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咖啡市场,陆正耀“复仇”瑞幸

53岁的陆正耀,还能打一场翻身仗吗?

文|直通IPO 林京

当瑞幸开启盈利模式,逐渐摆脱财务造假风波之时,昔日被瑞幸“踢”出局的陆正耀,转身杀回咖啡市场。

近日,有消息称陆正耀正在筹划一个新的创业项目,推出新的咖啡品牌Cotti Coffee(库迪咖啡)。

天眼查信息显示,库迪咖啡(天津)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5月,注册资本1亿美元,经营范围包括餐饮服务、食品销售、食品互联网销售等,由MAIN MARVEL LIMITED全资持股。在今年8月,舌尖科技就已经开始申请Cotti Coffee商标。

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陆正耀已经开启他的第三次创业。

去年1月,陆正耀联合“神州系”旧部上演了一出逼宫戏码,最终以失败告终。此后,他先后创立了趣小面、舌尖科技,在面食和预制菜赛道融资热潮之下,试图再上演一次“瑞幸”式辉煌,但最终都不尽如人意。

如今,陆正耀重拾老本行。一方面,咖啡赛道自去年开始新兴品牌林立,资本热情高涨,让市场竞争向“卷”而行,咖啡市场也开始下沉。另一方面,未来相比厮杀激烈的奶茶红海,咖啡有更多的市场空间待挖掘。53岁的陆正耀,还能打一场翻身仗吗?

陆正耀“卷土重来”

陆正耀是狮子座,他自言是“狮子型”领导人,看准了猛扑上去,快速结束战斗。在他内心也藏着一头桀骜不驯的雄狮,专车市场时常有他的豪言,“我出手到现在,还没失过手。”

曾经将神州优车、神州租车和瑞幸咖啡三家公司迅速送上市的陆正耀,每一个项目背后都带着其个人的鲜明特色,即通过融资、烧钱、补贴抢占市场,快速上市。

但自从被瑞幸“踢”出局后,“雄狮”却屡战屡败。陆正耀试图把瑞幸的成功经验去复制到餐饮领域,但两个创业项目都不顺利,趣小面仅三个月之后就改名为趣巴渝,开店计划也大规模暂缓,舌尖英雄北京首店也黯然退场,全国多家门店陆续关闭。有加盟商对外透露经营持续亏损的现状。

如今,陆正耀选择回到他最熟悉的战场。

根据网传的Cotti Coffee的品牌手册,其早期规划有两种类型的门店:面积80~200㎡的标准店,以及小于50㎡的迷你店。从门店面积来看,后者极可能会继续沿用复制瑞幸模式,而前者则是瑞幸还未涉及的第三空间概念,从面积来看,与奈雪的茶PRO店面积基本一致。

昔日,星巴克将第三空间的概念打造到极致,陆正耀或将再次与老对手正面相迎,而他的“野心”,也显然不止是再造一个“瑞幸”。

按照上述Cotti Coffee的手册,将在早上为用户提供咖啡、意式饼干等佐食,中午提供餐食,下午有小吃,晚上有酒,覆盖用户全时段需求。陆正耀似乎将火热的消费元素一箩筐地都装进咖啡的店面里。

不过,80~200㎡的标准店必然挑战不小,人力、原材料和租金成本,都要求陆正耀有足够的现金流去支撑。

陆正耀面临的挑战与困难自然不少,选择再次重拾老本行,也或藏着他的一份不甘心。毕竟,当陆正耀在餐饮界折戟之时,瑞幸已经在郭谨一的带领下连续两个季度盈利。

瑞幸最新财报显示,瑞幸咖啡二季度总收入同比增长 72.4% 至约 33 亿元人民币,经营利润扭亏、盈利 2.4 亿元。财报显示,瑞幸门店总数量达到 7195 家,已经再次超过星巴克。

今年1月,瑞幸咖啡债务重组完成,大钲资本成实控人,陆正耀已彻底出局。

一位接近大钲资本的中层人士曾告诉《中国企业家》,在经历了造假风波后,瑞幸业绩逐渐保持稳定。经过时间证明,曾被质疑的瑞幸模式是可以跑通的。但不幸的是,陆正耀倒在了黎明前,瑞幸的窟窿他来不及填补,就被迫出局。一个精心打磨的剧本,没有迎来属于他的结局。

如今,小面、预制菜风口之后,陆正耀再次端起炙手可热的咖啡“复仇”瑞幸,能成功吗?

联手昔日“同窗”,召集旧部

从趣小面开始,陆正耀都会选择扶持一个代理人至台前,此次Cotti Coffee背后的王百因则颇受关注,因他与陆正耀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天眼查显示,库迪咖啡(天津)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法人代表为王百因。

浑水在做空瑞幸的报告中称王百因是陆正耀在北京大学的EMBA同学,王百因还拥有一家咖啡机供应商,公司就在瑞幸总部隔壁。浑水称,投资者应该谨慎对待这些公司与瑞幸咖啡之前的潜在交易风险。

瑞幸咖啡曾推出“无人零售”战略,计划在2021年前安装两种无人零售机器:1万台瑞即购和10万台瑞划算,瑞即购每台12万元,瑞划算每台15万元。

浑水报告称,其他自动咖啡售货机运营商的机器价格仅为2-3万元人民币,远低于瑞幸咖啡。浑水表示,瑞幸咖啡最近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筹集到8.65亿美金,以发展其“无人零售”战略,这更可能成为管理层从该公司吸走大量现金的快捷方式。

而让陆正耀与王百因的公开交集开始于2019年“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接手宝沃汽车67%的股权”的资本事件,长盛管理的实控人为王百因。随后,王百因将长盛管理所持有的北京宝沃67%的股权转让给陆正耀的神州优车。

在此之前,王百因在汽车领域并无布局,主要涉足医药行业。值得注意的是,库迪咖啡(天津)有限公司,曾用名为惠医科技(天津)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第一类医疗器械租赁、第二类医疗器械销售,还有自动售货机销售、商业、饮食、服务专用设备销售等。

一名瑞幸早期创始员工曾告诉《中国企业家》,神州系公司与别的公司有一些区别,更像是家庭式管理,从陆正耀到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似乎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兄弟情结在其中。在这样的管理环境下,几乎是陆正耀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就像是一个大家长,没有人觉得他说的是不对的,执行力很强,想打哪打哪。

另一位瑞幸老员工曾评价陆正耀身上有着一种“江湖义气”,敢拼敢冒险,掌控欲极强。

按照陆正耀的过往操作风格,会先挖角核心骨干人员和技术团队,瑞幸管理层多为神州系旧部,在瑞幸员工里,很多都是由神州程序员、技术人员转岗而来。

据Tech星球报道,Cotti Coffee核心管理团队来自瑞幸咖啡、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等企业,更有瑞幸员工透露:陆正耀的回归,让瑞幸咖啡很紧张。

陆正耀能否再次撼动咖啡市场?

陆正耀是一名典型的闽系商人,擅于追风口。他曾说过,做企业一定要顺势而为,这样会事半功倍。

2018年,当本土咖啡创业者多怀着情怀和梦想,打造空间概念,深耕于现制咖啡之时,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瑞幸,通过“门店自提+线上外卖”形式,以烧钱补贴、疯狂开店的“野蛮人”姿态,一路开疆拓土,叫板“老大哥”星巴克,让咖啡逐渐从一个社交场景的饮品转换为类似奶茶一样的饮品。

上市之前,瑞幸版图曾不断扩大,不断推出小鹿茶、坚果系列,并且将自己的经营范围涉猎到图书、报刊零售、音像制品零售、电子出版物零售等多个领域。

他一手缔造的商业世界里总是充满经历者“过山车”般的惊险。从公司成立到IPO,瑞幸只用了18个月,也因此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成为全球最快IPO的公司,创造了中国商业史上的一个奇迹。直到2020年4月,瑞幸自曝伪造交易22亿,一时间让业界哗然。

自2018年成立以来,业内人士一直对瑞幸的商业模式褒贬不一,但无人会否认其对中国咖啡市场的深入教育和影响。后来的诸多精品咖啡品牌,都可谓是摸着瑞幸过河。

如今,Cotti Coffee承载着陆正耀对咖啡市场的新观察、新野心,他能否再次引领新的咖啡消费风潮?

如果说瑞幸时期的陆正耀是一个“拓荒者”,那此时入局咖啡市场的陆正耀则是要与众多的咖啡品牌缠斗,才有望“杀”出一条血路。

眼下,咖啡市场群雄逐鹿、厮杀激烈,新一代精品咖啡如Manner、永璞、SEngine鹰集、M Stand、illy coffee等品牌迅速崛起,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等新茶饮品牌也把咖啡视为第二增长曲线,甚至李宁、邮政、华为等跨界选手也纷至沓来,试图分一杯羹。咖啡品牌融资、吸金现象屡见不鲜,这依旧是一个足够有诱惑力的赛道。

饿了么发布的《2022中国咖啡产业白皮书》报告显示,受咖啡市场的带动,2021年我国新增咖啡相关企业2.59万家,同比增长12.5%,现存咖啡相关企业15.9万家。

报告还显示,2021年中国线上咖啡消费群体已达到2019年的1.5倍。这份报告还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咖啡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0亿元。

食品专家朱丹蓬曾对媒体表示,从库迪咖啡有限的信息来看,这是一个泛咖啡领域的餐饮项目,这可能基于陆正耀此前的预制菜项目进行配套,进而形成差异化。但关键问题是该项目如何落地,例如配套餐饮的门店面积一定不能太小,这加大了门店落地和扩张的难度,也是陆正耀团队扩张的短板。

接下来,Cotti Coffee会否大规模开放加盟,会否低价烧钱换市场,陆正耀是否会依旧激进行事,最终会搅动咖啡市场风云,还是一地鸡毛,都需留给市场交出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