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华娱乐新版图,等待下一个王一博

虚拟偶像市场是一片蓝海,商业潜力巨大,对乐华娱乐而言,依旧充满挑战。

文|另镜 刘雨婷

编辑|陈彦旭

早于2010年,成立不久的乐华娱乐就签下了刚回国的韩庚,韩庚为乐华带来的不仅仅是经纪收入,还有成熟的韩国练习生培训体系。

目前乐华旗下的艺人基本都是韩国练习生出道,其中就包括王一博。

在乐华娱乐冲击上市的时刻,作为以一己之力扛起公司过半营收的艺人,王一博选择与乐华娱乐续约,将原本于今年10月到期的合约续期至2026年10月。

作为艺人经纪领域的头部公司,乐华娱乐深受资本青睐,投资方看重的或许不仅仅是乐华成熟的艺人经纪和培养体系,还有对虚拟偶像领域的探索。

今年5月,专注打造虚拟艺人IP的尼斯未来宣布完成千万元级种子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方便是乐华娱乐。

8月7日,乐华娱乐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作为“艺人经纪第一股”,乐华娱乐拥有包括韩庚、王一博、吴宣仪、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在内的66名签约艺人和71名训练生,虚拟艺人团体A-SOUL也来自乐华娱乐。

有顶流加持,疫情、影视市场的低迷似乎并没有阻挡乐华娱乐赚钱的脚步,从2019年到2021年,乐华娱乐净利润翻了近三倍,仅今年前四个月,乐华娱乐营收就超过3.53亿元,净利润达到8030万元,外界推测,王一博一人就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收入。

作为艺人管理公司,乐华娱乐的营收有九成来自艺人经纪业务。在乐华娱乐冲击上市的时刻,王一博选择与乐华娱乐续约,将原本于今年10月到期的合约续期至2026年10月。

自王一博进入乐华娱乐已经过去了10年,相较于直接签约成熟艺人,乐华娱乐更倾向于自主选拔培训。乐华娱乐旗下的艺人,有超过八成都是通过公司训练生计划培养出道的,除韩庚及唐九洲外,收入前十名的艺人均为乐华训练毕业生。

凭借着自身的选拔训练体系,乐华娱乐乘上了偶像选秀产业快车。但随着偶像选秀时代落幕、娱乐行业面对低谷,爱豆频陷舆论风波,乐华娱乐似乎在放缓对训练生的选拔,将视线转移到第二增长曲线——虚拟艺人。

打造虚拟偶像,成为乐华娱乐减少艺人依赖的选择。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能够带来的收入不亚于一个真人偶像。8月7日,乐华娱乐虚拟偶像团体A-SOUL成员乃琳进行生日会直播,三小时营收达到179万元,但却因未经授权翻跳网易游戏出品的舞蹈而卷入舆论风波。

虚拟偶像市场是一片蓝海,商业潜力巨大,对乐华娱乐而言,依旧充满挑战。

71名训练生等待出道

目前,乐华娱乐旗下有66名签约艺人和71名训练生,其中有55名艺人都是由乐华训练生计划自主培养出道的,乐华旗下的吴宣仪、孟美岐、范丞丞、朱正廷、黄明昊等艺人凭借偶像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营》成功打响名气。

但养成式的艺人培育模式在国内还未探索出有效的落地形式,在缺少打歌舞台的内娱,不少唱跳爱豆都缺少展示机会。并且随着选秀节目被砍,尚未出道的练习生更是缺少失去了直接曝光机会。

“有艺人在私下跟我说,他已经半年没活动了。”一位影视制片人向另镜透露。

当行业中人谈起娱乐行业的低迷,影视项目被砍、艺人活动减少是其中两个显著特点。这并不是当前行业内罕见之事,曾参与《青春有你》的练习生上官喜爱自曝9个月无收入,曾经的觉醒东方男团成员秦子墨也参加过《偶像练习生》,现在在剧本杀店上班以维持生活。

艺人活动的减少从乐华娱乐的财报细节中也可见一斑。今年前四个月,乐华的艺人宣传成本同比下降14%,用于练习生培训开支、艺人参与活动的差旅费、艺人相关衍生品销售成本等其他开支同比下降近三成。

2019-2021年度,与乐华签订合同的练习生分别为19名、28名、50名,但截至今年4月30日,乐华娱乐在今年前四个月仅签约了7名练习生,似乎放缓了对于练习生的选拔和培训。

2019年-2021年及截至2022年前四个月,乐华娱乐的练习生培训开支的不可收回金额为270万元、240万元、280万元及40万元。

艺人宣传、练习生培训、活动差旅这些与活动相关的成本开支在下降,与之相反的是,公司音乐内容制作和采购成本、电影制作开支在上升,乐华娱乐或许正将视线从外界活动转向自己创造作品和机会。

疫情、影视市场的低迷似乎并没有阻挡乐华娱乐赚钱的脚步,根据最新招股书数据,2019年~2021年,乐华娱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1亿元、9.22亿元和12.9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43%,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91亿元和3.3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7.6%。

这背后是乐华娱乐对于旗下艺人、而非影视作品的依赖。“作为战略决策的一部分,我们更加专注于艺人管理以及音乐IP制作及运营业务,而不再作为主要投资者参与剧集及电影制作。”乐华娱乐在招股书中坦言。

2019-2021年间,乐华娱乐综艺订立的合同数目远超电影、剧集,并且三年291项的总量,几乎是电影、剧集累计102项的近3倍。

靠着旗下的艺人参与代言、演出等商业活动,以及拍戏、上综艺等,2019年~2021年,公司艺人管理收入分别为5.3亿元、8.08亿元、11.7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不断上涨,分别为84%、87.7%、91%。

其中,2019-2021年和2022年前四个月,排名第一艺人应占收入占到同期总收入的16.8%、36.7%、49.5%及56.8%,以一己之力为乐华带来超过50%营收。

另外,乐华娱乐主要供应商B的控制人也为公司旗下艺人,根据招股书描述,该艺人收入为公司收入增长的主要来源,尤其自2020年起。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前四个月,乐华来自该艺人的收入增长占到公司整体收入增长的80%以上。

外界猜测,排名第一的艺人和供应商B额控制人应是王一博。2019年,王一博凭借电视剧《陈情令》爆火,一跃成为圈内顶流,成为乐华娱乐的“摇钱树”。2019年和2020年,王一博发布两首数字单曲,分别卖出1760万张和1540万张,累计收入近亿元。去年,王一博代言多达36个。

但王一博并不是乐华唯一的依靠。截至目前,韩庚仍是乐华旗下拥有最多微博粉丝的艺人。早于2010年,成立不久的乐华娱乐就签下了刚回国的韩庚,韩庚为乐华带来的不仅仅是经纪收入,还有成熟的韩国练习生培训体系。目前乐华旗下的艺人基本都是韩国练习生出道,其中就包括王一博。

对于高度依赖艺人管理业务的乐华娱乐来说,其大部分收入来自头部艺人,王一博的动向也时刻被外界关注。

8月9日,#王一博与乐华续约至2026年#登上微博热搜。招股书信息显示,王一博选择与乐华娱乐续约,将原本于今年10月到期的合约续期至2026年10月,范丞丞合约将2023年期满。

作为演员,因剧“一夜爆火”具有很强的偶然性,尤其在行业低谷的时期。随着偶像选秀落幕、娱乐行业遭遇低谷,能否拥有下一个顶流、如何让71名训练生“出圈”成为外界对乐华关注的重点。

虚拟偶像是良药吗?

作为艺人经纪领域的头部公司,乐华娱乐深受资本青睐,2018年字节跳动向乐华娱乐投资1.25亿元,2020年阿里巴巴向乐华娱乐投资2.78亿元。2021年7月,乐华娱乐接受了来自华人文化、阿里影业、字节跳动等的投资。

对行业巨头而言,看重的或许不仅仅是乐华成熟的艺人经纪和培养体系,还有对虚拟偶像领域的探索。

2019年初,虚拟主播开始在B站出现,并在随后的一年时间中快速扩张队伍。2020年11月,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共同打造的虚拟主播偶像女团A-SOUL的出道正式宣告了国产虚拟主播开始艺人化、偶像化培育,由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位虚拟偶像组成的女团进入大众视野。

SOUL的成功极大的带动了乐华泛娱乐业务的增长。从乐华娱乐的营收结构来看,公司业务主要分为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泛娱乐三大板块。在推出A-SOUL虚拟艺人组合后,乐华娱乐泛娱乐板块毛利率大幅提升,由2020年的56.5%增加至2021年的77.7%,成为毛利率最高的业务。

根据乐华娱乐解释,公司虚拟艺人成本相对较低,其毛利率相对较高,从而导致泛娱乐业务的整体毛利率较高。

其实孵化虚拟偶像所涉及的成本并不是小数目,瑞银报告指出,高级虚拟人物的先期投入成本平均为3000万元,由此推测虚拟偶像团体的先期投入或达上亿元,而在后期发展中,虚拟偶像一场线下演唱会成本约2000万元。

但与真人偶像相比,虚拟偶像的成本可以被称为“相对较低”。以艺人收入分成成本为例,2021年,乐华娱乐艺人收入分成成本达到52.92亿元,占到艺人管理营收的45.04%,是艺人管理业务的最大成本。

为了维系头部艺人,经纪公司往往也会在艺人分成比例上让步。以王一博为例,在续约时间前后,其与乐华娱乐分成比例也发生了变化。根据澎湃新闻的粗略计算,2019、2020年王一博产生营收与乐华娱乐向王一博支付采购成本的比例接近三七开,2021、2022年已接近五五开。

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却难以拿到如此高的收入分成。今年5月,A-SOUL在回应珈乐直播休眠事件时透露,成员的月薪资情况为“固定收入+奖金+抽成10%”。

在成本相对较低的同时,一个成功的虚拟偶像能够带来的收入不亚于一个真人偶像。

目前,A-SOUL已经成为国内虚拟偶像的成功案例,全网粉丝超过两千万,成员在B站拥有5000多的粉丝打赏成为舰长,仅此一项就创造了每月超100万的营收。8月7日,A-SOUL成员乃琳进行生日会直播,三小时营收达到179万元。

但虚拟偶像也不是毫无风险,真人偶像会出现解约、塌房的情况,虚拟偶像也会出现直播休眠、侵权等问题。

近期,#乐华虚拟偶像侵权网易绝对演绎#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此前,A-SOUL成员乃琳生日直播翻跳了由《绝对演绎》和舞蹈家唐诗逸联合推出的《洛阳旧事》舞蹈。8月9日,网易手游《绝对演绎》发文表示,并未开放《洛阳旧事》的商业化授权,也未收到任何乐华娱乐及其旗下虚伪艺人授权申请。

继5月份因成员“休眠”而“塌房”后,近日,A-SOUL虚拟女团再一次被卷入舆论漩涡中,虚拟艺人也难逃作为“艺人”要面临的问题。

乐华娱乐在虚拟偶像上的布局不止A-SOUL,2021年12月乐华推出了虚拟男团“量子少年”,但却反响平平,热度完全追不上前辈A-SOUL。

偶像经济造就了乐华娱乐的今天,虚拟偶像能否造就乐华娱乐的未来?

如何可持续性的打造虚拟偶像、输出作品、规避风险,在虚拟艺人领域,乐华娱乐面临着与真人偶像业务相似的难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