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亿晶光电董事长欲悄悄套现29亿,被交易所追问“猪队友”和盘托出实情
摘要

董事长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 | 常山

流程编辑 | 白鹤芋

2018年4月24日,亿晶光电(600537.SH)实控人兼时任董事长荀建华、时任董事会秘书刘党旗被上交所公开谴责,原因则是亿晶光电的卖壳风波。

与大部分“壳”公司不同的是,亿晶光电在2017年还有着41亿多的营业收入,然而,实控人荀老板却“偷偷摸摸”卖壳了。这其中的故事,直到交易所的公开谴责处分后,才由此暴露出来。

亿晶光电的故事曲折离奇程度让小学肄业的风云君深知无法将其全部完美呈现(部分公告被删了),只能有请各位老板坐稳扶好,风云号小火车“污污~”发车啦,一路有多少风景咱就看多少风景!

一、卖家:先卖8928万股,再卖1.46亿股

停牌半个多月的亿晶光电在2017年1月11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告编号:2017-003)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的荀建华荀老板与深圳市勤诚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勤诚达投资”)于当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据公告,荀老板8928.7992万股协议转让给勤诚达投资,占总股本的7.59%,转让款总额为15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16.80元,较停牌前价格7.43元/股溢价126%。

该公告提示,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荀老板仍持有上市公司2.6786亿股,占总股本的22.77%,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并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减持股份。

注意,风云君把这则编号为2017-003的公告称为“减持1号公告”——这则公告后来非常神奇地从上市公司的公告列表中消失了。

2017年初的公告称荀老板转让8928万股,可到5月份转让股份数量却变成了2.35亿股,多了1.4572亿股,转让总价也由15亿元变为29亿元(期间转让总价款还发生了变化)。

此时距“未来12个月内不减持股份”的承诺刚过了4个月。

二、买家:总资产2.1亿,负债2亿

荀老板的接盘方是深圳的勤诚达投资,这家曾在2017年1月份披露“无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的公司更是遮遮掩掩,始终不愿自曝身家。

在交易所连续追问下,勤诚达投资披露才非常不情愿地披露其基本财务情况。

如下截图:

来源:《亿晶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2017年6月21日

该财务数据是勤诚达投资自行披露的,该公司2014-2016年营业收入为0,营业利润分别是-91万、2570万、2.57亿元(财务费用),也就是说这是一家没有任何实业基础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勤诚达投资的负债率非常高,见下方截图:

2016年的总资产2.1亿元,但是负债就高达2亿,资产负债率高达惊人的95%。那么,这家公司先后以29亿元接下亿晶光电的2.3527亿股的资金从哪里来?

在公告中,勤诚达投资只披露了其中的9亿来自大业信托的授信贷款。虽然没有全部披露29亿元的资金来源,但不难判断,勤诚达投资的资金多是带了杠杆。

这家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勤诚达投资公司的实控人是古耀明。公开市场信息显示,勤诚达旗下共有19家公司,基本都是房地产和投资类的公司。而古老板名下也有十多家公司,其中一半是投资类型公司,一半是水务类公司。

非常有意思的是,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勤诚达投资在2016年交社保人数是0,而在2017年交社保的人数也仅仅只有14人。而这14人的公司却准备以29亿的价格收购亿晶光电的控股权,这给风云君这个码子狗很大的激励啊!照此计算,我们也能控股一家公司啦!

三、遮遮掩掩的卖壳路

荀老板在卖壳的路上始终遮遮掩掩,在交易所连续多次问询后依然不如实坦白。

2017年1月到5月期间,几经变更股票转让数量、交易价格,无视此前“12个月内不减持股份”的承诺。

2017年5月3日发布公告(公告编号:2017-019)称,荀老板转让给勤诚达投资的8928.79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9%)已于2017年4月28日办理完毕。

当日,上交所随即发去问询函,要求亿晶光电及荀建华说明该股权转让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是否将产生重大影响,股权转让后荀建华对公司的控制权是否稳固。

2017年5月5日回复交易所(公告编号:2017-021)称该股权转让未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荀建华对亿晶光电的控制权稳固。

高位老铁,请记住这个时间点哦!2017年5月5日!上市公司和荀老板可是向交易所拍胸脯发誓,说的控制权稳固。

最牛的操作在这里,就在回复交易所的前一天的5月4日,上市公司再发一则公告称,荀老板把1.46亿股(占总股本的12.41%)质押给勤诚达投资。

然后就在次日,荀老板向交易所发誓说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稳固。

而此时,荀老板实际支配的股份只有4913万股(占总股本的4.16%)。

模拟对话:

交易所:实际支配的股票比例只有4%,你居然敢说控制权稳固?!还要脸不?

荀老板:必须不要!股票也不要!谁爱要谁要!

荀老板这操作摆明把交易所当白痴啊!

在5月5日回复交易所的问询函(公告编号:2017-021)中,上市公司曾说过,勤诚达投资未来十二个月内不存在增持或减持计划。卖家承诺控股权稳固,买家承诺不增持。

交易所显然对荀老板密切的股权转让、质押所给的解释不买账。5月8日再次发去了问询函,要求荀建华与勤诚达投资做出说明,质押是否与此前的股权转让是一揽子交易,是否涉及控制权让渡的默契。

可是还没等上市公司回复交易所的此次问询,荀老板就辞职了。闪电般的辞职!闪电啊!你们见过闪电吗!就是那种库擦一下就把你闪瞎眼的那种闪电啊!

5月9日晚间,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公告编号:2017-024)称,2017年5月9日,荀建华辞掉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及董事等所有职务。

随后,5月12日上市公司宣布董事吴立忠、独立董事孙荣贵以及监事安全长辞职。

荀老板辞职了,董事也辞职了,监事自知啥也没可监的了(原来估计也没监啥),于是也辞职了!这回上市公司终于承认控股权有变更的可能了!与5月5日“控制权稳固”的说辞刚刚过去不到半个月。

5月17日,上市公司在此次回复交易所的公告(公告编号:2017-030)中庄严承认,“公司存在控制权转移的风险”。

该公告还披露,根据约定,如未来荀建华向勤诚达投资借款且数额巨大(如《股份质押协议》中约定被担保主债权人民币13亿元),并无法如期偿还,则可能面临转让其质押的公司股份的风险,届时荀建华先生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可能降至10.36%,即存在因质押股份平仓而导致的公司控制权转移的风险。

搞了半天,荀老板和勤诚达投资玩的是如下套路啊:先转让部分股权,再质押部分股权,最后因“无力还款”而导致控股权变更的路数。

又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味道。此前同洲电子实控人袁明和小牛资本玩的也是这个套路,见(《“爆仓”减持+仲裁卖壳:同洲电子与小牛资本的“借壳苦肉计”》)

荀老板这次是真把交易所当棒槌耍了!仅仅隔了一天,5月19日,交易所向亿晶光电发去监管函,督促上市公司如实做好信息披露。

在交易所的严厉督促下,5月25日上市公司这才发布控股股东协议转让股份暨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的公告(公告编号:2017-031),披露了荀老板和勤诚达投资的交易内容,见下方截图: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公告编号:2017-031)

此次的公告内容把2017年1月11日晚间发布“减持1号公告”(公告编号:2017-003)内容彻底推翻——这也正是“减持1号公告”被消失的原因!

2017年5月25日,上市公司披露的公告内容显示,荀老板以30亿元的价格将持有的2.3527亿股(占总股本的20%)转让给勤诚达投资,勤诚达投资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古耀明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荀建华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降至10.36%。

整个交易过程分两期,第一期标的(8928.7992万股,占亿晶光电总股本的7.59%)的转让款总额为15亿元整。第二期标的(1.4598亿股,占亿晶光电总股本的12.41%)的转让款是15亿元整。

各位老板们注意哦,5月25日公告转让价格是30亿元哦!相隔不到1个月,6月2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交易总价又变了,调整为29亿。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亿晶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2017年6月21日)

而在上方截图中,上市公司提到的3月17日双方签署的《补充协议》是不存在的,上市公司3月份的公告为零——全部消失了。

至于为什么消失,各位自行发挥想象吧,有图有真相,见下方截图:

来源:巨潮信息网

为了能自圆其说,上市公司、荀老板也是拼了!公告也非常配合地消失了......

既然把公告都没了,当然是你说啥是啥咧!

与此同时,交易所也向买方勤诚达投资发去监管函,而勤诚达投资则摆出一副无辜姿态甩锅给荀老板,并表示这是荀老板要求分期披露的。见下方截图:

来源:勤诚达投资关于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

从勤诚达投资给上交所的回复非常清晰地看到,从一开始买卖双方就是冲着20%股权(抑或清仓式减持)去的。

回复还提到,“卖方坚持分期披露”,也就是荀老板当时身为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而受限于相关规定,不能大比例减持,于是就采取了先转让一部分,然后再质押一部分,最后无力偿还再通过司法划转方式实现大比例减持!

不得不说,荀老板这招,高啊!

可惜啊,棋差一招!在交易所的连续追问下,导致这大举减持玩法最终大白于天下。

为了便于大家搞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风云君制作了个简化版本,见下图:

说明: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及交易所问询函模拟各方对话过程,无意恶搞。

四、烫手山芋?

为什么荀老板把上市公司控股权视为烫手山芋而急于脱手?

正如交易所给上市公司问询函提到的,上市公司的重要财务数据大幅下滑。而这很可能是荀老板急于脱手的主要原因。

因亿晶光电是在2011年底通过借壳曾经的海通集团上市,并于2011年12月30日,海通集团更名为亿晶光电。因此我们选取的2011年至今的财务数据来考察亿晶光电。

先看看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变化情况,如下图表:

亿晶光电的营业收入2017年下降到41.38亿元,比2016年51.67亿元下降了20%,而净利润则大幅下滑90%。

2017年一季度净利润只有900万元,仅相当于同期2016年一季度净利润分别是9300的1/10。

不仅仅是净利润的大幅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非常奇怪地且突然地由正转负,并且金额较大。

2017年一季度亿晶光电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89亿元,上年同期9100万元,同比减少414.94%。该情况延续到2017年第三季度,也就是说上市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与2015/2016年同期出现较大的反向变动,这很可能是经营异常的表现。

分析营业利润、扣非净利润的季度数据发现,亿晶光电自2017年突然发生盈利断崖,见下图:

也就是说,在2017年初,荀老板很可能就已经预感到对当年经营情况将比较困难,于是选择及时甩手转卖。

再说了,以29亿的价格卖20%股权,这么好的价钱,干实业多少年才能挣到?一辈子都够呛吧?!

估计荀老板都不用跟老板娘商量就可以定下来。

五、主角切换

从披露的财务数据看,亿晶光电的经营情况并没有发生大幅好转。

荀老板甩货离场之心已是非常决绝,目前距离其2017年5月辞职已经过了1年半了,清仓或大幅减持已不受什么限制。买卖双方于是在2018年11月6日签订股份转让补充协议(公告编号:2018-054)。

荀老板的1.4598亿股分成两期交割,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一期交割亿晶光电8703.95万股,对应转让款为7.9亿元(约9.07元/股);在2019年5月31日前完成二期交割亿晶光电5894.44万股股份,对应转让款为5.35亿元(约9.07元/股)。

依照该公告的时间设定,5月底荀老板就甩掉控股股东的帽子,带着大几十亿现金周游世界啦!而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则切换成勤诚达投资公司。

股权转让的最新公告(公告编号:2019-001)在2019年1月3日披露,勤诚达投资已于2018年12月29日向荀老板支付了3.25亿元的一期交割的部分款项。

有个问题令风云君颇为不解,截止2019年1月15日亿晶光电的收盘价是3.12元/股,而接盘的价格基本都在9元/股以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勤诚达投资公司以如此高的溢价接盘亿晶光电?

难道是亿晶光电有不为人知、但只有勤诚达投资才知道的矿?

从2016年末开始谋划,一直拖到2019年5月底,期间虽有交易所的“关注”,但是,整个交易过程是不是稍微长了些?尤其是为什么要分两期来接盘1.45亿股?

风云君长期A股百乐门代客泊车,见过不少豪爷,豪爷的车咱也摸过,不管是下注还是买东西都是一笔完成。因此,风云君斗胆猜测,勤诚达投资把时间拉长到半年,很可能是为了筹集资金。

公开市场信息显示,勤诚达投资此前接盘的8928万股已经全部质押给了大业信托,显然,这个接盘侠的资金也颇为紧张,但凡带杠杆的资金都是有成本的,那么,今后这个成本要从哪里赚回来?

以风云君善意的猜测,肯定是要靠好好做实业,通过主业赚取利润来收回投资啊!

各位老板你们说呢?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