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天速成接单:手办课收割“二次元”

速成接单的话术为什么永远有人信?

文|锌刻度 孟会缘

编辑|温之周

“你要悄悄学制作手办,然后惊艳所有人,现在0元抢16节课。”

就像锌刻度之前关注过的配音、后期剪辑、碳排放管理师等培训课一样,如今培训机构又为0基础小白们点亮了一项新的副业:手办。

作为稳步增长的小众市场,2020年的手办市场规模为37亿元。艾瑞咨询认为随着国潮手办的兴起和潮玩市场整体的带动,未来几年中国手办市场依然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预计2023年中国手办市场规模将突破90亿元达91.2亿元。

瞄准这个看似即将爆发的行业,按照培训机构的说法,他们只收取几千元的费用,就能将大量新手培训成为手办达人。不过锌刻度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人民网旗下相关留言板,甚至连手办培训广告的评论区,都有越来越多的学员发出不满的声音,劝退言论不绝于耳。

几千元是能“致富”还是交了“智商税”?面对网络上的广泛质疑,锌刻度亲身体验了一番。

体验:“可分配兼职”成劝人报课一大利器

刷到大鹏教育旗下成人手办培训班的广告时,“0基础”“0元试听”“副业”等关键词瞬间激起了锌刻度的好奇心。

顺着广告留下联系方式、加了培训老师的微信、进入开班活动福利群......一系列操作已经非常熟悉。值得注意的是,加上好友没多久,简单地寒暄了几句过后,培训老师林晚就单刀直入,点出了很多人都非常关注的问题,“你是想学习了当个兴趣爱好还是当个副业啥的呀?”

这还是锌刻度第一次不用上课,就能体验到被老师火速推荐报正式班的感觉。

锌刻度随即就“副业”提问,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现在手办市场这么火热,你从大街小巷里的盲盒扭蛋机就能看出来,包括很多商场里面都是有专门售卖手办的店,但是其实会的人并不多,咱们好好学好之后接个订制单子还是很吃香的。而且兼职都是老师给你分配的,不需要你自己去找。”

在林晚口中,“可分配兼职”可谓是劝人报课的一大利器。根据她的解释,0基础的学员,学20天左右即可完成萌物食玩的学习,然后就能先做如小的冰淇淋、雪糕、蛋糕、水果之类的小玩意的兼职,每个月50~100单,一单30~100块钱,多劳多得。

“一接单客户会给20%的定金,做完单子之后在交给客户之前,拍照发过来让老师来指导你做最后的精修,然后再交给客户。”林晚表示,因为他们不仅要保证客户的利益,也要保证学员可以挣到钱。

按照林晚的说法,到了学习后期,随着学员专业技能的提升,就会接触Q版、正比、真人转,一个300~800元不等,真人转和正比一单600~800元以上,都是微信、支付宝结算,“这一些佣金就比较高,每个月赚个4000以上完全不是问题。”说到这里她还再一次强调,“兼职都是老师推荐给你,不需要你自己去找。”

此外,林晚还给锌刻度发送了多位学员的接单赚钱聊天截图,以及来自不同渠道的订单需求截图,“每天我们群里会发单,然后你想接多少,直接找老师登记就可以了,订单都是来自于我们合作的供公司,还有一些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等等,现在我们公司也是和抖音、微视、淘宝天猫等有合作的。”

学员接单案例以及渠道接单需求

在该培训课的“手办学院兼职班开班福利活动群”中,锌刻度还看到班主任黎洪对兼职收入下定了结论,“正式课兼职班保底收入4000+”。这样的承诺几乎等同于告诉学员报班就能回本,因为五六个月左右就能全部学完的高阶课程,减去各种优惠力度后的付费价格是4599元。

当然,如“我们每天都有单子,你随时可以找我接”这样的口头承诺,可能没有那么稳妥,锌刻度也询问了林晚是否有合同等保障措施。林晚表示,他们有学籍签约,并且有90天的退款期,“这90天你完全能感受到自己能不能学会,还有咱们兼职能不能接到了。我们这么大的机构,这么多学员在咱们这里报名,如果连这点兼职都没办法保证的话,那早就倒闭了。”

劝退:“千万别交钱!我都后悔死了”

“大鹏教育就是骗子,报名前什么都是可以的,交完费之后就不兑现承诺,简直都是假的,写进合同里也不会兑现的,就是骗你报名的!”抱着“自己淋过雨所以不想让别人再受骗”的想法,张悦在大鹏教育的某则短视频广告评论区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张悦告诉锌刻度,她之前就是信了老师如上述“半个多月就能开始接单赚钱”之类的说法才缴费报了名,可现实却很快将她的信心击垮,“半个月了没动静,说再等等,结果两个月了还没动静,之后就不搭理我了。然后我才发现受骗了,可让退费又各种理由不给退。”

按照张悦的说法,不仅此前老师描绘的“钱景”难以实现,就连曾视为最后保障的协议也没用,“协议都是对人家有利的,而且协议都是兼职不保证,没用说赚不了钱就退款。”

根据张悦发来的协议条款截图,锌刻度看到确实有这样一则被标红的特别说明,“我们仅在官网展示相关合作的就业渠道,但不承诺为您提供相关全职或兼职的就业岗位,更不会承诺全职或兼职的就业岗位薪酬。”

协议规定与老师的承诺相悖

联想到老师卖课时承诺的“兼职都是老师推荐给你,不需要你自己去找”“我们每天都有单子,你随时可以找我接”等话语,再对比原本可以拿来维权的协议里提到的“不承诺为您提供相关全职或兼职的就业岗位”,或许两者间的巨大落差才是张悦觉得自己被骗的根本原因。

正如张悦所说,“之前签协议都是盲目签,就听老师说得能赚钱了,后来才发现都是坑,签协议可能也是为了防止我们找麻烦。”

实际上,在该广告的评论区里,除了张悦的控诉之外,锌刻度还发现不少用户也在讲述自己的类似遭遇。如“大鹏教育就是骗子,报名前什么都是可以的,交完费之后就不兑现承诺,兼职都是假的,写进合同里也不会兑现”等。

另外,黑猫投诉平台也有部分用户发言声讨:“说学了20天左右就能做兼职,还能边做兼职边还学费,还有额外收入,什么月收入1000到2000元,学了一个月了才发现他说的都是骗人的,一个月小白根本不可以做到兼职”等。

甚至就连人民网旗下相关留言板也不乏多位学员求助,称其“违约”“霸王条款”“不给退费”等。

为此,锌刻度曾试图就上述情况联系大鹏教育,但其官网上显示的“周一至周日24小时在线”的客服热线一直未能接通。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和锌刻度同期的某位学员,曾因大鹏教育在网络上的诸多负面消息在开班福利群中提出过质疑,“搜了一下名声差得可以,都说是骗子公司”,但随后就被群里的老师以“你是隔壁XX教育的吧”反怼了回去。

有学员发出质疑,老师回怼表示其来自隔壁竞品公司

到底孰是孰非我们并不清楚,但大量用户投诉的存在正败坏着大鹏教育的口碑,却是不争的事实。

现实:手办市场的未来由IP和原创定义

其实对培训班精准打击的很多“0基础”成年人用户而言,他们或许此前并不知道,手办是个舶来品,本意是指没有涂装的模型套件。在二次元文化的风行下,才逐步演变成通过树脂、聚氯乙烯、乙烯基苯等材料开模制作,以及涂装等工序后制成的人物模型。

更重要的是,虽然该行业正从小众市场迈向稳步增长状态,可这并不意味着消费者不挑。

从实际情况来看,由于手办本身制作难度大,高人力投入的特点,其单价相对小高。作为手办的主要消费群体,Z世代在这一市场上的花费金额向来不低。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Z世代手办年度花费金额较高,人均年度手办开销为2022元,人均购买手办约8个。

此前,日系手办无论是IP还是厂商在中国市场都占据先导优势,深受Z世代的喜爱和追捧。而随着越来越多精美的游戏、国漫等IP诞生,以及国内手办行业在设计、工艺以及销售平台上的不断创新和拓展,国创IP手办的市场销售潜力尽显。

对手办行业相关从业者而言,研究Z世代喜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据《中国Z世代手办消费趋势研究报告》显示,Z世代选择手办的在线购买平台的主要考虑因素还是手办商品的真伪性,即自己是否购买的是正品手办,以及手办商品的丰富度,比如是否覆盖热门动漫IP以及在播动画。

内容据公开资料整理 图源:华经情报网

即是说,除了传统的经典动漫角色IP衍生手办、游戏和国漫等IP对应的手办产品、脱离原作IP情感联结的纯原创手办,以及利用新技术与二次元受众进行交互的虚拟主播的衍生周边,才是市场消费主力军的审美趋向(愿意花钱购买的对象)。

而这些对应的是,有IP周边产品生产授权、高超的制作技艺与独特风格,或者有大热原型师背书。再来看将“副业接单赚钱”挂在嘴边的培训班,其几个月速成的学员里有几个人有条件实现这样的目标?这就难怪有学员会抱怨手办培训课是个骗局了。

那些被培训班的话术和承诺吸引购课的学员,是时候跳出被“美化”过的行业未来了。

(林晚、黎洪、张悦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