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之上,车建新难救红星美凯龙

悬崖之上,车建新真的很着急,因为他还有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牛刀财经

多元化战略反而成为很多企业被压垮的源头,家装家居巨头红星美凯龙就是一例。

今年3月31日,红星美凯龙发布年度报告,多项数据出现下滑,安信证券对其进行-A评级,并指出地产景气度下滑,家装市场竞争加剧。

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红星家居的营收分别为25.6亿元、60.2亿元、95.3亿元,同比2019年分别下滑27.5%、22.4%、19.2%,净利润连续三个季度降幅超50%,降幅分别为70%、59.4%、54.2%。

尽管因近年来家居卖场主业加速扩张导致整体盈利能力下滑,以及短债偿付压力上升,但其实控人现年55岁的车建新难救红星美凯龙。

不过,悬崖之上,车建新真的很着急,因为他还有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

01

千亿负债

从重资产转向轻资产,地产业务这一重资产,让车建新受了伤。

家居龙头企业红星美凯龙,主要的营收却是地产。据红星美凯龙控股一份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20年9月,地产业务营收占比35.9%,营收金额则为64亿元,超过了主营业务“自营家居商场”的48亿元,为营收占比最大板块。

地产业务贡献毛利润约20亿元,仅次于家居商场的毛利润41亿元。此前,红星家居业务和地产业务,在资金上可以互为支撑。

红星地产为非上市公司,可以为红星美凯龙提供利润;作为地产平台的红星企发由于非上市公司,融资主要依赖红星美凯龙提供。

2020年,红星地产销售额500多亿,净利润有10多亿,但年底红星地产全体员工年终奖均大打折扣,原因是利润大都被集团抽走了。

红星美凯龙家居和地产业务的资本层面的操作,也为两项业务留下隐患。红星地产负债的累高,拖累了母公司,再加上红星家居自身业绩下滑,现金流承压严重。

2018年,红星地产冲击千亿目标,开始大举加杠杆拿地。

据中指研究院数据统计,红星地产2020年全年拿地金额168亿元,排名全国57位,拿地面积553万㎡,为全国32位。

红星美凯龙曾在报告中指出,截至2020年9月末,商业、住宅地产项目在建项目54个,拟建项目2个,未来资本支出规模较大。

红星地产的狂奔带来了繁重的债务压力。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红星企发负债总额达877.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达725.02亿元,占比高达83%。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为73.16%,超过70%监管红线;此外,其现金短债比1.08,净负债率95.86%,也已逼近红线。

因需要持续不断给地产业务提供资金,红星美凯龙负债规模也快速膨胀。

截至2020年9月末,红星美凯龙债务总额达1860.8亿元,其中有息负债规模高达909.8亿元。

据联合资信相关评级报告数据,红星美凯龙1年以内(含1年)有息债务规模达353.04亿元,现金短期债务比只有0.55倍,现金类资产并不足以覆盖短期有息债务,偿债压力较大。

更艰难的是,红星地产和红星美凯龙的业绩都在下滑。克尔瑞数据显示,2016-2018年,红星地产的权益销售额分别为168亿元、285亿元、403亿元,期间增速分别为69.6%、41.4%。2019年权益销售额为450亿元,增速仅为11.6%。与此同时,红星美凯龙主业家装也受到疫情冲击。

年报显示,2020年,红星美凯龙家居实现营业收入142.36亿元,同比下降13.56%;归母净利润17.31亿元,同比下降61.3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1.62亿元,同比下降55.53%;2020年末总资产为1315.48亿元,比去年末增长7.57%。

同时,还有来自同行竞争,最大的竞争对手莫过于居然之家。截至2020年6月底,居然之家在国内经营了358个家居卖场,虽然数量上和红星美凯龙有差距,但居然之家一直有扩张的野心,去年年底则宣布“千店”的发展目标。

02

燃眉之急

对于车建新来说,红星美凯龙的燃眉之急是如何偿债。据壹地产梳理,截至去年年中,红星控股的有息负债将近一千个亿,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超过了380亿元,而账面上的现金,只有220多亿。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红星美凯龙货币资金仅有65.11亿元,但在1年内或超过1年的一个营业周期内偿还的债务即流动负债高达316.4亿元。

此外,红星美凯龙大量资产也已被质押。

根据红星美凯龙发债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集团受限资产账面价值合计为1047.68亿元,占其总资产的41.07%,占净资产的151.84%。

受限资产当中,包括839.83亿元投资性房地产因为被抵押而受限,173.63亿元存货因为抵押担保受限。同期集团的投资性房地产总规模为993.28亿元,这意味着红星美凯龙有84.6%投资性房地产资产已经受限。

红星美凯龙只能借新债还旧债。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12月-2021年4月,红星美凯龙一共有四笔公司债券到期,一共需偿还约33亿。其中今年4月到期的“16红星02”需要偿还10亿。

巧的是,3月29日,远洋资本与红星美凯龙签署合作协议,远洋资本战略入股红星企发获得18%股权,股权转让对价为人民币10.3亿元。

新进的10.3亿元融资,刚好够还4月到期的债。

巨大的债务压力下,红星美凯龙2020年融资动作频繁。

3月9日,上交所披露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开发行2021年公司债券(第一期)票面利率为7.00%。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32.99亿元(含)。据悉,本期债券募集资金拟全部用于偿还公司债券。

此外,红星美凯龙还打算将旗下两个子公司分拆上市,爱琴海商业计划10月以估值120亿-150亿元在香港上市;汽车生产线设计商东风设计院有限公司,有望以估值90亿-100亿元上市。

现金流量表显示,2020年,公司借款超过186亿元,同时只偿还了146亿。

长期的入不敷出,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利息负担。财报显示,2020年,红星美凯龙利息支出高达25.49亿,而且当年资本化利息达到了3.66亿,全年利息开支远远超过了净利润。

红星地产是车建新手里最优质的资产,可以通过出售快速回笼资金。地产和家装家居二者之间,显然车建新是选择了后者。

此前,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言是,红星美凯龙欲200亿出售红星地产。但很快被远洋资本澄清:“传言中200亿元对价并不属实。”

自媒体号“天雷地火说地产”援引一位红星地产的老员工说,红星地产走到“卖身”这步并不惊讶,这几年为了冲规模从中海、绿地等挖来了一群人,但内部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很重,市场化意识和头部房企差距明显。

实际上,红星系也不是第一次卖地产板块股权了。

2018年,在房地产行业减速的大环境下,国投泰康信托低调入股红星企发,持股比例达到23.47%,成为二股东。

国投泰康信托背后大股东,也是有央企背景的上市金融公司——国投资本。对于地产公司来说,引入信托,往往涉及“明股实债”。

这说明早在2018年,危险就曾逼近红星美凯龙。而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车建新已经两度引入央企资本进行自救。

有消息称,在偿债压力下,车建新的最终目标可能是将红星地产全盘卖出,像王健林那样,彻底走上轻资产之路。

03

多元化之祸?

5月1日,红星美凯龙全球首家智能电器生活馆开业,进军电器销售红星美凯龙是想把家装、家居和电器结合起来。

要知道,电器并不是红星美凯龙多元化的第一次尝试,2020年7月,红星美凯龙进军房地产中介,想把中介卖房后的二次装修生意揽下来。

从去年开始,车建新就开始对红星美凯龙进行调整,方向为轻资产经营、去重资产,这也意味着,对母公司带来高额负债的地产业务,可能将被彻底出售。

红星美凯龙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还要从2016年多元化扩展说起。

O2O大潮下,家居卖场经营遭遇互联网和电商冲击。2016年,红星美凯龙开启O2O战略,由原苏宁负责电商业务的高管李斌主导执行“互联网+”发展规划。

不仅如此,红星美凯龙还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布局。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末,红星美凯龙投资公司数量已经达到94家。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红星美凯龙所投资的94家公司中,2019年真正实现盈利的公司有45家,亏损的有37家,盈亏不详的企业有12家。这些企业涉及领域以家居建材为主,但也不乏超越了产业链上下游领域,比如社区媒体、自动驾驶公司、生鲜平台等。

当然,还包括当下给红星美凯龙带来千亿负债的红星地产。如今红星美凯龙从一个多元化进入到另一个多元化。

2019年,红星美凯龙正式推出“1001战略”,在实体商场拓展到1000家的基础上,打造1个互联网平台,倚靠线上线下一体化赋能的互联网+2.0模式。

2019年,车建新进军房屋中介领域,成立美凯龙爱家中介,想要通过二手房买卖交易为家居卖场引流。

车建新宣称要用5年时间4倍速度,做到二手房行业第二名。美凯龙爱家成立后疯狂扩张,签约的门店很快超过600多家,业务开展到上海、南京、北京。

据报道,2020年下半年,美凯龙爱家大肆扩张,不仅整体收购中原离职员工后开的门店,同时还从链家、中原等中介品牌“挖人”。

纵观红星美凯龙的二次多元化,虽然是以轻资产运营,但进入的领域均是巨头林立。

房产中介领域形成与链家、我爱我家等直接竞争。尤其是,电器销售领域除了传统的苏宁国美等巨头外,还有京东阿里等线上巨头。尤其是现下消费者已经习惯线上消费的便利,重回线下对红星美凯龙来说也是困难重重。

作为新晋玩家,电器、中介等业务的开展,少不了巨额资金的支持。红海市场都是大量资本支持下烧出来的市场,这对于红星美凯龙来说也会是一场尴尬:投入多了缺钱,投入少了恐怕掀不起一丝水花。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新家居”时代,谁能登顶?
2021年了,家居商超还有人去吗?
从0到1,从1到ALL,红星美凯龙掀起高端智能电器生活潮向
200亿的红星地产救不了红星美凯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