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利说,置之死地难后生丨蓝鲸观察

曾经的“AI教育第一股”,还能否拥有未来?

“第四季度,我们继续为提高运营效率付出巨大努力,并在组织结构调整和成本控制措施方面取得了坚实的进展。” 流利说CEO王翌在2020财年第四季度电话会议上这样表示。

2020年,流利说净亏损3.95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5.75亿元,同比收窄31.3%。

莫非,流利说迎来了拐点?

拐点未至

从近8个季度的单季净利润变化来看,从2020财年的第一季度起,流利说的单季度净亏损有了明显收窄。

尽管净亏损已经开始收窄,但流利说还是没有走出泥潭。上市至今,流利说已经走过了14个季度,也连续亏损了14个季度,2016年至今,流利说已累计亏损近18亿元。

按照资本市场的逻辑,亏损并不是问题,但前提是规模持续扩大,前景持续看好。可这在流利说身上并没有体现出来。2020年第四季度,流利说营收2.36亿元,仅同比增长1.8%;环比第三季度的2.39亿元,则下降1.7%。2020全年,流利说实现营收9.73亿元,同比下降4.9%。

近两年各单季度营收变化趋势也可以看出,流利说的营收已然难以出现明显增长,单季度营收均在2亿元左右,难有较大起色。

同时,流利说资产总额也出现了明显减少,截至2020年12月31日,流利说资产总额为4.46亿元,同比减少了51.47%;负债总额高达11.58亿元,同比仅减少了6.91%。环比来看,第四季度的资产总额环比减少21.89%,负债总额环比减少6.76%。

负债减少的速度低于资产缩水速度,流利说的资产负债率也开始明显走高。

截至报告期末,流利说资产负债率达259.9%,创近八个季度以来的峰值,环比第三季度末的217.51%,增长了42.39个百分点;同比2019年末的135.34%,翻了近一番。

与之相比,自2019年第二季度起,流利说的递延收入开始环比稳定增加,在2020年第二季度达到峰值,但从第三季度开始,递延收入开始下滑,第四季度,流利说的递延收入为6.89亿元,已然回落至去年同期水平。

除此之外,流利说于财报中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股东赤字总额为7.13亿元,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7.40亿元。

针对这种情况,流利说也在财报中坦言,“公司满足未来营运资金的流动性是基于提供更高质量和多样化的课程来提高用户参与度和保留率,同时优化流量获取策略,有效控制和降低用户相关成本。公司将通过减少各种可自由支配的支出,包括劳动力成本和其他运营费用,进一步保持流动资金和管理现金流。公司的流动性还基于其从股权或债务投资者获得资本融资的能力。目前,公司认为,在实施上述措施的情况下,有足够的现金来资助至少未来12个月的运营。”

但从财报披露数据来看,现金并不充裕,近八个季度以来,流利说截至单季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期末余额大体呈持续下降趋势,仅2019年第四季度有所回升。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流利说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1.38亿元。

靠如此现金数量支撑至少未来12个月的运营,又谈何容易; 靠优化人员、甩卖资产节约成本,又如何称得上长久之计。一旦偿债能力爆雷,或将成为压倒流利说的最后一根稻草,流利说的拐点还远远未到。

大势不再

第四季度,流利说的确在减少费用开支。这也是净亏损明显收窄的关键原因。

第四季度流利说收入成本为5780万元,环比减少11%,同比减少25%。电话会议上,王翌表示,季度间的变化主要是由于IT相关服务的成本控制和人员管理的优化。

费用开支方面,第四季度,总运营支出为2.15亿元,环比上一季度的2.52亿元减少14.6%,比去年同期的3.68亿元减少41.5%。其中,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50亿元,环比上一季度的1.86亿元减少18.9%,与上年同期的2.67亿元相比,减少43.6%。

对此,流利说方面表示,营销费用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广告和用户获取支出方面进行了严格的成本控制,其次是由于人员管理的优化,工资和员工福利的减少。

但营销费用的减少也直接带来了流利说单季度付费用户数量的减少。

2020年第四季度,流利说单季度付费用户数量下滑至最近8个季度以来的新低,仅40万人,较去年同期减少了近半数,环比减少了20%。而回溯往期数据,2019一季度的110万名付费用户数量已是2020年第四季度数量的近3倍。

2020年全年约有240万付费用户购买流利说的课程和服务,而2019年全年约有300万付费用户,同比减少20%。

流利说的用户,正在出现大规模流失。

可与此同时,作为“AI教育第一股”流利说却在减少研发费用。第四季度,流利说研发费用为3720万元,环比减少18.9%,比2019年同期的5320万元减少30.1%。

而从近八个季度的数据来看,流利说的研发费用始终未有明显增长,数值与销售及营销支出数值相差甚远,甚至从2020年一季度开始持续减少,看起来流利说在研发上的投入已然收缩。

如今,作为一家主打AI教育的机构,压缩成本已然压缩到了研发层面,流利说如何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保证核心竞争力?

从实际反馈来看,流利说现有课程也并不能够让付费用户满意。

在黑猫投诉平台,针对流利说“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的投诉层出不穷。产品包括了流利说懂你小班课、少儿英语流利说、流利说阅读、流利说试听课、流利说黑金课等等课型,投诉内容包括系统中断打卡、打卡没有记录无法返现、未告知高价购买正价课程、未购买正价课程导致特价课包不发货、销售人员半夜骚扰推销等问题。相关投诉有近千条之多。

为了求生,流利说2020年上线少儿英语主课程,该课程面对的主要用户群体为从幼儿园到9岁的初学者。据流利说方面透露,2020年第一和第二季度,少儿课程业务的现金收入占比已经超过10%,而到了第三季度,这一比例继续上升至15%以上。第三季度现金收入虽然在整体上环比减少了16.1%,但少儿业务现金收入环比增长了56.5%。

然而,刚刚涉足新业务,却又面临着政策风险。今年3月31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提出包括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小学严格执行免试就近入学、不得设学前班等具体要求。

对于擦边学科教育的流利说,该政策或将对其少儿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影响。

在业绩指引中,流利说方面表示,对于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目前预计净收入将在1.8-2亿元之间,这将意味着比去年同期的2.28亿元再度减少约12.4%-21.2%。

业绩低迷,流利说的股价同样一落千丈。2020年2月8日,流利说股价为4.28美元,此后再也没有回到这个短暂的高点。而这一股价,与流利说上市之初的12.5美元发行价已经跌去了近66%。曾经市值达到6亿美元的流利说,如今市值仅有8213.59万美元,缩水了86%。

曾经的“AI教育第一股”,如今已经靠节约成本存活,不断收缩中,口碑与付费用户每况愈下,流利说的从泥潭脱身变得愈发艰难。

#蓝鲸教育观察
相关阅读
香飘飘前三季度业绩企稳:营收环比增幅123%,Q4主攻下沉市场全面备战旺季
携程发布2021年二季度财报:净营收同比增长86%,业绩表现超市场预期
逸仙电商二季度毛利润同比增长65.1%,营销费用环比略有下降
Q2净利润环比大幅下滑,百润股份再遇“倒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