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华侨城频频置出资产“止血”,“大会战”一年后云南布局“洗牌”
摘要

有业内人士透露,华侨城近期对资产进行清理洗牌,或是为调整结构减负。

华侨城集团董事长段先念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华侨城非常看好并坚定不移地把云南打造成华侨城集团(下称“华侨城”)的“第二总部”。然而,7月以来,华侨城连续出让云南3项目股权的做法,却使业界感到疑惑。

7月14日,云南旅游(SZ:002059)发布公告表示,以发行新股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文旅科技100%股权,且定向新增股股份将于7月16日上市流通。由于两家公司均属于华侨城旗下公司,属于关联交易,因此,这场内部资产腾挪动作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华侨城在7月份还有两笔资产置出动作,分别是7月1日,挂牌云南华侨城置业50股权,以及,7月11日,出让巍山华侨城世博南诏文化旅游公司40%股权。

去年同样在7月份,华侨城刚刚发起了一场“云南大会战”活动,欲举全集团之力,重点突破云南全境旅游布局。一年后,华侨城集团为何频频置出云南资产,这是否意味着其在云南的布局出现变动?

文旅科技终“嫁入”云南旅游,华侨城出售云南资产“止血”

华侨城一直有个“文旅梦”,从1989年建成中国首座主题公园“锦绣中华”至今,其业务模式也从最初的“旅游+地产”,逐渐演变为“文化+旅游+城镇化”以及“旅游+互联网+金融”。而随着前几年各业务板块快速扩张,其又提出了探索“文化+”模式,包括文化产业、旅游产业、新型城镇化、电子产业及相关业务投资,五大发展方向。云南,则是其为落实这一新模式选择的第一站。

2017年,华侨城再度高调宣布战略入滇,通过央地混改模式,重组云南世博集团、云南文投集团,并承诺在“十三五”期间投资2000亿以上开发建设云南旅游文化产业。2018年7月,其又吹响“云南大会战”号角,欲举全集团之力,重点突破云南全境旅游布局。

2019年以来,随着云南资产的一次次置出,业界对华侨城集团提出“云南大会战”的初衷开始产生质疑。

据蓝鲸房产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华侨城集团先后4次以定向增发、股权转让、企业增资等形式对云南项目公司部分股权进行转让。

6月14日及7月1日,华侨城分别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盈江县大盈玉石城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云南华侨城置业有限公司50%股权。7月11日,上海产权交易所显示,巍山华侨城世博南诏文化旅游公司拟以企业增资方式置出40%股份,用于项目开发。

7月14日,华侨城又一次对云南资产结构进行调整。当日,云南旅游公告表示,将以发行新股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文旅科技100%股权,新增股份将于7月16日上市。交易完成后,文旅科技将成为云南旅游全资子公司,华侨城集团对其不再直接持股。

至此,这笔推动了近一年时间的交易,终于尘埃落定。2018年3月,云南旅游发起公告称,拟收购文旅科技;2019年1月,由于云南旅游重大资产重组评估机构(北京中华企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规被立案调查。随后,证监会暂时中止对云南旅游收购文旅科技的审查;2019年3月,获得恢复审查许可。

对于坚持推动该笔收购的原因,云南旅游解释称,收购文旅科技后,公司将在文化旅游领域进一步发挥资源优势,以科技创新为支持,对景区进行优化和改造,实现云南旅游传统旅游模式的转型升级。

华侨城方面则向蓝鲸房产回应道:“资产置出是根据战略规划前提,以及业务发展需要作出的调整。这种做法有利于华侨城进一步聚焦主业,保证企业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源集中到文旅产品的开发建设中,不断提升文旅核心竞争力,通过资源优化配置,为消费者开发建设更优质的文旅项目。”

但值得注意的是,云南旅游及文旅科技均为华侨城集团旗下资产。蓝鲸房产梳理发现,文旅科技前身为成立于2009年12月的深圳市落星山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8月,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SZ:000069,下称“华侨城A”)完成对其的收购,并更名文旅科技;此外,华侨城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持股世博集团51%股权后,间接控股云南旅游49.52%股权。

对于华侨城内部的这笔资产腾挪,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蓝鲸房产分析说,华侨城进入云南这几年,投资以长线开发的文旅项目为主,这导致其现金流压力极大,出售资产或是为降低自己的财务压力。

根据华侨城旗下上市平台华侨城A(SZ:000069)财报显示,其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9.14亿元、同比下降近274.85%,到2018年这一数字变为-99.84亿元。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3亿元,2018年变为-168.28亿元,同比下降80.27%。而其资产负债率也由2017年的69.96%上涨至2018年的73.77%。

此外,据蓝鲸房产不完全统计,除上述4家云南企业外,2019年以来,华侨城集团还分别于6月27日、6月20日挂牌转让成都地润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1%股权、西安康兴置业有限公司80%股权。其中,成都项目截至2019年5月31日,营业利润-1742.44万元,净利润-1742.16万元;西安项目截至2019年4月30日,收入、利润、所有者权益均为0。

据一位熟悉华侨城的业内人士向蓝鲸房产表示,华侨城近期对资产进行清理洗牌,或是为调整结构减负。

由此来看,华侨城置出部分资产背后,更大意义上或许是为了给企业“止血”。

高举文旅大旗入滇,华侨城对云南业务进行“大清洗”

事实上,华侨城集团和云南“结缘”由来已久。2007年,其与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云南华侨城实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云南昆明阳宗海生态旅游项目。据了解,该项目占地面积约1万亩,在云南华侨城的规划中,其将拥有4大主题分区、6大旅游精品和8家度假酒店。

但从2009年11月项目动工建设至今,阳宗海项目仍有多个分项目未建成。迟缓的开发进度拖累着项目业绩表现,据此前华侨城A财报数据显示,2012-2015年,云南华侨城实业的净利润分别为4857万元、1625万元、-11003万元、-16356万元。也正因为此,云南华侨城曾一度被董事长段先念列为“特困企业”。

柏文喜向蓝鲸房产分析指出,文旅是一个长线投资,需要搭配短线的房地产产品等来作投资平衡。云南的文旅资源虽然丰富,但因为经济发达程度和人口问题,不太适合做房地产投资,导致企业很难以房地产产品来平衡文旅的长线投资。这也是华侨城介入云南文旅市场虽久,却一直未见起色的原因。

或许华侨城集团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2017年再次入滇时,其选择了“央地混改”的模式,与当地国资重组来打开云南市场。华侨城相关负责人对蓝鲸房产表示,通过央地混改,可以把华侨城集团作为央企的资金优势、管理优势、专业优势,同云南文投和世博旅游的资源优势、平台优势、团队优势整合在一起。二者通过战略重组、资源共享,将深圳的金融资本实力、科技创新能力,同云南独特的旅游资源禀赋结合在一起,以此助推云南旅游实现跨越式发展。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国君亦对蓝鲸房产分析说:“华侨城通过收购地方国企,可以使其业务广度和深度得以迅速向全局铺开。”

2018年,华侨城再提“云南大会战”口号,通过旗下云南集团、世博集团、文投集团与云南省各州市县区政府,新增签约项目20个,与国内知名企业签约项目13个,与华侨城各战区企业签约19个,委托代建、管理签约8个,累计60个签约项目,签约金额逾千亿。

据华侨城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在“云南大会战”的指引下,2018年华侨城云南集团以及世博集团、文投集团三个平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0.83%、利润同比增长114.10%。

“云南是未来华侨城旅游的重点,是华侨城的‘特区’。”华侨城集团董事长段先念曾在公开场合这样表示。他强调说,华侨城进入云南的想法是做旅游,不是做地产。

然而,在“云南大会战”提出一周年之际,华侨城频繁置出云南资产的做法,究竟会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是未知数。而在此次结构调整之后,其以“央地混改”入局,打造全域旅游的模式又能否助其成功在云南竖起文旅大旗?蓝鲸房产将持续关注。

热门文章
1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2
太保寿险26.86亿举牌上海临港,业内:险资整体加仓预计明年提速
3
增长乏力、成本高企的正保远程教育,未来要怎么走?
4
雅戈尔“断臂求稳”剥离投资业务,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5
华鸿嘉信又一年难过500亿?“救火队长”张立洲临危受命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