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扇贝背锅、政府补贴,獐子岛频繁出售资产或仍难挡业绩重压
摘要

目前,涉嫌财务造假、业绩亏损的獐子岛只能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获取资金,然而资产总有卖完的一天。

“扇贝跑路”、“扇贝饿死”的獐子岛再一次因出售资产被溢价26.23%而备受关注。

近日,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069.SZ,下称“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将一家全资子公司的一宗土地使用权出售给国有独资企业大连临海装备制造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海装备”)。

据悉,这已是獐子岛近1年内第三次要出售公司资产,频繁出售的背后,是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业绩亏损的困境。

依靠政府补贴强撑业绩

多次发生扇贝“跑路”黑天鹅事件的獐子岛,再次出售子公司资产来拯救业绩。

8月9日,獐子岛公告称,将全资子公司大连獐子岛玻璃钢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简称“玻璃钢船舶”)的一宗土地使用权以6075万元出售给临海装备。

獐子岛在公告中称,为提高资产使用效率、优化资产结构、降低管理成本,将全资子公司玻璃钢船舶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连湾街道前盐村一宗土地使用权出售给临海装备。交易涉及的土地宗地面积达48416.5平方米,用途为工业用地。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宗土地使用权账面值为4569.44万元,土地使用权终止期限至2065年6月22日,评估价值为4812.6万元。

本次资产的交易价格以评估值为基础定价,总价款为6075万元,比评估的4569.44万元溢价1262.4万元。临海装备最终将以高出评估价值26.23%的价格完成本次交易。这一举动令人匪夷所思。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收购方临海装备实为国有独资公司,大连湾临海装备制造业聚集区管理委员会对其拥有100%的控股权。公司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政府授权的国有资产经营与管理业务、项目投资及管理业务、土地开发、土地整理等。

獐子岛称,本次子公司玻璃钢船舶的土地资产转让所获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继而对公司现金流产生积极影响。

除本次土地资产外,獐子岛还在推进出售两家全资子公司的股权。

7月1日晚,獐子岛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獐子岛渔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新中海产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新中日本株式会社90%股权,出售给亚洲渔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亚洲渔港”)。此次出售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价格尚未确定。

目前,獐子岛渔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和亚洲渔港公司已签署了合作意向性协议《框架协议》。根据7月30日的进展公告,獐子岛正在请相关中介机构就重大资产出售开展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各项工作,重大资产出售工作仍在积极推进当中。

事实上,本次子公司的溢价出售,或旨在拯救獐子岛。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獐子岛业绩发现,獐子岛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4314.14万元,同比下降379.43%,其现金流量为-1559.14万元,同比下降119.88%。与此同时,其一季度负债达到31.46亿元,较2018年年底的31.12亿元负债增长1.07%。而溢价售卖子公司土地使用权的收入,直接填平了獐子岛2019年第一季度的亏损,并且还让獐子岛赚了1760.87万元。

而在出售子公司资产之前,獐子岛一直靠补贴盈利。

獐子岛财报显示,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主要得益于2634.5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这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3043.82万元。

对此,深交所提出质疑,獐子岛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同比增长 319.13%,占獐子岛净利润的94.8%,存在对政府补助重大依赖嫌疑。

獐子岛对此回应,报告期内,计入公司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大部分为公司参与国家政府部门主导的科技研发项目所获得的补助资金,公司对上述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

除了获得大量政府补贴外,该公司在2018年已经开始通过出售自身资产获取资金。据了解,该公司在2018年将持有的参股公司翔祥食品39%股权转让给日本双日株式会社,转让价款为7327.50元人民币。同时,出售闲置资产净值约600余万元;完成30艘老旧捕捞渔船减船转产项目,获取补贴款项367万元。

归咎于“天灾”背后的管理、贪腐问题

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指出,频繁依赖政府补贴的背后,是獐子岛的管理问题和贪腐问题。

2018年,据央视财经报道,獐子岛多个员工和岛民都不约而同地反映了集团多年以来内部员工偷盗成风等管理问题。2012年,獐子岛就曾出现2600万元扇贝遭内部人员盗窃的事件。公司员工表示,这样的偷窃和丢失在集团内部经常发生。

也因此,从2014年开始,獐子岛只能通过“扇贝跑了”、“扇贝饿死”等公告来掩饰事实。

2014年10月30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2014年净利润为-11.89亿元,同比下降1326.83%。

2017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受此影响,2017年净利润约为-7.23亿元,同比下降1008.19%。

面对两次“天灾”,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獐子岛有可能利用天灾来掩盖其经营不善的事实。

随后,证监会揭开了扇贝“跑路”的真正原因。

2019年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表示,2019年7月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该告知书显示,因涉嫌财务造假、信披不及时等,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其他涉事高管也有不同程度惩罚。

告知书显示,獐子岛公司及该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此外,獐子岛还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的情况。根据相关规定,獐子岛应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该信息在2018年1月初獐子岛财务总监勾荣将全年业绩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情况向吴厚刚汇报时触及信息披露时点,应在2日内进行信息披露,但獐子岛迟至 2018 年 1月30日方才予以披露,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

2019年7月9日,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拟决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吴厚刚、执行总裁梁峻、董事会秘书孙福君、勾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当事人吴厚刚、梁峻、勾荣、孙福君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第三条、第四条和第五条第八项的规定,证监会拟决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 10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 5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有趣的是,在7月1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参加“海洋新愿景”主题研讨会上,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赔钱对不起股民。向广大股民检讨,我没有很好的识别风险,没有控制住风险,给大家带来损失。”

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一直游离在亏损、扭亏边缘的獐子岛如果不进行财务造假,很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而退市又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周而复始、恶性循环。时至今日,吴厚刚已经没办法拯救损失,如何提升业绩,保证利润盈余才是獐子岛最大的目标。目前,涉嫌财务造假、业绩亏损的獐子岛只能通过出售资产的方式获取资金,然而资产总有卖完的一天。(蓝鲸产经 王君wangjun@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资本回归理性后的编程赛道,谁能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2
阿里赴港上市在即,投资价值与增长空间几何
3
瑞幸开店速度“碾压”星巴克,净亏损5.32亿股价反创新高
4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5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