闷头研发产品不同,黄章开通了魅族官方网站和论坛,每天都会在论坛上泡个几小时,有时深夜一、两点钟还在与消费者互动,解决他们发现的技术问题。

如果消费者发现产品缺陷导致无法使用,黄章会帮助其“退货”或“换货”。

这些当下看来平平无奇的操作,在那个年代可谓惊为天人。

过硬的产品和独有的用户运营,不到四年的时间,黄章便把魅族的MP3年销售额做到了10亿元,成为国产MP3第一品牌,风靡年轻人。

就在公司顺风顺水之时,黄章却看到了MP3产业的衰势,并于2006年底,力排众议放弃国内MP3市场领头羊地位,投身智能手机市场。

彼时,造手机的方法有很多种,像天宇朗通那样,用现成的台湾联发科方案造手机,是最快的方案。

但黄章却选择了最难的方案——自主研发。经过两年的探索和研发,一代神机魅族M8正式诞生。

基于WinCE6.0研发的Mymobile操作系统,与iPhone3GS同款三星处理器和多点触控大屏,在那个山寨机横行的时代,魅族M8称得上是开启了中国智能机时代。

搭配魅族的用户运营,“魅友”正式诞生,他们的热情不亚于当时的果粉。

坊间传言,曾有一位魅友转战4个省、倒了3趟火车、1趟汽车,从安徽阜阳赶到山东临沂,只为了尽快拿到一款魅族手机。

发布两个月后,魅族M8销量达到10万部,五个月后销售额突破5个亿,并当选2009年十大年度手机。

一时之间,黄章和魅族成为中国手机行业最耀眼的存在,甚至有人喊出了“不做中国的苹果,要做世界的魅族”的口号。

然而,黄章却在这如日中天之际选择隐退,闭门研究产品,把管理工作交给魅族三剑客中的白永祥。

02 隐退四年后,出山力挽狂澜

隐退后的黄章,住在海湾半山腰的别墅里,种花种草。每天的工作就是钻研新机的硬件和UI设计,顺便逛逛魅族论坛。

但就在他“闲云野鹤”之时,手机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0年4月,雷军创立小米公司,用互联网模式冲击传统制造业。

黄章曾将雷军引为知己,两人经常在黄章办公室里就手机行业展开深入交流。江湖传言黄章办公室冰箱里,经常给雷军预备着冰冻可乐。

因此,当看到雷军造手机时,黄章愤怒的在魅族论坛指控,雷军打着天使投资人的旗号,获取了诸多魅族的商业秘密,从生产研发、销售模式,到公司的财务报表等等。

甚至小米的MIUI系统,也盗用了魅族系统的部分精华。

具体情况无从得知,但小米却是完胜了魅族。2013年,魅族出货量200万部,而小米为1700万部。同时,华为、OV也开始攻池掠地,魅族被甩出第一梯队。

魅族内部也“变了天”,原副总裁马麟跳槽,软件部门的人不到一个星期都走光了。

面对这种情况,黄章坐不住了,2014年正式复出,接着干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事,引入阿里巴巴5.9亿美元融资,并去杭州与马云见了一面。回来后,黄章罕见地在微博上发出了自己与马云的合影,称“受益匪浅”。

第二件事,拿出20%的个人股份,启动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稳定了军心。

第三件事,推出了子品牌魅蓝,并在高端、中端、低端三条产品线布局,开始了“大而全”的产品线打法。

这三个动作相当有成效,2015年,魅族的销量从440万台,一跃超过2000万台。

魅族雄起了,黄章却顶不住了。复出仅数月,他便宣称连续熬夜开会导致身体累垮需要休息,将公司事务交给CMO李楠,再次隐退。

如果再给黄章一次选择,他肯定不会再这么做。李楠接手后的魅族,在产品和业务上开始盲目扩张,品牌定位出现混乱。

2016年,魅族全年召开了11次发布会,邀请了12组艺人演出,发布了14款手机,却没有一个爆款,只换来了2200万的销量,增速明显落后于华米OV。

2017年,魅族连经营都陷入困境,2500多家线下专卖店关闭了500多家。

无奈之下,黄章再度出山。

03 成也偏执,败也偏执

在41岁生日当天,黄章宣布“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

但与上一次出山相比,此时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逐渐饱和,市场份额正在向头部玩家集中,华米OV的格局初步成型。

曾经黄章的偏执铸造了魅族;这一次,黄章的偏执却将魅族拉进了深渊。

在产品上,面对iPhone X带来的全面屏大潮,黄章却在自己回归后打造的首款机型魅族15上,坚持16:9的屏幕比例,遭到大量魅友诟病。

随后,黄章寄予厚望的魅族Pro7惨遭“滑铁卢”。几十万的库存,直到2018年都没清空。

而在战略层面,黄章孤注一掷押宝高端手机,砍掉魅族的销量引擎魅蓝系列。

这一刀可谓是砍在了大动脉上,2018年魅族手机出货量降至948万部,和此前相比几乎腰斩。销量断崖式下跌也导致资金面承压更甚。

同时,黄章的种种做法,让魅族内部出现极大矛盾,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李楠、杨颜先后离开魅族,高薪挖来的前华为终端DMO杨拓也很快离职。

据BCI公布的数据,2020年12月28日至2021年1月31日,魅族的市场份额仅剩0.1%。

其实这个时候,魅族卖身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回顾魅族19年的历史,可谓是“成也黄章,败也黄章”。

黄章对产品极致的追求成就了魅族,但他在产品打磨期间,对市场需求和风向标的变化关注度不够,极致的追求也“拖累”了魅族。

2012之后中国手机市场的三次风口: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依靠性价比崛起;OPPO、vivo在三四线城市换机潮中上位;华为抢先(国产机厂商)占位中高端手机市场。魅族一个都没有抓到。

此次卖身,黄章将再次隐退,魅族这个名字能否保住都不得而知。

但无论如何,在波导那一批国产手机品牌自此沦陷,国产手机行业陷入了泥潭中难以自拔的年代。

黄章和魅族的出现,就像黑夜中的火花,让人看到了国产手机行业和品牌奋进的希望。

原来,国产手机不止是山寨机;原来,国产手机做好了,也能引起消费者的抢购。

期待黄章的下一次出山,也期待魅族的下一款新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