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马云20年商业“交恶”史
摘要

风清扬即将退隐,马老师行将登台,这部“交恶史”又将如何书写下去?这会是商业江湖新的一页故事。

投稿来源:时代财经

9月10日,马云迎来自己55岁生日,按照马云去年宣布的计划,他将在今年生辰之际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交棒给现任CEO张勇。离了马云的阿里巴巴,未来将如何前行,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回顾马云带领下的阿里巴巴20年商业史,能让吃瓜群众不断围观的,不仅有大佬的豪言壮语,更有八卦背后的“战事”!扩张商业版图二十载,马云“交恶”无数,阿里面对的每一场互联网大战,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阿里VS网易,跨境电商谁主沉浮?

前些日子,网易考拉卖身阿里的消息,大家都还犹在耳边,表面上一派祥和之气的阿里和网易,实际在没完成对网易考拉的收购之前,一直不对付。

2003年,阿里电商刚起步,同年eBay开始正式入主易趣,双方打算联合吃掉整个中国C2C市场。到了2005年,淘宝、易趣正式拉开市场大战。当时的易趣为了牵制住淘宝,开始对后者实行进一步的剿杀行动,易趣在向各大门户投入双倍的广告费用的同时,还附带着“让各大门户不再接淘宝的广告”的条件,以此来打击淘宝的业务发展。有意思的是,当时丁磊的网易是第一个拿了易趣的广告费并且承诺不再承接淘宝广告的门户网站。自此,马云、丁磊俩人鲜少“同框”。

而丁磊作为比马云、马化腾还早出名的“中国首富”,在连续多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中,都以主角的身份攒饭局。2014到2017年间,丁磊组织过的四场饭局中从未邀请过马云。其中,2017年现身丁磊乌镇晚宴的大佬20余人,马化腾、丁磊、沈向洋、张朝阳、周鸿祎、余承东、王兴、李彦宏、张亚勤、雷军、姚劲波、刘强东、龚宇、沈南鹏、张一鸣、杨元庆、程维等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悉数到场,唯独不见马云身影。

但两人的商业交锋,实际是到2015年开始。

2015年1月9日,网易考拉正式上线,并以“100%正品,天天低价,7天无忧退货,提供消费者海量海外商品购买渠道”等口号推出跨境电商业务,这时的阿里和网易才算是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业务竞争。与此同时,2016年定位原始设计制造的“网易严选”,正式入侵阿里的领地,双方在商业上正面交战。

2016年,在网易考拉举行的发布会上,丁磊宣称:“希望未来三到五年,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到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而考拉业绩表现也没让丁磊失望。据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从2016年开始,网易考拉连续3年占据跨境电商市场份额首位。

并且,考拉在委身的前一个季度,还以27.5%的市场份额,位列跨境电商第一。天猫国际则屈居第二,占25.1%份额。

然而峰回路转,网易考拉面对不可控的采购环节,业绩连年增长放缓,虽然市场份额仍然位列第一,但是考拉卖得多亏得也多。丁磊想出掉考拉,但是能接盘的却也只有马云。此时,20亿美金的收购为网易回足了血,趴在网易账面上的500亿元的资金,也为过于忧虑的丁磊解决了很大的烦恼。

阿里VS顺丰,物流平台数据之争

王卫在2017年的股东大会上曾说,“我们的竞争对手,肯定不是来自同行, 而是跨界企业。” 这个跨界企业,指的就是阿里。

2017年6月2日,顺丰公关在朋友圈三次回应菜鸟数据接口屏蔽事件称,“一言不合就关接口,惊呆了我们不要紧,伤及无辜消费者与商家着实不该发生。丰巢作为独立第三方,不可能也不会将其他电商物流平台数据(非淘宝系)同步至菜鸟。”

此时,顺丰因不愿提交用户的数据信息,跟阿里闹掰。

2012年,阿里做了一个“开放的电商云工作平台”——聚石塔,初衷是让“数据分享”,通过整合电商生态系统内的全部数据,以帮助商家提高运营效率,控制成本。但之后信息共享开始向商家收费,而淘宝建立的“共享数据库”里的用户信息,就是来自顺丰等快递公司提供的用户数据。

2017年5月31日,菜鸟突然接到顺丰发来的丰巢数据接口暂停的告知,顺丰先是于凌晨关闭了丰巢自提柜对菜鸟的数据接口,当日中午,又进一步关闭了针对淘宝平台的整个包裹回传物流信息。

6月1日下午3时,阿里巴巴发布公告,建议商家暂停使用顺丰发货。15个小时后“阿里系平台将顺丰从物流选项中剔除”。

梳理整个事件脉络,闹掰的背后是双方在数据信息安全问题上未达成一致。主要是因为丰巢拒绝向菜鸟提供隐私数据,其中所有快递柜信息的触发必须通过菜鸟裹裹,取件码信息无条件给到菜鸟,丰巢需要返回所有包裹信息给菜鸟,还包括非淘宝系的订单。

这件事情以后,阿里和顺丰彻底决裂,顺丰开始单打独斗,寻求电商快件以外的业务——商务快件——谋发展,并积极探索国际物流业务。而此时,作为阿里电商死对头的刘强东,高调站队顺丰,在社交平台上肯定顺丰王卫的做法,并呼吁有关部门调查菜鸟。

阿里和顺丰的事件结束了,但是京东和阿里的恶战却愈演愈烈。

阿里VS京东,最多口水的口水战

“我在公司一再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去碰京东。别到时候自己死了赖上我们。”

“阿里的目标就是培养更多的京东。”

虽然马云曾不止一次对外暗指京东是一家小公司,成为不了阿里的对手,但双方的直面竞争却从未停止过。

刘强东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回怼的机会。在一次演讲中,他嘲笑王健林“先挣它一个亿”的小目标和马云“一个月挣二三十亿很痛苦”的言论时表示,“在我们国家还有几千万的贫困人口,这是我们中国富人的耻辱。”

马云随之表态,“刘强东是不是研究我的讲话?我刚讲完第二天他就起来说。”微妙的言语中,总能传导出两方的关系。

上到企业领导,下到公司高管,双方阵营都在隔空互怼。不仅前文中提到过刘强东在阿里和顺丰的分裂中战队顺丰,在2017年的“双11”大战中,双方更是达到针锋相对的高潮。

2017年“双11”交易完成之后,阿里宣布成交额达到1682亿元,随后京东也对外公布销售额达到了1271亿元。正当各路吃瓜群众还沉浸在剁手的喜悦中时,阿里、京东又向外界送来了一个大瓜,阿里巴巴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暗指京东在该年“双11”统计的销售额数据有水分时表示,“不得不承认京东数学很好,只要京东自己愿意,可以把一年的下单金额都算成双十一跨年大活动的下单总额”。而京东首席营销官徐雷,也随后在在朋友圈做出相关回应,“这不是数学问题,是逻辑学问题。为啥你家可以提前预售20多天开卖然后算一天销售额,我家不能正常开门做买卖只算11天购物季销售额?”

之后,阿里跟京东的较量,就不只是停留在公司高管间的口水战上了。

2017年11月22日晚间,阿里对外宣称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黑稿风暴”,并委托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的惠翔律师发表《阿里巴巴法律顾问:舆论异常操作,特向社会公布》的文章。阿里方面表示,近一个月来,网上媒体出现大量阿里巴巴“垄断市场”、阿里巴巴“逼迫商家二选一”等帖,均是被人恶意攻击,消息并不属实,并将矛头直指京东。

京东随后否认了黑稿这一说法,发表声明称,“与此相反,京东长期以来遭受系统的、有组织性的、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恶意攻击及抹黑。”又把矛头对回了阿里。

在你来我往的公开声明中,阿里、京东引发了大量的关注。口水仗的背后,隐藏的是两大电商之间的江湖恩怨。

2017年的“双11”前夕,一些品牌商就面临着阿里、京东二选一的难题。2017年9月底,绫致集团旗下的Vero Moda、Only、JACK & JONES等品牌均关闭了在京东的店铺。紧接着太平鸟、韩都衣舍、真维斯、GXG等服装品牌也陆续选择了拥抱阿里,从京东退出。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多家服饰品牌退出京东,与来自天猫的压力不无关系。

现在来看,不论在电商,还是物流、移动支付领域,阿里、京东从没有放弃过“正面刚”。阿里有蚂蚁金服,京东成立了京东金融;阿里推出蚂蚁花呗,京东搞出了京东白条……虽然各自都有存在的必要性,但无一不暗藏着较劲。

阿里VS美团,巨头也摁不住王兴的野心

能和刘强东共同组建“东兴饭局”的王兴,想必也一定和刘强东有着某种共同的特点。

2018年的互联网大会之后,由刘强东、王兴做东组建的东兴饭局,被外界称为“富有太多意义的饭局”。这次饭局上,互联网半壁江山的大佬们都排排坐,却依然找不到马云的身影。

对这场饭局,马云很诚恳的回应道:“我确实是没收到邀请,我也没有想过参加还是不参加,当然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我觉得来了应该多做些其他的事情,要关心来了乌镇你表达了什么讯号,你学到了什么,分享什么东西可能更重要。”

当然来不来是一回事,邀不邀请又是另外一回事。不可否认的是,阿里和美团的确“交恶”了,那么,曾经牵手共同走过“百团大战”的深情都付给了谁?

时间回到2011年,彼时正值互联网的“百团大战”,拉手网、美团、窝窝团、高鹏等各个网站正值交手关键时刻。当时的美团在这场大战中损耗了太多资金,为了不被竞争对手给耗死,美团开始向外部寻求资金入驻。不久,美团获得了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阿里巴巴也拥有了一个董事会的席位,这时的双方走到了一起。

入股之后,阿里开始把美团纳入体系之内,然而阿里口碑的出手却打乱了美团的步伐。为了不受阿里方面的控制,美团在接受腾讯入股后,正式与阿里决裂,之后王兴不止一次地怼过阿里,直至今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没停下来。

2018年4月,阿里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并历时大半年的时间调整组织架构,这已经宣示着阿里要拿下外卖市场的决心,这无疑又给双方不和缓的微妙关系上紧了发条。

据36氪报道,2018年底,阿里向外卖行业投入了巨大的补贴,此时很多城市的外卖代理商开始离开美团转投饿了么。2019年1月3日,饿了么在大理对美团发动闪电战,在大城市难攻的情况下,饿了么打算用“农村包围城市”的做法打狙击战。

为对抗美团,饿了么不仅在大理地区挖走了300多名骑手(当地将近一半的比例),还打起了外卖价格补贴战,已经上市的美团,此时很难再用烧钱的方式打开市场。美团开始选择让商家“二选一”,把不合作的商家上涨佣金或是下架。

面对阿里的大举进攻,美团点评在外卖业务上的成长速度已经被拉停。从2017年Q4到2018年Q3,美团外卖的变现率曾一度从11.6%攀升到14.0%,但在阿里投入战斗,美团跟进饿了么的补贴大战后,美团2018年Q4的增长幅度却下降至13.7%。

阿里入局外卖市场,饿了么与美团之间的恶斗,怕是必有其中一方倒下才肯罢休。

回顾在马云推动下的阿里帝国“交恶”史,反应出的最本质信息是:行业竞争到最后,总的来看是腾讯和阿里的较量。每一场厮杀的背后,双方都站着一位姓马的巨人。

SexyVC观察数据显示,阿里投资额最大的8个行业分别是文化娱乐、金融、电商、生活服务、房产家居、汽车交通、企业服务、社交,腾讯投资额最大的5个行业分别是文化娱乐、金融、电商、汽车交通、生活服务。双方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围绕着对方最核心的商业方向去投资,比如腾讯投资电商(有京东、拼多多和唯品会等),阿里投资社交和文化娱乐(有来往、钉钉和飞聊等)。

一位不愿具名的易观分析师表示,“双方围绕的投资领域,不仅是为了巩固自身的业务,更多是为动摇对方的根据地。每一个互相对立的公司背后,都各属一个利益共同体,这已然不是两个公司之间的较量。”

现在,风清扬即将退隐,马老师行将登台,这部“交恶史”又将如何书写下去?这会是商业江湖新的一页故事……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海尔“午休门”背后:市值净利掉队,智慧家庭前景未明
2
恒大人寿起诉*ST康得追讨投资款,险企投资需防诱人表象透析实质
3
新车销售进入瓶颈期资本转向后市场掘金,连锁机构进入整合时代
4
方便面“回暖”?这可能是个假象
5
半年超40亿元投资,希望教育的“并购狂奔”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