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鼠胆英雄》难过亿,德云社为何电影屡战屡败?
摘要

讲故事的人演不好故事?

投稿来源:麻辣娱投

截止到8月12日14:00,《鼠胆英雄》上映11天累计票房为8902万,猫眼预测票房9549万,照这个态势来看,上映前主演岳云鹏在宣传活动中信心十足的介绍自己的“五亿十亿计划”,现在来看《鼠胆英雄》的票房连一个亿都达不到。

“我觉得这是我拍的比较用心的一部作品”

“我不能再拍烂片了”

“这次我给自己的表现有八九十分”

宣传时的豪言壮语,现在来看简直是大型“打脸现场”。

客观的说,《鼠胆英雄》的质量的确优于岳云鹏之前主演的戏剧,但是分析电影的整体水准来看,仍然是一部“烂片”,对岳云鹏来说,他只是从以往的二十分进步到了这次的四十分,相较于他自己进步巨大,但是仍然是不及格的成绩,仍然是不折不扣的差生!

01

一烂到底的德云社

在相声界,岳云鹏是德云社中生代的“一哥”,在电影界,岳云鹏的地位同样不遑多让——烂片界的一哥,比德云社一哥还要稳的一哥。

虽然进军电影界时间不长,但是就拍烂片的表现而言,小岳岳是真的做到了“保质保量”,每一年都能输出多部质量极低的烂片。

自2017年至2019年由岳云鹏主演(客串出演不算)的电影共九部,除去《虎胆英雄》(上映时间较短)外,其余八部电影平均豆瓣得分仅为3.45分,最高分仅为4.2分(祖宗十九代),更是有《断片之险途夺宝》、《欢乐喜剧人》这样豆瓣评分2分多,猫眼评分4分多的史诗级烂片,作为参考,史诗级烂片《逐梦演艺圈》的豆瓣评分是2.2分,猫眼评分是7.7分。

不过在演烂片这一点上,小岳岳的根儿来自他师傅,郭德纲出演的电影,同样是一烂到底。

《大胃王》、《月光宝盒》、《大话天仙》、《战国》、《车在囧途》,这些由郭德纲出演的电影豆瓣分分别为3.7分、5.2分、3.1分、3.8分、4.0分,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无论搭戏的是大腕还是新人,只要是郭德纲在,准是烂片没跑。

更为讽刺的是,郭德纲参演的电影分数最高的《落叶归根》(豆瓣评分达到7.8分),是他2007年参演的首部电影作品,和他演对手戏的男主是赵本山。

2010年,郭德纲作为导演完成了处女作《三笑才子佳人》,这也是德云社出品的首部电影,从演员跨越到导演,但是影片却依旧没有摆脱烂片的口碑,豆瓣评分3.9分,总票房不到800万,更是被外界抨击为:用电影的方式拍电视剧,而且还是二流的情景剧。

这一场惨败给郭德纲和德云社上了一课,德云社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回去继续做自己的相声演出,但郭德纲心里对电影的执念却一直深埋。

从小混迹于各大剧场的郭德纲,说一场相声观众不过几十上百人,即便是成名后有了德云社自有剧场,可这个舞台对于郭德纲来说还是太小。走上大荧幕让全国的人都看到自己,这是他的野心和抱负。

蛰伏7年后,德云社在2017年重新开启了电影业务,推出了其主导的第二部电影《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该片改编自德云社同名经典原创相声IP,汇集了郭德纲、于谦、郭麒麟、岳云鹏等当时德云社大部分精英,但上映后遭到观众猛烈批评,豆瓣评分仅为2.9,票房仅1790万。

紧接着2018年的春节,德云社出品了第三部电影《祖宗十九代》,由郭德纲担任导演,王宝强、井柏然、吴京、大鹏、吴君如等一众明星在电影中均有客串出演,这些明星的出镜成功的证明了一件事——谁都带不动郭德纲。在与《红海行动》《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等国产大片的正面厮杀中,《祖宗十九代》毫无还手之力,票房收入仅1.7亿,豆瓣评分4.2分,既不叫好又不叫座。

屡战屡败,屡败还要屡战,德云社的电影之路,为何如此坎坷。

02

讲故事的人演不好故事

首先想这样一个问题,郭德纲岳云鹏们是好演员吗?或者说相声演员有演技吗?

答案是没有。

为什么相声演员没有演技?

所谓演技是指在舞台上或摄像机前借由动作、姿势和声调扮演某一角色,是将自己带入到某一情节或人物形象当中,但是在相声表演中,那些让你发笑的内容,绝大多数来自笑料本身,最多再有一些语音语调、神态表情的变化。没有或极少有对演技的要求和体现,所以相声演员在日常演出中无法完成对演技的锻炼和积累,自然也就没有演技。

这样的表述或者有些绕口,我们从一个经典的小品中映射出相声演员的演技有多孱弱。

以2006年央视小品《说事儿》为例,同其它小品相比,这部小品使用的场景道具极少,也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但是这仍然不影响赵本山和宋丹丹用“演技”诠释黑土与白云这两个人物形象。

3分05秒,黑土误把未吃完的饺子当做赠与小崔的礼物拿出;

3分57秒,黑土误坐在离小崔和镜头更近的椅子上,白云一个眼神,黑土马上换位置;

5分28秒,小崔拿出耳机,准备对两人分别采访,黑土先扣上了耳机;

6分12秒和7分01秒,两人分别拿起白云的貂皮大衣,一个说四万买的,一个说四十一天租的。

7分33秒至8分33秒,两人分别对签字售书一事回顾,共做出四个相同的动作,但每个动作背后讲述的内容则大相径庭。

在这短短五分钟内,两个人的动作、眼神、对道具的使用、还有动作与语言配合的能力都体现的淋漓尽致,而这就是喜剧表演所需要的演技,所以赵本山和宋丹丹有能力出演影视作品,也能较为丰满的刻画诠释出人物形象,即便和老戏骨之间仍然存在差距,但是单就演技而言,他们是合格的喜剧演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赵本山、宋丹丹包括范伟在内的顶级小品演员出演喜剧电影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服”时,几乎没有任何表演基础的相声演员又如何能走上大屏幕呢?

所以在看郭德纲和岳云鹏出现在大屏幕时,尴尬而浮夸的演技总是会将你的注意力抽离出电影角色本身,然后再和你记忆中对德云社和相声的碎片记忆凌乱的糅合在一起,这种出离于电影的荒诞感和违和感,对于观影本身而言简直是灾难性的。

这就是郭德纲和岳云鹏无法成为好演员的关键:相声的本质是讲出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喜剧的本质是演出一个有趣的故事,虽然都是故事,虽然都是让大家发笑,但是从本质上来讲,这是两码子完全不同的事。

03

德云社做电影,缺乏一套科学完整的体系

在今年6月举办的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上,《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抛出了论坛的主议题:中国电影如何实现工业化。电影工业化,一直是今年来内地电影市场所热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讨论电影工业化?为什么要让国产电影实现工业化?

2018年,全国国产影片上映数量为264部,票房总额为378.97亿元,其中排名前十的影片票房总额为213.21亿,剩下拿下了148.14亿票房,剩下的国产电影平均票房仅为6500万元。

“依靠优秀的演员和导演,我们生产出很多优秀的影片,但是仍然还有相当多数量的影片处于水准以下。这就是电影工业化的必要性。”北京电影学院研究员刘正山这样说到。

电影工业化的意义在于用电影行业内的相对成熟的经验和相对规范的标准指导电影的拍摄和制作,降低电影中的不确定性,从而最大程度的保证电影的下限。

换言之,最高水准的大片固然是需要人天马行空的灵感与创造力的,但是只要应用电影工业化体系,大概率能保证影片在票房和口碑上达到一个“还不错”的成绩。

对郭德纲和德云社而言,他们的电影没有一次达到观众期待的“下限”,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德云社既没有像韩寒一样的电影天才,又没有科学系统的电影制作体系。

在德云社的电影中,郭德纲既身兼编剧、导演、主演数职,又未请资深电影人担任制片人进行把关控制,电影的专业性大大降低。想要凭德云社一己之力完成影片,可这样去做,又何其难也?

即便是起步相对较晚的华语电影,在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后也已经具备了相对较高的准入门槛,一部电影的生产涉及多个环节,环环相扣、分工明确、标准严格,经验尚浅的德云社本就不具备这样的全盘把控能力。

从舞台到电影,艺术之间的隔阂始终存在。原来是讲一个十五分钟的段子,现在要扩成90分钟的完整故事,把其它的故事串在一起显得松散凌乱,添加太多的其它内容又变得不够吸引人,单单是在剧本上,德云社都无法拿出一个适合大荧幕的剧本。

作为一个新入场的跨界人士,本应先从学习和借鉴起步循序渐进,然后将自己在舞台喜剧和相声表演中的精华应用进电影中锦上添花,可德云社却选择居高临下的想要用自己在外部行业的成功凌驾于电影拍摄与制作之上,只可惜隔行如隔山,这样的做法,只能是徒有其表的做出一个电影的形,而丢掉了电影剧情和表现手法的神。也难怪观众评价“不像是看电影,像看一部被拉长的相声”。

相比于传统商业大片,喜剧电影低投入高产出,稍加打磨便可能催生爆款,确实是一桩好生意。但是对德云社而言,这却不见得是一门好做的生意。郭德纲用十年努力成功的将相声观众拉回了剧场听相声,如今距离他进军电影也过去了十年。郭德纲究竟是真正想用心去拍电影证明自己,还是想用德云社的照片走上大荧幕迅速圈钱,这我们不得而知,但应该观众已经给德云社的电影深深的打上了“烂片”的烙印,如果德云社的电影继续烂下去透支粉丝们所剩无多的信任,那么德云社在相声界的口碑也会被反噬。要么是抽身止步及时退出,要么是痛定思痛的背水一战真正拍出一部真正优秀的影片。

前者是不甘心,后者是输不起,但无论如何,现在真的到了老郭和他的德云社骑虎难下的时候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2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3
周黑鸭放开加盟背后:三座大山压身,食安风险加大成隐忧
4
流利说第三季度亏损再扩大一倍至2.1亿元,付费用户增长停滞
5
斗鱼虎牙抢占游戏陪玩市场,盈利模式单一、色情擦边球问题待解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