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创业别学张朝阳
摘要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常青树”,张朝阳值得被尊重,但作为一名上市公司的实际操盘手,张朝阳的管理之道却并不值得被更多年轻创业者学习,这也是互联网圈一大憾事。

投稿来源:创业最前线

“吃x都赶不上热的。”

这是6月9日张朝阳正式推出狐友APP后的第二天,一位名叫@老雕虫的网友在知乎上写下的一句评语。

这位网友略扎心的言辞背后还隐藏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都9102年了,中国互联网社交已历经20年,微信月活已达10亿,今年初挑战微信的3款社交APP(聊天宝、马桶MT、多闪)也没有激起多少浪花来,做社交的腾讯也都在高喊着转型产业互联网了。

为什么张朝阳却在此时发布了一款社交APP,还称“狐友是搜狐的未来”,老张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们从不炒作,它(狐友)是我们匠心制作的社交软件,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用心,至于它能不能爆炸能不能爆发完全看网友,我们对它的期待也可能会非常得高,它可能会火也可能失败,现在是一个未知数。我们当然先把我们的产品做好。”

这是张朝阳在今年4月份狐友校草大赛上对媒体说的一段话。

为了力推狐友这款产品,张朝阳已经“闭门造车”3年多,甚至连参加校草大赛的选手们都必须回答张朝阳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狐友这款APP怎么样?”

曾经反思自己更重视营销的张朝阳,如今在产品层面上认真起来,真是连参与校草选拔的选手也不放过。

01

狐友刚上线3天,出现3大尴尬局面

要回答狐友这款产品的体验究竟怎么样,就得从它正式发布3天来的表现说起。

6月11日半夜,张朝阳自己在狐友账号上发布的一则“重要通知”:

因为狐友重要产品功能需要改进,半小时后,即六月十二日零点,狐友APP将从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当然,新用户安卓手机仍然可以去官网。

网友@椒江叶Sir对此点评到:见光死,搜狐张朝阳创造了有史以来互联网社交平台最短存活时间最新纪录。

这帽子扣得有点大,目前狐友只是下架一周,说起来也不算是见光死吧!

不过,张朝阳带领团队细心打磨了3年,又刚刚发布才3天的狐友APP,为何突然就宣布全网下架一周呢?

原来,张朝阳难得高调地举行一次产品发布会,结果吸引来的并不只是校花、校草、90后、95后用户,还吸引来了一帮早已在其他平台上被封禁过的大V们,比如“微博炸号近十七次,微信公众号炸号两次,不出书的作家”慕容雪村,张朝阳在欢迎他加入狐友时还特意提醒说:

这里用来交友,谈风花雪月,生活琐事,美食旅游健康,努力活好,勿谈国事,祝你在这里长寿。你到来,让狐友蓬荜生辉,热烈欢迎!

不过,6月11日晚就有不少网友在微博上吐槽狐友APP里关注的不少人已经“炸号”,甚至搜狐在当晚一度关闭了新用户注册通道。

狐友吸引了各类人群前来注册,搞得整个平台的氛围比较“诡异”。舆论调性一旦把控不好,甚至还可能会影响狐友整个平台的生存境况。

张朝阳可能急需“朝阳大妈”们前来助阵管理……

因此,狐友的第一个尴尬就是其产品调性不明而导致平台生态“鱼龙混杂”,出现刚发布3天就出现下架一周的情况。

作为一款代表着搜狐未来的产品,这也着实让人为搜狐的未来捏一把汗!

狐友的第二个尴尬则是——从发布3天的数据表现来看,张朝阳和搜狐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

在狐友6月9日发布的时候,有媒体报道当时张朝阳的个人粉丝是249.7万。

3天后,他的粉丝现在是256.9万,也就是说3天里张朝阳的粉丝增长了7.2万人。

因为狐友的所有新注册用户都是默认关注张朝阳的,所以这7.2万人应该就是狐友正式发布后新增的用户规模。

这与去年8月20日罗永浩发布子弹短信后的数据相比,有不小差距。老罗发布子弹短信3天内的用户增长量分别是:8.3万人、26.4万人、39.4万人。另外子弹短信在发布10天后,截止到2018年8月30日凌晨0时14分,激活用户量突破了400万。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大佬,张朝阳的产品影响力已经输给了后起之秀罗永浩。

更关键的是,张朝阳自称是狐友的“宇宙中心”,他的个人影响力对于狐友产品的成败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狐友还面临第三个尴尬是很多微博的大V表示自己的账号并没有在狐友上注册,但个人信息却被冒用了。

显然,从平台调性、产品影响力和其他平台大V用户的反馈来看,张朝阳打磨3年的这款狐友APP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狐友这个被张朝阳认可为轻微博的社交产品,且不说挑战10亿月活用户的微信,就是如何确保自身用户的留存与活跃都缺乏相关明确的激励机制。

张朝阳去年初曾说自己“会是一个不错的产品经理”,现在应该就是他展现自己产品操盘能力的时候了。

希望以后的狐友不会真的成为张朝阳一个人的“自嗨式产品”。

02

张朝阳的3个“社交伤疤”和两记耳光

不过,为什么张朝阳如此执着于社交产品?

从搜狐往年在社交网络上的3次试水就可看出他对“社交产品”的念念不忘,但遗憾的是,3次试水最终成了他心中的3个伤疤:

2000年搜狐收购中国早期社交网站Chinaren、2008年搜狐内部启动的SNS项目“白社会”,以及后来的搜狐微博。

第一款产品Chinaren是张朝阳从自己的麻省理工大学同学陈一舟手上接盘过来的,当时搜狐公司刚上市2个月,张朝阳就拿出400万股股票价值近3000万美元来收购了这个中国最早的校友录平台。

当时张朝阳一方面看中了Chinaren的社区,因为要与网易、新浪等同行竞争,拥有社区的加持就会拥有更多竞争力;另外一方面张朝阳也看中了Chinaren里的许多清华毕业的技术高手,其中的代表就是后来帮搜狐做出搜狗的王小川。

尽管张朝阳在社交领域入局较早,但他并没有重视Chinaren的发展,2004年还曾将负责Chinaren的技术骨干王小川调去做了搜索业务。Chinaren后来也从校友录扩展到社区、校内、校园等产品形态但始终没有走向更大的成功。

2008年,随着Facebook和人人网的大热,一向看好社交的张朝阳也曾在内部启动SNS项目“白社会”,但好景不长,2009年突然爆火的微博让搜狐的白社会项目走向了低谷。

张朝阳甚至还曾经因为自己将太多时间用在了白社会项目上而反思了一个夏天,最终导致搜狐在微博项目上跟进“慢了半拍”。

2010年秋天,回过神来的张朝阳称自己要用120分的努力来大规模发展搜狐微博,已将这个业务升级到了公司战略层面,他还邀请了赵本山、孙红雷等娱乐明星入驻。同年11月12日,张朝阳在搜狐微博上宣布“微博之战开打”。

张朝阳当时曾有预计,搜狐微博业务发展2个季度后,会对搜狐其他业务产生正面影响,不过到了2011年8月,华尔街对搜狐微博做出了估值为零的判断,张朝阳当时曾非常不满的说:

搜狐微博的市值没有给予应有的市值,搜狐微博不仅不停止,而且要继续大做,中国的Web2.0还处于早期,搜狐微博及搜狐的SNS将会像游戏视频搜索一样终成正果。让不信者见鬼去吧!

但张朝阳同时也承认搜狐微博之所以会落后于竞争对手,主要是因为“在具有超一流战斗力能担当的团队形成之前,自己歇菜了六个月”。

看来张朝阳慢的那半拍,还是给搜狐微博的发展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

2012年初,张朝阳确诊患上了抑郁症,从此开启了长达1年多的闭关。

搜狐的社交网络大梦也由此步入低潮期,从此Chinaren、白社会和搜狐微博就成了他心里的3个社交伤疤。

2012年8月,张朝阳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了搜狐输掉了微博的竞争。他坦言道:

微博和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如同1999年QQ崛起时挨打的情形,我们需要对搜狐和搜狗进行SNS基因再造。

直到2015年,张朝阳依然没有放弃在SNS领域的探索,狐友的种子就在搜狐的新闻客户端里悄悄地埋下了。

03

张朝阳已经黔驴技穷?

事实上,狐友更早地出现在张朝阳口中的时间,是2016年乌镇互联网大会。

当时,张朝阳面对记者的提问,喊出了“3年带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的豪言。其实张朝阳也曾在那次采访中提到了搜狐开发了狐友这款社交产品。

他回忆搜狐过去丧失的机会时,明确地说道:“其中一个是把社交网络这个机会给丧失了,所以需要重新重启这个事情。”

显然张朝阳做狐友是有社交网络的惯性和情节在里面的。

但如今在社交领域一片红海的情况下,张朝阳这种“找补”回来的行为,真的值得投入吗?

昨天,在腾讯推出的头牌观点平台上,一位名叫“彭友多”的网友透露刚从狐友离职的朋友对他说:

其实也不要站在战略什么的这么宏观的角度去看狐友,其实很大原因是圆张总之前微博战役失败的社交梦吧,这其实不是全民社交,而是张总的Party。

狐友足够纯粹,有时感觉就像个小树洞吐露点心里话,所以应该会有一些小小的受众。张总曾在校花大赛的现场发布豪言称:狐友要打败微信,干倒微博。希望未来能如张总所言。

另外,这位网友也提到:

张总对于社交的一些理念是非常好的,曾经感受过抑郁和孤独的张总想让大家都能找到一片孤独者的净土,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张总对于产品的想法和思路对于运营同学来说一直都处于靠感觉猜测。

显然从狐友内部员工的视角来看,张朝阳将狐友放在“搜狐的未来”这一战略定位上去力推,并不是全体员工的一致看法。而且一直靠感觉猜测的运营手法,似乎也不应该是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应有的水准。

在张朝阳的狐友简介上写着“搜狐公司董事长及CEO,搜狐产品的事儿,直接找我就行”。

这倒是真有“搜狐首席产品官”的风范,但如果老张做狐友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过往的社交情节和产品操盘成就感,那整个产品的未来恐怕不会有多乐观。

既然是代表着搜狐未来的产品,那狐友就需要在用户规模增长和商业变现模式上进行全盘的规划,需要狐友获得资本层面的认可,就像张朝阳当初曾预测微博业务会对搜狐其他业务产生带动作用一样,狐友需要具备类似的能力,但目前来看还略显初级。

回顾2015年,张朝阳在给搜狐中层干部开会时说:

SNS非常可怕,它是原子弹,是爆炸力。我对SNS是情有独钟,从Chinaren时期就开始了,但是屡战屡败,矢志不渝,继续要战。

但当时张朝阳对社交网络的发展阶段判断是处于1.0和2.0之间的1.5:“等到我们靠这个方式来满足刚性需求,同时造成巨大的用户流量,最后来产生真正的2.0的时候,我们这个公司在攀登悬崖峭壁的过程中才可能攀登到一个平台上稍微有点安稳。”

4年后再来看,满足刚性需求、造成巨大用户流量的2.0社交平台并不是搜狐,而是微信、微博、陌陌等公司。

他们从熟人社交到陌生人社交场景都有覆盖,并没有给张朝阳留下多少发挥空间。

老张憋了近3年也没有重新将搜狐带回互联网中心,反倒是推出了一款没有多少鲜明特点的狐友APP,如果说这就是张朝阳眼中“搜狐的未来”,那老张是不是真的已经黔驴技穷?

结语

毫无疑问,狐友承载了张朝阳在社交网络领域屡败屡战的决心和长期投入的热忱。

但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在一个业务遇到挫折后,是否应当及时调整公司的发展方向并快速试错,为公司找到出路,而不是一味地沉浸在个人的兴趣点上?

近10年来,搜狐被后起之秀一一赶超,如今已跌出中国互联网第一梯队,其公司市值还曾被王兴公开调侃过,这样的结果与张朝阳状态的起伏和运营管理不无关系。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常青树”,张朝阳值得被尊重,但作为一名上市公司的实际操盘手,张朝阳的管理之道却并不值得被更多年轻创业者学习,这也是互联网圈一大憾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外资再保公司上半年保费上行,政策助推但规模仍受直保市场限制
2
与B站“定位相同”的教育公司,赴美上市能有何作为
3
金融街业绩“反弹”背后高价地风险犹在,持续盈利能力待提升
4
尚品网倒在资金压力下,寺库们的奢侈品电商出路何在
5
中移动营收净利双下滑或为必然, 5G能否成为新的解药?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