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局的迪斯:强硬、改革、孤独与斗争

在大众内部,权力的斗争从未停歇。

文|连线出行 王慧莹

编辑|周晓奇

7月一个平常的周末,原大众集团CEO迪斯正忙着在大众美国田纳西州查塔努加的工厂进行视察。

还在一线忙碌的迪斯,并不知道自己将经历一场重要的人事变动。

一周后,迪斯刚从工厂回来几个小时,便被集团告知自己即将被撤换。根据会议结果,9月1日迪斯将正式离职,由保时捷CEO奥博穆接任集团CEO。同时,奥博穆还将继续担任保时捷CEO一职。

就此,属于迪斯的大众时代正式落幕。

一切来得很突然,但又在意料之中。从2015年离开宝马,加入大众集团后,迪斯这个“外来者”便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他带着大众集团走出“柴油门”,为了开源节流不惜大力裁员,并热衷于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

在迪斯的带领下,大众集团度过了关键的转型期,并成为传统汽车厂商中最热衷造新能源汽车的企业之一。这其中,迪斯和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频繁互动,还让马斯克去试驾了彼时即将面世的大众ID.3。

硬币的另一面是,在错综复杂的大众集团内部,权力斗争的故事一直在上演。高层频繁更换,正是明显的写照。

改革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迪斯的改革动了太多人的蛋糕,首当其冲的便是工会。去年6月,大众集团官网发布名为《监事会接受赫伯特·迪斯的道歉》,也正是这封公告将大众集团内部迪斯与工会的“斗争”公开化。

持续的内部斗争,伴随着频繁的出局危机,去年迪斯已经被剥夺了大众品牌CEO一职,仅保留大众集团CEO的职位。

这一次,仅有的职位也被罢免。距离迪斯的续约期还有三年,他和大众集团的故事即将结束。64岁的迪斯和85岁的大众,也都将进入新的阶段。

1、突然的出局

与法律顾问商议后,迪斯决定离开了。

德国当地时间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宣布换帅,集团CEO迪斯将卸任。

消息是突然的。迪斯从听到消息到决定离开,只用了24小时。由于被集团单方面提前解约,迪斯将会获得300多万欧元全额薪酬(约合2亿元人民币)。

这是一场长达7天的讨论。大众集团管理层早就打算在夏季休假之前换掉迪斯,只是一直在寻觅合适的接班人选。但迪斯并不知情,这期间他还在以集团CEO的身份忙碌在一线,为了大众集团的美国市场努力。

也正是这个机会,大众汽车集团两大家族召集8人监事会主席团,开始讨论迪斯去留问题。

最终,靴子落地,拉锯了许久的迪斯去留问题有了结果。大众集团新一任CEO由目前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主席奥博穆接任,该人事变动将于今年9月1日正式生效;此外,奥博穆将继续担任保时捷管理董事会主席。

事实上,这看似突然的出局,并不让人意外。

路透社援引Cox Automotive分析师Michelle Krebs的说法表示:“迪斯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他的任期充满了障碍和争议。”

迪斯似乎与这个传统的燃油汽车帝国太不相符了。自2015年接手大众品牌、2018年掌舵整个大众集团以来,迪斯带领下的大众集团可谓是传统汽车厂商这一旧贵族圈子之中最激进的改革派。

激进的背后,是孤立无援的迪斯。2015年,迪斯刚刚在宝马集团CEO的竞选中失利,迪斯被大众集团“教父”皮耶希邀请担任大众品牌CEO。作为大众的“外来者”,迪斯过于激进的做法引起了集团内部的不满。

迪斯任职期间没有积累足够的盟友,他也变得越来越孤立,这也是最终离开的重要因素。Jefferies 分析师 Philippe Hou chois 也在一份报告中写道:“鉴于首席执行官 Herbert Diess 近几个月来的边缘化程度,他的离职不应令人意外。”

按照外界的猜测,迪斯被迫出局的导火索是CARIAD公司的业务发展不顺利所致。

CARIAD是大众汽车集团软件开发子公司,前身是成立于2019年的Car.Software部门,负责大众汽车集团各种数字功能研发,包括车机系统、信息娱乐系统、自动辅助驾驶等。

据路透社援引的一位知情人士称,最终迪斯下台正与他领导的CARIAD公司有关:“CARIAD在他的任期内成立,但远远超出了预算,并且在推出新软件平台的目标方面也落后了数年。”

更重要的是,大众集团软件部门表现不佳,让旗下汽车品牌遭了殃。工会的负责人丹尼拉·卡瓦洛(Daniela Cavallo)认为,迪斯亲自负责的大众软件部门表现不佳,这也迫使集团的高端品牌,包括奥迪和保时捷只能依靠自己的软件系统,影响了生产进度。

软件方面不仅没有取得关键的进展,还导致大众自家的汽车品牌延迟推出重要车型。CARIAD成为迪斯下台的直接原因也不难理解。

据悉,迪斯离职后将以顾问身份继续为大众汽车集团工作,直到2025年秋季合同结束。但迪斯掌舵的大众时代还是落幕了。

2、ttttyffr0大胆的改革,艰难的转型

不惧挑战,勇于改革是迪斯一贯的风格。“当我开始在沃尔夫斯堡工作时,我决心改变‘大众系统’——打破陈旧结构。”

也是因为这样,迪斯的掌舵始终伴随着大众的转型。

一位与他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迪斯在做出决策时,往往不会考虑同事们的感受。”他认为,展现出好斗的态度是“推动大众前进,确保集团未来的唯一途径。”

迪斯的“臭脾气”和特立独行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他的工作风格,就连过去宝马同事也表示,迪斯张扬的性格是当年角逐宝马CEO失败的一个原因。

作为职业经理人,迪斯是极具个人色彩的改革派。他可以在权力斗争时扔毛巾,也是业界有名的“成本杀手”。

回想迪斯上任时,正值大众经历了一场耗资300亿欧元赔偿的“排放门”之后,急需回血。皮耶希曾公开表示,请迪斯来,就是看中了他在成本控制方面的能力。

迪斯没有让皮耶希失望。2016年,在迪斯的带领下,大众汽车集团曾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人,这将帮公司减少37亿欧元的支出。当然,因为烧钱,他也砍掉了皮耶希一手建立起来的辉腾产品线。

由于在这次公关危机中的出色表现,2018年,迪斯从大众品牌CEO升任至大众集团CEO,正式成为大众集团的掌门人。

同年,迪斯又削减7000个工作岗位,并降低生产和各类行政成本。降本增效的结果是,大众累计节约了6亿欧元的成本,集团2019年财务状况得到改善。那一年,大众集团销售收入为2526亿欧元,同比增长7.1%,营业利润为193亿欧元,同比增长12.8%。

缩减成本之余,迪斯大力推进大众汽车往电动汽车方面发展。2020年1月,迪斯在大众集团全球董事会上吹响了号角,“(大众)要加速向电动化和数字化转型,否则将重蹈诺基亚在智能手机领域的覆辙”。”

迪斯更是为自己在任期间的大众汽车集团转型提出了一个目标:大众最迟2025年要超越特斯拉,成为全球电动汽车的领导者。

自2015年迪斯出任大众品牌CEO以来,大众推出了包括ID.系列在内的多款电动汽车,这也带来了连年增长的销量。2019年,大众的电动汽车销量突破10万台,2020年突破42万台,2021年突破76万台。

迪斯这些步子迈得非常大,这自然动了很多派系的蛋糕,并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这些迪斯心里都很清楚,但迎难而上的性格不允许他放弃。去年,迪斯在《大众如何转型》一文中写道,“在周围很多人支持下,我在几个领域取得了成功,但并不是全部,其中最重要的是在沃尔夫斯堡总部。”

最为激烈的矛盾莫过于迪斯与大众工会之间的纠葛。由于大肆裁员,迪斯很快失去了员工们的信任,并且遭到工会的强烈反对。工会认为公司应从管理高层找原因,而非裁员。要知道,工会代表占据大众集团监事会9个席位,具有很大的决定权。

去年,双方的矛盾再次被放大,还被正式摆到台面上。迪斯被夺权,被迫让出大众品牌CEO的职位,只保留大众集团CEO的职位,直接为如今的出局埋下了祸根。

一个细节是,2020年11月27日,大众工会在狼堡举行成立75周年庆典,德国前总理施罗德都专门到场站台表示祝贺,但迪斯却缺席了。

另一方面,软件业务的不顺利也让大众监事会对迪斯失去了信心。动辄数十亿欧元的投入,正如上文所述,这个被迪斯寄予厚望的业务未能如愿以偿。这期间,大众集团的电动化转型也难言多好,虽然销量在不断上升,但ID.家族去年在华售出约7万辆,与迪斯8万-10万辆的预期还有距离。

与此同时,多次将大众与特斯拉的捆绑,让大众监事会认为是在削弱大众汽车的地位。毕竟,这艘汽车帝国中的巨轮,已经行驶了85年,内部早已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贵族”气息。

既没有得到工会及员工的信任,也没有拿出让股东们满意的成绩,这个职业经理人的改革之路的确十分坎坷。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罢免之后,大众汽车监事会主席Hans Dieter Ptsch对迪斯的付出表达了感谢,肯定了他在推进公司转型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他不仅带领公司度过极其动荡的时期,而且还实施了全新的战略。”

3、权力的斗争从未停歇

在德国的沃尔夫斯堡,大众集团已经屹立了85年,是德国最为知名的企业。而在这被称为“狼堡”的内部,高层的权力斗争从未停歇。

德国企业采用双层董事会制度,其中管理董事会由包括首席执行官在内的高管组成,向监事会汇报,监事会由一名董事长及工会、股东代表组成。

在大众集团内部,大众集团监事会由20位成员组成,分别来自波尔舍家族、皮耶希家族、下萨克森州政府、以及劳工委员会,这些成员具有很大的权力。

即便是皮耶希在职期间,彼时因为家族纷争,保时捷-皮耶希家族全体成员均退出管理层,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皮耶希只得先进入奥迪,后来才掌管大众。

故事发展到迪斯时代,依旧如此。在迪斯之前,同为“改革派”掌门的穆伦也经历了被迫下台的命运。

迪斯和穆伦殊途同归的背后,是大众集团内部改革派的失败。

正如迪斯在《大众如何转型》中写道,“最重要的是,我们集团有一系列不同利益和政治议程,让这个已经是重大挑战的任务变得更加困难和复杂。”

“外来者”迪斯在许多关键节点上,始终都困于权力斗争,关于何时出局的传闻屡次传出。

过去两年,大众集团监事会至少已经就迪斯去留问题召开过三次会议,其频率甚至与集团业务议题频率相当。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2020年6月的一次人事变动。

彼时,迪斯刚刚向大众监事会提出了续约申请,希望将本该于2023年结束的任期延长至2025年,从而让其能够继续带领大众集团完成改革。令他没想到的是,不仅这个申请被否,迪斯还被迫卸任了大众品牌CEO一职。

两个坏消息的背后,是迪斯与大众集团内部家族势力的关系降到冰点。

这期间,大众内部ID.3和高尔夫8的软件问题被大量曝光。迪斯在内部会议中告诉上千名管理人员,新车存在软件缺陷的机密信息是大众监事会成员泄漏出去的。这无疑彻底点燃了大众集团权力核心的怒火。

迪斯也意识到了危机。五个月后,迪斯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承认,今年夏天的监事会风波令内部对他改革大众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与此同时,迪斯与工会的斗争并未停止。

11月末,迪斯再次向大众集团内部提到续约问题。在长达三小时的会议后,迪斯没有得到他满意的答案。幸运的是,迪斯没有“下课”,但也没有获得续约合同。

迎难而上的迪斯并没有放弃为自己延长任期。在经历了长达一年多的拉锯战后,双方达成一致,大众监事会在2021年7月9日召开会议,投票表决通过延长迪斯的工作合同到2025年。

好景不长,迪斯虽然留任但被削权,迪斯将继续担任管理董事会成员,未来主要负责大众集团的战略方向以及量产品牌业务,并从今年1月1日起接任负责软件公司CARIAD业务。

权力更迭之余,是以保时捷家族为代表的监事会不希望迪斯在董事会拥有过大的话语权。

雄心勃勃的迪斯带着大众集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在错综复杂的集团内部,迪斯并不能独善其身。随着改革派迪斯的卸任,大众集团或再次回归传统。

在大众集团做出上述宣布之前两小时,迪斯还发布了一张准备休假的照片,“在经历了2022年非常紧张的上半年之后,我们许多人都期待着一个当之无愧的暑假”。

7月23日晚间,迪斯还在Twitter上发布一张照片。在照片中,他站在一辆大众的电动面包车旁,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

如今,这位勇于打破常规的大众集团CEO卸任,作为职业经理人,他也将开启下一站。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