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去Costco 抢茅台,只是“酒徒”的冰山一角
摘要

对于一位中年“酒徒”而言,几年积攒下的这些藏酒,是过往的乐趣,也是未来升值的可能,而崩盘可能毁掉这一切。

投稿来源:首席人物观

1498元,比官网指导价还便宜1元,摆在上海滩新晋网红Costco 里的飞天茅台,让酱香白酒吧(简称“酱吧”)里散布在五湖四海的男人们又蠢蠢欲动了。

这是Costco,全球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式超市落户上海的第一天,酱吧里有人圈出了“半小时抢空茅台酒”的新闻标题,还有一张真假莫辨的网友晒图:自己一家6口去抢购了12瓶茅台、6瓶五粮液,卖给黄牛后净赚1.2万。

我的朋友李铭把这张截图发过来,附上羡慕表情。

他已经很久不找我聊酒了,在他眼里酱吧就是被我“毁”掉的。据他所说,《深夜撸茅台的中年男人》让酱吧人气大涨,小白、酒贩子等身份复杂的用户纷纷涌入,此前单纯交流(显摆)酒的氛围就此被破坏。

今年以来,53度飞天茅台酒在市面上身影难觅,经销商已经把行情价抬到2500元——这让Costco里的疯狂变得合理。不过,第二天,当慕名赶来的顾客站到酒类货架前时,茅台酒已经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酒徒”尚未行动,窗口已飞快闭合,而这仅仅是撸酒疯狂之中的冰山一角。

01

当阿里、苏宁都在提线上线下融合(OMO)的概念时,“酒徒”们早已付诸于实践。

Costco这样的线下商超是他们撸酒的传统渠道,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和电商的发达,用户在线下做选择时很简单:找到一款酒,打开电商搜同款,价低就拿下。

李铭,在国贸从事金融行业的典型中产阶级,已经从痛恨超市的钢铁直男变成线下商超的忠实用户,大至北京核心商圈的BHG、家乐福,小至某个偏远旅游小镇里的小卖铺,他都不会放过——后者往往存有滞销的年份老酒,值得“捡漏”。

他的妻子告诉我,上周末在蓝色港湾逛街,中途李铭去洗手间,回来就美滋滋地找她商量:超市有2012年的某款五粮液,仅存一箱,799块一瓶,比电商便宜至少300,能否捡漏?

结果就是,当晚,李铭的酒柜又迎来了一对新成员。

在“酒徒”的世界里,这已经算克制之举。中国高端白酒的售价早早过千,消费群体里不乏有钱人。刘思远是一位生活在北京的设计师,常年混迹在社群,他给我转发了一张酒友群里的照片,这张98760元的小票,是一位山东临沂的酒友前几天刚刚开车到北京来消费的,其中包括一瓶售价63800元的巴拿马百年金奖茅台。

“酒徒”的疯狂一面在线上表现更充分。除了传统电商平台,比如京东、苏宁以及酒仙网等垂直类电商,淘宝直播、微信社群也是他们喜欢的聚集之地。

淘宝直播里活跃着一批喜欢买老酒的用户,目前有十来个直播间。与那些启用美女主播的服装类直播不同,老酒直播的画面里经常是一位长相粗糙的中年男子,重点是身后彰显实力的满满一墙老酒,主播们借助“扣酒(直播间送福利的一种方式)”“放漏”快速圈粉,也有主播因为卖酒价格虚高遭遇老粉丝集体反水——他是人气最高的酒类直播之一。

冲动消费是淘宝直播间的典型特色之一,有“酒徒”深陷其中。

赵凯是一位90后商人,经常在各地出差,但很少喝白酒,偶然机会被朋友拉进老酒直播间后,一发不可收拾。他统计过,从2019年3月入圈开始,他陆续花了30多万买酒,其中有主播常说的“八大”、“十七大”、“五十三优”等外行根本听不懂、他也是第一次听说的酒名。

在直播间拍卖、秒杀的热烈氛围中,赵凯每晚花掉几千块已成为常态。无论年龄,粉丝在直播间里都会被称呼“哥”,对于级别高的粉丝,主播们更是嘘寒问暖,处处透着尊敬。

“这种氛围很容易迷失自己,对主播非常信任,他说酒质好就买,钱花得很快”,赵凯最近冷静下来才发现,有些主播其实很坑人,利用粉丝对酒不了解,以次充好,虚报价格比比皆是。

交完这笔昂贵的学费后,赵凯现在买的老酒越来越少。他依然喜欢看直播,当新粉丝在主播号召之下前赴后继买买买时,他仿佛看到几个月前的自己。

02

“酒徒”有自己的圈子。

购物带来的快感之外,圈层也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是小企业老板、公务员、医生、职员,都逃不掉鸡零狗碎的庸常,而在“酒徒”圈子里,这些身份都被剥离,只剩下统一的标签:酒友。

早期的酱吧里经常有人晒线下聚会照片,如今这类内容日益稀少,但基于微信社群的酒友聚会一直存在——不同于多数微信群里的纯线上关系,“酒徒”们更喜欢真实地把酒言欢。

李铭曾经参加“高端酒友”聚会,一场聚会消费的白酒价值往往在数万以上,是一桌饭菜的十几倍。而刘思远混迹的几个茅台酒社群里,人气最高的品酒会包括两种:

一种是每人都带酒参席,档次必须高于飞天茅台,喝到最后基本每瓶剩一半,依次打分,得分高的人可以带走得分低的半瓶酒;一种是群主带酒,一般是售价30000元左右的十斤装,参与者按人头收费,人均在2688元左右。

相比于这些轻松的小型品酒会,2018年2月,茅台和京东在国家会议中心办的那场茅粉千人品鉴会就堪称“灾难”了。

根据活动设置,参加品鉴会的茅粉不但可以享用晚宴,还能领到必购码,在京东购买两瓶飞天茅台。但活动方显然低估了粉丝热情——报名成功的通知短信没有过多身份识别,无数人拿着转发来的信息,拖家带口挤进场。

我见证过“灾难”现场。北京腊月的寒风之中,几百人被拒之门外,很多人从外地乘坐高铁或者开车赶来,愤怒的情绪随着天色渐暗,在人群中愈发浓烈。

茅台方面一度给出解决方案:为报名成功却未能进场者提供京东必购码,额外赠送茅台王子系列品鉴酒。但粉丝们并不买单,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士高喊着:

“我从内蒙开了6个多小时过来,一年挣200多万,要你送酒干嘛?我要进去!”

从后来网上流出的信息看来,入场成功者在场内的体验也不算美好。受场馆封闭影响,他们无法自由出入,守着有限的食物枯坐了几个小时。

但这类大型品鉴会仍然极具召唤力,比如茅台酒厂举办的茅粉节。“微信群里已经有人要去了”,刘思远满脸羡慕地说,“那是够级别的买家才能去的”。

03

“我买的不是酒,而是投资品。”

这是刘思远用来回应妻子抗议的固定说辞。成为“酒徒”仅3年,客厅酒柜已经放不下他的存酒,衣柜也被部分征用,代价是他越来越少购置衣服。在这个圈子里,为了存酒而买别墅、买地下室的案例比比皆是。

刘思远有点后悔。从2017年年底以来,飞天茅台酒的价格一直上涨,他去年刚在杭州买下一套一居室学区房,“如果没买房,当时把买房钱拿去永辉囤珍品茅台酒,现在再出手,一居室就可以变成两居室了”。

不过,崩溃的征兆往往就藏匿在全民狂欢之中。

这场持续了近两年的茅台热总让他想起2015年的那场股灾。当很多不喝酒的人也想买茅台时,危险或许正在步步逼近。

“酒徒”中其实很多人都不喝白酒,它口感浓烈,更适合老酒鬼,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它的热度。

过去几年里,茅台价格在经销商带节奏、“酒徒”热情参与之下炒起来的。刘思远见证过机场茅台在2017年年底被炒到8800元,当时流传的说法是,这些通航纪念酒都是限量版,售完就没有了,于是,很多人专程坐飞机去指定机场购买,酱吧里就有很多分享帖。

然而,当热潮散去,机场酒快速失宠,如今售价已经回归到2000多的正常范畴。

与一般投资品的价格波动不同,这些因为被炒而价格虚高的“题材茅台酒”生命周期极短,价格一旦回落,再无上涨空间——收割者们已经奔向下一波韭菜。

题材玩法是茅台酒厂在最近几年的创新,从瓶子到概念,每年都有新花样刺激“酒酒”打开腰包。

“狗”们的世界总是如此相似。当年轻的“鞋狗”们守着线上抢购、同款买两双穿一双供一双之时,“酒徒”中也有类似的任性操作:同款酒买7瓶,6瓶一箱作为收藏,1瓶用来摆柜、摇花。

但刘思远的“投资品”们并没有太多的出货渠道。线下回收店价格压得低,闲鱼等二手品平台不允许酒类交易,尽管他们会把“西凤”改成“西风”,称“五粮液”为“舞娘”,系统还是经常能识别出来,轻则下架,重则封号。

更多交易会在微信群里进行。

其中戏份也很足,尤其是经销商拉起的“肉鸡群”里,经常有这样的剧情:A发出某款酒引起讨论,几天后B表示找到了这款酒,被种草者纷纷跟进,期间总有人喊:你们先定,剩下的我来兜底,一场热闹的销售会就此完成。

刘思远偶尔会在群里委婉质疑,但套路和花钱,似乎都挡不住“酒徒”们投身这场白酒狂欢。

他现在开始期待“刹车”。对于这位中年“酒徒”而言,几年积攒下的这些藏酒,是过往的乐趣,也是未来升值的可能,而崩盘可能毁掉这一切——他计算过,如果纯靠自己喝,可能一辈子也喝不完这些酒。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资本回归理性后的编程赛道,谁能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2
阿里赴港上市在即,投资价值与增长空间几何
3
瑞幸开店速度“碾压”星巴克,净亏损5.32亿股价反创新高
4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5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