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逾期近一年万盈金融终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国厚资产出师不利
摘要

7月11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情况通报,深圳万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万盈金融“平台)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南山公安立案侦查。

7月11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情况通报,深圳万盈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万盈金融“平台)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南山公安立案侦查。

情况通报称,”万盈金融“平台在政府引导良性退出过程中,不积极主动配合清退,隐瞒资金去向和资产状况,导致清退工作无法继续进行,7月10日对万盈金融立案侦查。南山警方在全面收集证据的情况下,于立案当日对公司实际控制人袁某、陈某等8名公司高管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中刑事拘留7人,取保候审1人(怀孕)。

万盈金融官网公布实时数据显示,其累计待收总额16.59亿元,累计逾期金额15.28亿元。

企查查信息显示,万盈金融大定代表人陈杨,大股东国药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持股80%,此外陈杨、姚冬娜、何文良各持股13%、5%、2%。万盈金融大股东宜宾制药由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别尾51%、49%。

早在去年8月,万盈金融即被爆出现逾期的消息。彼时万盈金融客服确认其安盈宝、稳赢宝两个项目逾期属实,同时其官网出现近1500个债权转让标的。

随后有投资人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向上市公司五粮液提问,五粮液回应称“万盈金融事项与上市公司没有关系”。随后有网友提及五粮液副董事长出现在2018年10月万盈金融涉及18亿代偿的谈判会议上,五粮液再次声明与该事项没有关系。去年11月的另一则五粮液的回复则显示,上市公司与万盈金融无直接股权关系。

被五粮液”甩锅“之后,万盈金融大股东宜宾制药同样发出公告澄清。

去年10月万盈金融一则公告显示,2016年6月12日,宜宾制药与上海富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富田”)签订《股权担保协议书》,由上海富田作价1元将其持有的80%万盈金融股权变更登记至宜宾制药名下,为杭州功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功臣投资”)对宜宾制药负有的债务提供股权担保。

宜宾制药指出,据协议约定,万盈金融的股份变更只是为了提供担保,在提供担保期间,上海富田作为股份的实际拥有者,享有和承担股东权利和义务。

作为万盈金融的原股东,上海富田并不认可宜宾制药的说辞。

今年1月,万盈金融官网发布《关于上海富田公司与宜宾制药公司之间股权转让纠纷进展的补充公告》。公告显示,为了明确宜宾制药与万盈金融的股权关系,上海富田已按照原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向深圳仲裁委提起仲裁,要求确认股权转让有效。此后万盈金融补充披露的公告显示,深圳仲裁委员下达了案件受理通知书,该案件的仲裁费用(预收)已缴纳。

2019年4月,深陷逾期的P2P平台万盈金融宣布退出网贷业务,拟引入深圳市国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国厚”)建立国厚联合工作组。

万盈金融当时表示该计划在4月4日前征集出借人建议和意见,4月5日经过调整之后,从5日至7日正式挂网进行网签,如进展顺利,拟于4月8日正式开始清产核资工作。

深圳国厚是由安徽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安徽国厚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控股的,持股比例为55%。国厚资产是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并经中国银监会核准公布和财政部备案的国内第一批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5亿元,由中国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牵头并联合优势资源企业共同设立。

6月18日的最新工作日报显示,平台及实际控制人正在配合落实监管账户的开设、平台债权的催收、抵债资产众肇东房产对平台的担保。同时称正在安排与万盈金融股东宜宾制药上门沟通的准备结果等。6月18日之后,该工作日报即再无相关更新。

再从今日立案公告中“不积极主动配合清退,隐瞒资金去向和资产状况,导致清退工作无法继续进行”可见,国厚资产在万盈金融项目的对接中极为不顺利。此前网传由于万盈金融袁宇泽不配合同时宜宾制药也不认账,国厚介入后各项工作推进困难重重,实际上已经退出了万盈的清退工作。此番直接立案或把上述传言坐实。

不过网传由于万盈金融袁宇泽不配合同时宜宾制药也不认账,国厚介入后各项工作推进困难重重,实际上已经退出了万盈的清退工作。

针对上述情况,金诚同达律所合伙人彭凯表示立案之后,AMC再介入的可能性就会变小。启动侦查程序后,出借端会进行债权登记,资产端会进行盘点,还会进行诸如司法审计等。在这个过程中,外部机构介入对债权进行收购的可能性很小,会因为涉刑而被阻断。另一个层面,从合同法角度来说,AMC多是以“债权受让”形式介入资产处置的,而债权由众多出借人持有,处置难度本来就很大(债权转让的折扣率、债权转让需要出借人同意等),一旦进入刑事程序,基于先刑后民的大原则,资产盘点处置难度会进一步加大,AMC的意愿也会很大地降低。基于此,如果希望通过AMC的介入对已立案案件进行资产收购的推进,需要监管、公权力机构等的推动,而不再是单纯的立案前的AMC商业合作介入形式。

另一家国厚介入的P2P荷包金融,虽然进展同样缓慢,情况比万盈金融好很多。

6月30日的最新公告显示,深圳国厚联合工作组已获知资产的进一步核查和处置方案的研究:对前期已经获知的不动产信息等通过查询基础信息、他项权登记信息、法院查封信息进一步核查其产权状况,对于股权资产则通过工商档案核查其查封、抵押信息;新增一批较大价值的商业不动产正在核查中;获悉港股上市公司股权类资产线索。

热门文章
1
共享充电大幅涨价,行业规范缺失、标准未定问题待解
2
华侨城花式资产腾挪背后,云南文旅布局逐步清出地产“重资产”
3
凯迪拉克累计销量突破100万辆,CT5、CT4将陆续推出
4
产品尚未交付却先改款,理想ONE的这波操作能否如愿破冰市场?
5
拟3年门店扩至1500家,老乡鸡能否破中餐增长“魔咒”?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