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的二次走红,“明星太太”功不可没

从这两个成绩来看,郑亚旗这些年似乎并非一事无成,但对于发展势头迅猛的动画大电影领域,郑亚旗却尚未有所作为。

“郑爷爷,我马上要考研了,可以祝我考全国第一吗”

“郑爷爷,我三十岁了还没结婚,家里一直在催怎么办”

“郑爷爷,我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怎么办” ……

2021年,《童话大王》虽然停刊了,但“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万事屋却没有停止营业。随着一批又一批“明星太太”前往郑渊洁的抖音串门儿,郑渊洁在抖音二次走红。

老凡尔赛郑渊洁在线营业,“明星太太”争相光顾

今年年中,老郑的抖音还只有4000多个关注者。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郑渊洁早已远离大众视野,和“舒克贝塔、皮皮鲁鲁西西”一起被封存在童年的记忆中,直到前不久一位ID为“张新成老婆”的抖音网友给他留言。

一个看似有点无厘头的“吐槽”,郑渊洁却非常认真地回复了,并且在回复的同时还关注到了对方的ID,说了一句“从保护隐私的角度,我提醒您最好不将丈夫的名字作为昵称公布在网上,不安全。”

显然,郑渊洁并不认识张新成,误以为这位网友真的将老公的名字写进了网名。整件事看起来有种老年人误闯娱乐圈的喜感。

很快,从王一博到易烊千玺王源,到马天宇、胡歌、陈坤,再到刘亦菲、李宇春、窦靖童……一大批明星家眷争先恐后地光顾郑渊洁的抖音评论区。整件事又从一个偶发的搞笑事件变成了即将失控的“饭圈入侵事件”,但郑渊洁的“认真回复”再度拯救局面。

童话大王不会惊扰做梦的人,只会陪着她们把游戏一直玩下去。

65岁的郑渊洁郑重其事的回复每一位“明星太太”,从不用格式化文案敷衍他们,他跟“马天宇太太”说自己曾经在当年给马天宇投过票;跟“胡歌老婆”说自己看过胡歌的话剧,“几千句台词,他一句没忘”;他跟“易烊千玺老婆”说自己很喜欢他演的《少年的你》,希望邀请他出演自己女儿的作品《生化保姆》……很有趣的是,郑渊洁非常有原则,遇到已婚的明星只承认人家的官配,绝不承认外面自封的。

总之郑渊洁就像一位和善又耐心的茶馆老板,不厌其烦地接待着一位又一位的“明星太太”。而在此过程中,不经意晒出的明星合影与透露出的“人脉网络”也让网友大喊,“郑爷爷真是老凡尔赛了”。

这次与“饭圈太太”的线上social也使得郑渊洁再次走红,不仅连续上了好几次热搜,同时他的抖音粉丝暴涨,即将破百万。

无法复制的郑渊洁“老年网红样本”

从《舒克贝塔历险记》到《皮皮鲁和鲁西西》,郑渊洁一直都是80后和90后的童年回忆。同时,依托纸媒时代,郑渊洁开创了属于自己的《童话大王》盛世。

1985年5月10日,只刊登郑渊洁一个人作品的杂志《童话大王》发行了创刊号,创刊第二年,每期发行就突破了100万册,影响了整整三代人。

但已经65岁高龄的郑渊洁是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再度翻红的呢?这其中有偶然,也有更多切合如今互联网传播的必然性。

不同于日常生活中的非饭圈人士与长辈对于饭圈的各种不理解与鄙夷,郑渊洁作为年长的圈外人却明显在与饭圈女孩平等对话。即便在“张新成老婆”之后,他已经清楚这是一场“假·明星太太”的调侃游戏,但他依然努力配合每个人的表演,守护追星女孩的美梦。

但并不是所有年长者复制“明星太太客厅”都能够成功,郑渊洁之所以可以借此爆红还有情怀加持。

从各种角度来看,身为“童话大王”的郑渊洁都是一个明显与互联网和粉丝饭圈格格不入的人,所以当一个高高在上的长辈带着自己那一套一本正经的老派语言和代表年轻潮流的饭圈女孩进行互动时,一种奇妙的反差萌就产生了。

这种反差萌背后是真实感、亲近感和趣味性,人类迷恋反差感。

除了各种带有喜剧色彩的幽默回复,郑渊洁的爆红也与他所传递的“反焦虑”态度有关。

在郑渊洁爆红之后,有网友翻阅他抖音评论区发现,这里俨然一个万事屋,集中着各种当代年轻人关于学业、爱情、生活的迷惘与焦虑,已经历尽沧桑,年逾花甲的郑渊洁是最有资格回答的那个人。

有人问,“明知考不上依然坚持考完了所有科目,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回,“最后一命跑完马拉松的人往往赢得热烈掌声”;有人问,“爱而不得怎么办”,他回,“只能强求自己,不能强求别人”;有人问,“不想结婚怎么办”,他回,“这是民法典赋予你的权利”……

万事屋中向郑渊洁发出的问题都是当下生活疯狂内卷的投射,但郑渊洁都用一种“反鸡汤、反焦虑”的态度进行回应,治愈着曾经生活在他笔下“童话世界”中的“小朋友们”。这种情怀和格局,是无法复制的。

儿子当老板,郑渊洁的IP被浪费了吗?

郑渊洁的童话故事家喻户晓,但似乎除了1986年版的《舒克和贝塔》动画片,再无全国知名的影视化改编作品。在一个IP被疯抢的时代,郑渊洁绝佳的童话IP为什么哑火了?

其实郑渊洁的IP一直都在被开发,只不过尚未出现具有比较大影响力的作品。

2010年,郑渊洁之子郑亚旗创建了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任CEO。据天眼查,郑亚旗是这家公司的绝对大股东,它拥有包括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在内的多部郑渊洁作品著作权,同时还注册了相关商标。公司业务涉及动漫、出版、互联网、教育、影视等多个领域。

肥水不流外人田,在接受《GQ》采访时,郑亚旗曾经打趣父亲是自己公司的艺人。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出版业务, 从2005年到2017年,12年内,郑亚旗将父亲的书从一年60万册的销量做到了现在一年近1000万册。他将图书出版市场做了细分,第一类是纯文字,第二类是绘本,第三类是百科故事,第四类是教育。充分细分出版市场后,2017年的版税比 2016年增长了63%,年销售达1.5个亿 。

由于郑渊洁早期非常高产,因此现在即使什么都不做,收收版税也足够养活一家公司。但对于这些成熟的IP而言,不进行充分的开发实在是浪费。

从小就喜欢电影的郑亚旗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其实近些年郑亚旗对郑渊洁的作品IP做过多次影视化改编。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10年间有不少人找他们买皮皮鲁、舒克和贝塔这些经典IP的版权,“现在要把动画实拍的特别多,遇到最大的问题不是剧本怎么改编,而是大部分找谈合作的都是想把我们的IP买了再放在自己手里,真正的开发周期却遥遥无期,”于是他决定自己来。

自2018年开始《舒克贝塔》、《皮皮鲁鲁西西》先后开启了影视化改编进程。

2019年9月27日,由郑亚旗担任导演的动画片《舒克贝塔》在腾讯视频独播,播放量破亿,据悉该系列已经跟腾讯公司签约至第四季(2022年)。2019年8月,动画作品《皮皮鲁安全特工队》在芒果TV首播,收视率当月排名第一。

从这两个成绩来看,郑亚旗这些年似乎并非一事无成,但对于发展势头迅猛的动画大电影领域,郑亚旗却尚未有所作为。

比起面向儿童的动画片,动画电影是一个调动更多资本、更考验专业度与改编能力的影视化形式,更适合检验IP改编的成败。

据悉,2020中国国际动漫节时,郑亚旗曾宣布与猫眼娱乐达成战略合作,并透露舒克贝塔电影正式启动,预计在未来3年面世。

不知到时候“舒克贝塔”还能召唤大家的童年回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