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出行日渐成熟,电动两轮车迎来下半场

电动两轮车行业将迎瓶颈期的突破。

文|袁国宝

现代化社会中的出行交通方式变得更为便捷,选择也更多元化,在短距离出行这一场景中,人们往往选择更轻量化的交通工具——电动两轮车。

而我国电动两轮车市场从2019年开始实行《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所规定的强制性国家标准,这一“新国标”开始实施后,大批量不合格的电动两轮车开始淘汰,从而刺激了电动两轮车销量增长,可预测的是行业整体即将迎来瓶颈期的突破。

从需求端看来,在国内出行方式日渐智能化的产品迭代下、未来几年将临近新国标两轮车清换期以及下游端受疫情影响发达的外卖、同城配送业务的崛起,也将助力电动两轮车市场规模扩大化。

车辆智能化趋势下,全球电动两轮车蓬勃发展

作为短出行板块的便捷交通工具,电动两轮车具有“方便、快捷、环保、日益智能”的特点。

在旧车持续被替代以及消费升级需求的利好下,两轮电动车行业也迎来竞争高峰,品牌之间也到了竞争白热化阶段。以往以价格战促销量的竞争方式显然难以为继,而智能化则为两轮电动车打开新局面。

针对电动两轮车智能化问题,艾瑞咨询也在《2022年两轮电动车行业白皮书》中指出:“2021年,两轮电动车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品牌生存竞争加剧。未来,在新势力品牌‘鲇鱼’的催动下,国内两轮电动车品牌的竞争将逐渐导向产品智能化竞争以及基于智能两轮电动车的服务生态的竞争”。

随着5G商用步伐的加速,紧跟时代潮流的全球各大电动两轮车厂商绞尽脑汁力求抓住用户痛点研发智能化电动两轮车,例如雅迪集团推出了主打城市中高端新能源代步市场的VFLY品牌、哈啰推出高精度定位以及高速率的图灵智能平台T30……

在全球厂商纷纷下场投注的情况下,全球电动两轮车市场规模已走在蓬勃发展的道路上,据ResearchandMarkets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动两轮车市场规模达315亿美元,预计2027年增至661亿美元,2021年-2027年复合增长率达13.15%。

新国标清换期临近,电动两轮车替换需求上调

2019年,我国“《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开始实施.

这一标准被称为我国电动车行业的新国标,该标准将电动车分为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并在整车质量、车速、电动功率等方面分别作出了具体技术要求,指出不符合要求的“超标”车辆都将进入大范围的淘汰期。政府给我国超标车留出的过渡期是3-5年,之后市场上所有的超标电动车均被淘汰。

今年已是我国两轮电动车规范化、实行强制性国家标准后的第三年,除在民情需要、有序清退原则下,小部分城市采取了过渡期延长或限制骑行区域的方式对超标车进行管理外。

按照国家给出的缓冲时间来算,2021年-2024年是我国超标电动两轮车退出市场的过渡期,因此未来两年将是我国电动车替换增长的高峰期,而且随着各地新国标过渡期限的临近,大量超标的电动两轮车将迎来清换,电动两轮车替换需求也将迎来大幅上调。

下游需求持续上行,两轮车产销量市场可预期?

电动两轮车的供给上行,离不开下游终端的需求,得益于近年来“懒人经济”的发展以及疫情防控政策的需要,我国外卖、同城快递等及时配送服务行业渗透率逐年递增。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外卖配送从业人员约1300万名,占全国人口基数的近1%。

现阶段我国疫情的常态化政策以及反复的疫情趋势或将延续,短距离出行、共享出行、即时配送、即时零售等新业态的日渐成熟,也随之带动了电动两轮车的产销量。

据华经产业研究院、艾瑞咨询等资料显示,2020年、2021年我国两轮电动车产量为5100万辆、5443万辆,同比增长41.3%、7%;2020年、2021年我国两轮电动车销量为4760万辆、4100万辆,同比增长37.4%、-13.9%。

从数据上来看增长态势仍有波动,有关业内人士分析2021年间两轮电动车销量增幅不及预期原因或为2021年共享电动两轮车的投放收紧,美团和滴滴等运营商放缓甚至停止投放共享电动车以及国内部分地区推行新国标政策缓慢,大部分城市均推迟1-2年执行,导致非国标车的替换放缓。

但在节能减排、碳达峰等政策的大环境,以及庞大的人口与多样化绿色出行需求,及时配送与共享电单车增长促进等因素影响下,随着“新国标”政策的逐渐落地,两轮电动车市场未来的发展较为可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