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映客的荷尔蒙生意
摘要

为挽救股价,映客的颜值经济正在偏离轨道。

投稿来源:Tech星球

映客旗下的短视频App“种子视频”,正悄然在三四线城市扩散。

这款短视频值得关注的点,不仅是与趣头条类似的“看视频赚钱”模式,更加特别的是,有用户反馈,无论是在App端还是微信小程序端,种子视频首页的标题、封面中,均含有大量涉性暗示和打擦边球的内容。

据了解,种子视频主要针对下沉市场,瞄准小镇人群。一位映客内部员工表示,种子视频不属于主营业务,对应的也不是主流受众。这些“略Low“内容的确更抓受众眼球,但仅仅只是标题党,没有实质内容。相对来说,iPhone版本内容审核会比安卓更严格,内部也正在对内容做调整。

但目前来看,种子视频内容中,仍含有擦边内容,这样的“荷尔蒙生意”加上其“趣头条版短视频”的定位,使得种子视频迅速积累了第一批用户,但也更像是在刀尖跳舞。

产品矩阵中种子视频的出现,反应了映客的颜值经济正在偏离轨道。

映客的荷尔蒙时代

早在2018年4月,种子视频安卓端就已上线。今年3月,映客2018年财报中,种子视频就与其它5款垂直赛道产品同时公开,成为映客内容矩阵的一部分。

除Iphone及安卓App端外,种子视频还开发有一款名为“种子健康”的小程序。两者账号互通,小程序主页面为“首页/刷新”、“领钱”、“我的”三大菜单栏。App端则增加了“小视频”入口,可观看15秒竖屏短视频。

Tech星球观察到,在推荐信息流及“影视”子栏目下,内容标题会有充满性暗示的字眼,视频封面也有一些有裸露或擦边球画面。不过,打开这些视频后会发现,视频内容与标题并不相符,短视频中并未展现过多大尺度的内容。

平台出现过多擦边球内容,与针对个人的精准推荐无关,类似内容在非登陆及登陆状态下均会出现。映客对此的解释是,这只是吸引主流目标用户的一种方式,但内容上并不会踩线。用户使用产品到后期,会依照算法推荐内容。

另外一家头部短视频平台UGC视频审核的人士表示,擦边球内容无法避免,其负责的审核后台,也充斥了大量含低胸、含性暗示一类的视频内容。他们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让这类视频的非目标用户,不会看到此类视频。为减少集中出现此类内容,平台会根据用户所在地点,使用手机价位、品牌等对用户进行区分推荐。

然而种子视频有些逆向而行。Tech星球发现,种子视频是对PGC短视频内容进行聚合,而非用户自主上传的UGC模式,企鹅号等渠道均是其视频来源。在内容审核或短视频选择上,种子视频本可以直接全部抓取更加积极向上的内容,但种子视频聚集擦边内容推荐给用户。

除了内容具有一定刺激性,金币返现模式也是种子视频能迅速吸收用户的主要原因。“收一个徒弟34元“,在很多短视频的下方评论处,都可以看到用户为收图留下的邀请码。同样,“看一个15秒短视频广告可获得50金币”等含有奖励的任务,也有利于提升用户使用时长。兑换规则显示,种子视频奖励以金币模式发放,1200金币可兑换1元钱,满2元则可提现。

“撩动荷尔蒙”和“看视频赚钱”两项措施,促使种子视频发展速度飞快。映客曾给出过一组数据,截至2月中旬,注册用户便已突破2000万,日活达200万,用户日观看时长高达100分钟。在冷启动期间,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寻股价止跌良药

映客之所以推出含有擦边球内容的种子视频,也是为拯救股价的一种“冒险”。

到7月12日,就是映客在港交所上市挂牌一周年。但回望股价,截止7月11日收盘,映客股价为1.55港元。相较上市之时,映客股价已跌降超过50%。

背后原因在于,映客所代表的颜值直播天然存在内容短板,比如长期审美容易疲劳,直播内容同质化等。在这个过程中,映客也在求变,从一开始的秀场直播变成泛娱乐直播。映客试图依靠转型升级拓宽内容场景,吸引新的用户。

映客也不断在内容上发力,做直播圈《歌手的诞生》、选直播男团“闪光少年”,推出原创声音秀《声音杂志》等。但在直播下半场的情况下,这些措施都很难根本改变行业式微的现状。

数据也同样证实直播行业的不景气。7月11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显示,主播热情继续高涨,截至第四季度主播指数突破千分大关,同比上涨43.9%;观众活跃度则有所下滑,截至第四季度观众指数同比下降10.4%。主播指数与观众活跃度不再像与过去两年,为正相关走势,首次出现了”剪刀差“。也就意味着,用户对主播的感知正在下降。

短视频的风靡让直播平台看到了新的机会,但入场较晚导致竞争压力巨大,种子视频在商业模式和视频内容上,都进行了大胆突破,以使其在短视频行业中突围。

种子视频采取横竖两类视频结合的模式,主页面为横屏短视频,“小视频”为15秒竖屏短视频。有意思的是,种子视频中,分设有“广场舞”、“相声”、“农趣”等更贴近下沉用户兴趣点及生活的子栏目。

同时,在刷短视频信息流的过程中会发现,几乎每隔1个或2个短视频就会出现一个广告。可以推测,广告是种子视频的核心盈利模式,除信息流中穿插外,观看广告收取任务奖励两种。

而从2018年财报来看,随着新业务的布局,映客的盈利点也正在发生变化。目前来看,直播收入仍是映客的主要收入来源,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映客广告收入增长了442%。

在直播打赏外,快速增长的广告业务,能否成为映客的新增收来源,是映客进行的一种重要尝试。

“App工厂”也是映客必由之路

一个行业共识是,从“千播大战”到头部平台洗牌,直播行业已从增量市场转入存量市场。尤其以映客为代表的直播平台,严重依赖直播打赏创收的情况下,让用户保持高消费、高黏性并不容易。

“直播现在是我们现金流很好的主营业务线,有很好的现金流和利润,但是赚来的利润应该投入到源源不断新的研发和未来增长当中去。”映客CEO奉佑生希望,能在国内外的新兴市场里,找到一两款能够大规模成长的产品。为实现此目标,整个公司在研发和创新上资源投入占比达到50%。

奉佑生明白,单纯依赖直播业务,映客已经很难健康长久地发展下去。现在无论是映客,还是YY、陌陌,都在积极正在拓展边界,试图寻找直播业务之外增收来源。

映客的确正在通过业务线的扩大化,对核心流量进行保护,并在新的场景下开拓生态。在公开种子视频的同时,映客还对外发布了面向老年人的“美柚直播”、语音交友平台“音泡”和“不就”、二次元兴趣社区“StarStar”以及地图交友产品“22”。

映客的6款新产品,押注的均是时下最热门的细分领域,这也与大多数直播公司的转变模式相类似。

陌陌也同样正在搭建自己的产品矩阵。今年3月,36kr曾报道称,陌陌发布了六款泛娱乐、泛社交app,其中,Doki、哈你、MEET相册为摄影与录像类产品,是他、Cue和赫兹则为社交类产品。YY则全资收购出海公司BIGO,拥有出海直播产品Bigo live,短视频社交平台 Like等补充其内容生态,向海外寻找增量。

在2018年财报公布时,映客也同样宣布,将在今年推出出海产品。映客透露的信息是,这款产品并非直播类型的产品,可能将是一款社交互动型产品。

回过头看,2017年的映客也曾有过高光时刻。根据Trustdata数据显示,2017年3月,映客直播以1862万MAU位居直播平台月活榜首,YY仅居第二,现在即将上市的斗鱼和已经冲到游戏直播首位的虎牙,在当时也仅仅只排在了第三和第四。

时过境迁,现在四岁的映客正面临股价猛跌的难题。为摆脱市值下跌困境,近三个月来,映客累计回购的股份份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本大约0.51%,以短线资本操作手段挽回市场信心。

长期来看,奉佑生必须找到直播外的爆款产品。目前,在同期公开的六款产品中,种子视频是市场反馈最好的一个。但种子视频内容生态的问题,也是映客埋下的一个定时炸弹。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股权冻结、现金吃紧,财务状况危机四伏的力帆驶向何处?
2
爱优腾B站齐压码互动视频,技术与内容制作问题待攻克
3
万达体育拟赴美上市,能否乘冬奥会东风完成万达转型
4
换帅关口加码科技,亏损窘境下众安保险科技美好故事如何续写?
5
华侨城频频置出资产“止血”,“大会战”一年后云南布局“洗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