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盛运环保多次进入失信名单,社保基金割肉出局
摘要

盛运环保及实控人多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信用问题尚未妥善解决,同时公司的经营状况也令人堪忧。公司或连续两年累计巨亏近40亿元致使管理层致歉。

盛运环保及实控人多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信用问题尚未妥善解决,同时公司的经营状况也令人堪忧。公司或连续两年累计巨亏近40亿元致使管理层致歉。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创业板上市公司,连续三年亏损将直接退市,盛运环保能否在2019年度迎来业绩拐点值得关注。

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盛运环保,证券代码:300090,以下简称“盛运环保”、“公司”)成立于1997年9月28日,并于2010年6月25日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的主营产品为BOT方式投资、建设和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盛运环保及实控人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9年2月13日,盛运环保发布《关于公司新增被列入失信被执行的公告》。公告中提到盛运环保及其子公司与六家公司存在合同纠纷案,包括5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与1起劳务合同纠纷案。

公司与上海优耐特斯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耐特斯)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桐城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2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公司向优耐特斯支付执行款16.09万元,申请执行费2313元。

公司与上海连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连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桐城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3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公司向上海连成支付执行款145.5万元,申请执行费16950元。

公司与洛阳中重发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重发电)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桐城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9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公司向中重发电支付执行款424.4万元,申请执行费44840元。

公司与广州紫科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科环保)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桐城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0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公司向紫科环保支付执行款40579元,申请执行费509元。

公司与乌鲁木齐鸿通吉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通吉瑞)劳务合同纠纷一案,根据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相关民事调解书显示,公司应向鸿通吉瑞支付申请执行人执行款10.27万元(不含执行费)及迟延履行利息。

公司子公司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与合肥星锐机床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锐机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根据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相关民事判决(调解)书显示,应向星锐机床支付申请执行人执行款95万元 (不含执行费) 及迟延履行利息。

上述六起合同纠纷中,最少的金额只有区区4万多元,但是盛运环保也没有支付,正是由于公司及子公司均未在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所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其实这并非是第一次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9年1月5日,公司就曾发布《关于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

公告中提到,对于公司子公司伊春中科环保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环保)与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望京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划拨中科环保、盛运环保、开晓胜的银行存款7044.68万元、后续逾期利息和申请执行费等,并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相应银行存款。若采取上述措施后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则依法查封、扣押、拍卖、变卖中科环保、盛运环保、开晓胜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它财产。公司及开晓胜作为担保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连带清偿责任,因此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这还不是开晓胜第一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8年10月18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由于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公司第一大股东开晓胜从2018年10月17日起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限制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

连续两年合计亏损近40亿元,社保基金或亏损出局

目前看来,盛运环保及开晓胜的信用问题未能得到妥善的解决,而公司的经营状况也可以用“一团糟”来形容。

2019年1月30日,盛运环保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5.05亿元至亏损25亿元,公司也对此做出了五点业绩变动说明,包括资金计提减值准备、商誉减值准备、资金周转困难、经营状况出现困难以及持有证券被强平等原因。

首先,公告中提到,公司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违规担保和公司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由于被担保方以及关联方自身资金紧张,公司对此类担保和向关联方提供资金计提减值准备,此项约增加亏损15亿元。根据此前的担保公告及公司财务报表显示,截止2019年1月25日,盛运环保和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金额累计数量为人民币52.31亿元(含对子公司担保37.97亿元),实际担保金额累计数量为39.53亿元,占最近一期公司经审计净资产的103.31%,其中逾期担保4.04亿元,涉讼担保8.27亿元。

其次,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轩慧国信科技有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以前年度确认的商誉可能出现减值迹象,需要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此项约增加亏损2亿元。

随后,盛运环保提到,公司2018年度资金周转困难,出现了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公司除正常计提利息外,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该项财务费用约增加亏损2亿元;又由于公司整体经营状况出现困难,导致部分运营项目收入和经营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此外,公司持有的部分金洲慈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金洲慈航,证券代码:000587,以下简称“金洲慈航”)股票,被兴业证券强制处置。公司取得金洲慈航股票时成本为5.96 元/股(除权后),兴业证券强制出售金洲慈航股票累计增加公司亏损约66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公司的财务报表显示,2017年度,盛运环保已大幅亏损13.18亿元,公司连续两年或将巨亏近40亿元,而公司目前的市值却还不到30亿元,公司的经营状况显然不容乐观,作为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若连续三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并不会经历主板上市公司的ST,*ST等过程。对此,公司管理层就业绩亏损向广大投资者表示歉意,并提出了多项业绩改善措施。公司能否在2019年度真正做到业绩改善,扭亏为盈,我们将拭目以待。

除此之外,从日K线走势图上来看,盛运环保目前的股价走势不容乐观。2017年12月1日,公司以筹划重大事项为由停牌。在经历多次停复牌之后,公司历经九个“一字跌停”,从首次停牌前的9.24元/股下跌至3.58元/股,并且随后仍处于“跌跌不休”的状态,最低跌至1.61元/股,目前公司的股价仅在2元/股附近波动。

从前十大流通股东的股权结构来看,全国社保基金一零二组合(以下简称:社保一零二)曾在2017年中报至三季报期间内增持盛运环保15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比例变动为0.11%,彼时公司股价在8.68元/股-11.50元/股区间内波动,并且直到2018年中报期间内仍未出现持股比例的变化。但根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社保一零二已不在盛运环保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之中,根据前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变化显示其在2018年中报至三季报期间出现了减持行为。由于在2018年中报至三季报期间,盛运环保股价最高仅为7.49元/股,因此此笔投资极有可能以亏损割肉而结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网易2019年Q1净收入183亿元,同比增长29.5%
2
终止达润协议,后启回购计划,贝因美与恒天然分家已成定局?
3
巨额索赔压顶、净资产或为负,暴风游走于暂停上市边缘
4
自救失败后申请重整,庞大集团能否抓住救命稻草摆脱危机?
5
东航物流业务“十年九亏”,独立上市博弈顺丰、“三通一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