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前有吴晓波、后有罗振宇:知识付费能否跑通资本市场
摘要

若罗辑思维冲击A股成功,其将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还将为同业公司选择上市路径,起到标杆作用。

10月15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官网更新的辅导信息情况,披露“罗辑思维”正在筹备IPO。虽然此前曾数度有消息传出“罗辑思维筹备上市”,但此次官方信息将“谣言”变为板上钉钉的事实。

作为知识付费领域最早期的入局者,罗振宇的每一步商业动作,都会受到市场的密切关注。10月15日消息一出,多家媒体先后报道此事。

事实上,早在两年前就有一份《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价值分析报告》的部分内容在网络流传。此后,罗振宇曾在朋友圈回复称“罗辑思维还是个初创公司,当前一切一切的重心都是做好产品、伺候好用户,在知识服务这条路上结硬寨、打呆仗。别的啥都不想,想也没用,想多了耽误手头的事。”

然而从此次披露的内容来看,罗辑思维为了上市也并非真的“啥都不想”。

截至今年8月,中金公司已对罗辑思维上市前期准备工作辅导9个月。此后,正式辅导的第一阶段自今年9-10月进行,第二阶段将于11-12月进行。

待辅导验收完成后,辅导机构将向中国证监会申报发行材料。也就是说,最快在今年年底,罗辑思维即有可能做好登陆资本市场的准备。

罗辑思维从来都不缺钱

回顾罗辑思维的发展脉络,其在尝试过内容电商、社群经济、对外投资等多种方式后,于2016年确定以知识服务作为核心业务。此后其陆续打造薛兆丰、万维钢、宁向东、吴军、武志红、熊逸等大咖课程。

2017年3月,罗振宇宣布其视频节目《罗辑思维》全面回归得到平台,不再向全网分发,且将从视频改为音频形式;2018年4月,其推出“少年得到”。此后,张泉灵出任少年得到董事长;2018年10月,罗辑思维CEO脱不花宣布“得到大学”开学,标志着得到从纯线上的知识服务产品开始向线下切入。一系列的动作,渐渐将“得到”确立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知识服务品牌。

从资本层面来看,罗辑思维是否赚钱,或许要等到招股书披露后,才可以看到更加详细的数据。但从其课程销售情况中,我们可以一窥罗辑思维的赚钱能力。

罗辑思维CEO李天田(脱不花)曾表示,罗辑思维是一家从创立第一天就开始盈利的企业。

据不完全统计,仅得到App课程板块中,销量10万+的课程就达到38门,占比为23.5%。其中,仅《薛兆丰的经济学课》销量即超43万份,营收超8600万。

另一方面,2017年曾流出一份投资价值分析报告。据其显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罗辑思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9亿、2.89亿及1.51亿;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860万元、4462万元及3805万元;对应净利率分别为11.7%,15.5%和25.2%。

从融资情况来看,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罗辑思维共获得5轮融资。2015年10月,罗辑思维正式对外宣布获得B轮融资,估值13.2亿元人民币,由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领投,启明创投等跟投,华兴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2017年9月,其获得D轮融资后,估值达80亿人民币。目前,罗辑思维的股东包含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华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罗辑思维和吴晓波频道有何区别

同为财经记者出身,罗振宇和吴晓波无疑是知识付费领域最大的两个IP。在吴晓波频道冲击A股折戟沉沙的节点上,罗辑思维也向A股发起冲击,难免让人将两家公司加以比较。不过与吴晓波选择创业板不同的是,罗振宇所选的是科创板。

科创板是否适合知识付费企业?

今年8月,上交所发行上市服务中心业务副总监彭义刚曾表示,“如果是传统的行业,但是传统行业中致力于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企业都可以在科创板上市。具体行业范围由上交所发布并适时更新”。

所以对罗辑思维而言,选择登陆科创板,似乎也是合理选择。若罗辑思维冲击A股成功,其将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更重要的是,其将为知识付费相关公司选择上市路径,起到标杆作用。

对此,章和投资管理合伙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高级访问学者高国垒指出,知识付费企业没有上市案例,前景尚不明朗。但随着A股注册制的逐步推广,优质知识付费企业上市之路应该会越走越宽。

其实,从产品形态而言,罗辑思维和吴晓波频道的发展路径相似。从音频到视频,从知识电商到跨年演讲,罗振宇和吴晓波都在用自身的光环吸引用户注意力:

一方面,从《罗辑思维》脱口秀到后来的跨年演讲、电视节目,罗振宇和罗辑思维的商业价值,似乎深深地绑定在一起。另一方面,吴晓波通过《激荡三十年》等多部作品,获得广泛关注,并建立自媒体频道。2016年7月,“吴晓波频道”正式上线收费音频产品《每天听见吴晓波》。其后数月,该产品净赚近2000万人民币。

两家产品在成立之初,都深深地打上了创始人的烙印。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个人影响力成就吴晓波频道的同时,也成为公司发展的桎梏。全通教育曾公开表示,在经营管理层面,巴九灵存在对吴晓波个人依赖过重的风险;此外吴晓波个人形象也会对巴九灵的品牌产生影响。

高国垒也指出,对吴晓波频道而言,个人依赖是一个实质性障碍。但对罗辑思维而言,他认为“罗辑思维已经平台化,基本没有个人依赖问题”。

从得到目前所推内容来看,罗振宇个人在“罗辑思维”上的栏目,目前已成为得到付费内容的免费推广窗口。而且,如今得到也不再推出年课,改为主推更为轻量的“月课”,每门课程仅有30节。无论是对学生学习还是内容生产,都会减轻不小压力。

高国垒表示,知识服务付费业务的本质是出版产业;其中优质的产品本质上是贴合热点的“畅销书”,并非经典型的“长销书”,这也就要求机构拥有持续推出新产品的能力。

对于知识付费产业而言,其认为社会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但客户粘性较低。虽然罗辑思维的线上能力突出,前期发展较快。但线下能力有限,加之客户粘性低,获客成本较高的问题会慢慢凸显,天花板下的空间有限。

至于罗辑思维目前在做的“得到大学”,高国垒认为这会是一块赚钱的业务。但难以在资金推动下快速增长,因此对公司近期的整体经营态势很难起到改变作用。

热门文章
1
虎牙押注小程序与虚拟主播,能否找到下一增长点
2
高瓴资本、淡马锡增持好未来新东方,百亿私募景林却大幅减持
3
建业新生活赴港IPO前夕,在管面积年内大增64%
4
京沪高铁“高速”IPO背后:高价收购巨亏公司,定位遭证监会拷问
5
首开股份悄然开启降杠杆动作,或为深拓城市更新领域?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