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扇贝终于不用背锅了:獐子岛董事长因造假被终身禁入市场
摘要

日前,著名的“扇贝跑路”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布公告称,由于涉嫌财务造假等问题,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獐子岛也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投稿来源:滴石财经

日前,著名的“扇贝跑路”上市公司,獐子岛发布公告称,由于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情况,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事先告知书》。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獐子岛被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这已经是证监会的顶格处罚了,之前,证监会对赵薇的处罚也不过是罚款60万元,5年内不得入市而已。獐子岛这回的死看来是作的有点大了。不过毕竟是还了扇贝一个清白,否则,扇贝又负责美味,又负责营养,还要负责背锅,不跑路也被累死了。

01

又双叒叕的扇跑跑

证监会认定獐子岛存在三项违法事实。一是公司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2017两年的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二是公司披露的《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三是公司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告知书显示,公司有重复结转和随意结转成本的情形,导致2016年度利润虚增1.31亿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追溯调整后业绩由盈转亏;2017年度利润虚减2.79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因为涉嫌造假, 2018年2月,獐子岛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即使在被调查期间,獐子岛的造假也没有停止。在被证监会调查两个多月后,公司在2018年4月28日发布的2017年年报中,依然进行了虚减利润。

公司业绩被獐子岛玩弄于股掌之中,而这其中最受伤的除了股民可能就是扇贝了,不断地“被跑路”。

2014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因此巨亏近12亿元。当时市场戏称这一事件为扇贝“集体跑路”。而直到2016年,獐子岛才转亏为盈,利润总额也仅为0.8亿元。

2018年,獐子岛再次公告称,因降水减少、饵料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原因,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导致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度净利润亏损。扇贝二次跑路引发市场哗然,信披造假的质疑纷至沓来。

可能是海洋养殖行业太靠天吃饭了,獐子岛认为除了老天爷,没人能监管它了。这不,对于证监会的处罚,獐子岛还准备申辩。公司称,公司及相关人员将根据海洋产业的行业属性,公司成本结转及核算的合理依据等相关情况,对相关拟处罚措施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

02

跑上瘾的獐子岛

獐子岛的扇贝是跑上瘾了,2019年,扇贝又开始跑了。

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314.14万元,同比降420.28%。公告解释称“主要原因为底播虾夷扇贝受灾,报告期内产销量及效益下降影响”,通俗点说就是,扇贝又跑了。

近日,獐子岛公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2000万元至2500万,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464.66万元。

对于业绩下降原因,獐子岛表示,在今年一季度亏损的情况下,公司通过种业、休闲食品、海参、加工与贸易、活鲜品等业务板块的销售拉动,不断提升经营业绩企稳回升。公司今年二季度单季实现业绩盈利,上半年亏损额度显著减少。

对此,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的表示是“赔钱对不起股民,要向广大股民检讨,说声对不起。”“我们用代价换来了两点:一点就是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第二点,就是识别了我们这片海。”“只要能挺住,这个代价可以通过未来的努力换回来”。

这扇贝都已经跑了好几次了,还没认识这片海,不知道要多少次之后才能认识。一声对不起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这个风险太大了,不怕扇贝长腿,就怕有人心黑啊。

你确实是能挺住,但广大股民和投资人挺不住,本来是竖在海里却非让它跑路的扇贝也挺不住了。

03

千疮百孔的獐子岛

连续上演扇贝跑路戏码的獐子岛实际上已经是千疮百孔。

由于獐子岛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水产品养殖,特别是底播增殖这种将苗种放回海底的粗放式养殖方式,使得第三方难以审计检测具体数量,更何况海上养殖极高的专业性与复杂性,对公司经营的监督形成了极高的壁垒。也正是因为如此,类似于扇贝跑路、海参热死等这种天灾就像大姨妈一样,说来就来。

2014年,獐子岛因“扇贝出走”巨亏近12亿元。而此次“扇贝出走”的影响,一直持续到2016年,为了避免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的命运,獐子岛在2016年通过出售旗下资产,才把自己从退市的边缘拉了回来。獐子岛已经在退市的危险边缘屡次试探。

同时,在獐子岛2018年的年报中显示,政府补助在獐子岛的营收中占很大比例,2018年獐子岛得以扭亏为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补助。2018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3043.82万元,同比增长319.13%,占公司净利润的94.80%。而这也成为深交所质询獐子岛的重要问题之一。

除了业绩有严重依赖政府的情况,獐子岛的债务压力也不小。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汇总金额为2.04亿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52.41%。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短期借款余额达1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0.50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3.82亿元。也就是说,獐子岛需要偿还的债务高达25亿元。

在这种情况,獐子岛唯一的出路彷佛就是出售资产。7月1日,獐子岛公告称,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新中海产100%股权、新中日本90%股权出售给亚洲渔港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双方已就上述事项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该《框架协议》仅为意向性协议,本次资产出售可能会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而这是近一年来,獐子岛第二次筹划出售股权。2018年10月,獐子岛披露,拟与双日株式会社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将公司持有的大连翔祥食品有限公司39%股权转让给双日株式会社。

受此影响,獐子岛的股价也应声而落。獐子岛的董事长虽然被终身禁止入市了,但众多投资者、股民们还在市场中。看来只能寄希望于以后买个不那么容易跑的股票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资本回归理性后的编程赛道,谁能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2
阿里赴港上市在即,投资价值与增长空间几何
3
瑞幸开店速度“碾压”星巴克,净亏损5.32亿股价反创新高
4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5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