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教育再无奇迹

​​​字节教育板块也撑不住了。崇尚“大力出奇迹”的字节跳动,这一次似乎感受到了大力的无力感。

文|零态LT

在其他教育企业接连爆出裁员消息后,字节旗下的大力教育也开始了教育条线的人员裁撤行为。据大力教育内部员工向科技后视镜透露,7月23日就传出针对一线销售人员的裁员政策,前瓜瓜龙被裁撤的主要是体验课辅导老师,这些辅导老师负责瓜瓜龙几元、十几元体验课程的辅导答疑和系统课的销售,他们将拿到 “ N+2(工作年限 + 2 个月工资)” 的补偿,部分人员的社保可以交到八月末。

不过,被裁员工则丝毫没有垂头丧气。有员工在被裁员后在社交平台晒出被裁后心得,并夸赞“字节yyds”“等我们回来”。可见字节在处理裁员问题上还算处置妥当。这应该是其他裁员企业不具备的底气和企业文化所能做到的。

情怀归情怀,字节的教育业务也不折不扣受到了影响,虽然政策主要波及学前教育,但是瓜瓜龙已经积累了超过 20 万系统课学员和接近 8000 人的辅导老师团队。失去了这部分客源,大力教育的营收势必受到影响。

字节为什么要发力教育

教育行业为什么会大规模被整治?在科技后视镜看来,这批企业大力从事在线教育,在疫情期间确实通过技术手段缓解了教育的公平和普惠问题,或许这些企业本身都没想到会有疫情黑天鹅让这个需要长周期的行业得到爆发。但无论如何,这块蛋糕被字节看上了。

2018年,是在线教育行业资本大规模涌入的一年,这一年大力教育也上线了GOGOKID,在产品模式上,GOGOKID专注4~12岁少儿,并为其提供一对一真人外教英语学习。其英语设有6大级别科学课程体系,从K1级别到L4级别,包含美国幼儿园及小学阶段课程。这种模式其实和当时已经跑出来的VIPKID等企业并无明显差异。只不过VIPKID老板米雯娟是从教育一线摸爬滚打才带领VIPKID杀入行业赛道头部位置,字节跳动教育板块掌舵人陈林在教育行业的资深程度比起米雯娟有些相差甚远。

公开资料显示,大力教育CEO陈林此前任职今日头条CEO。和教育也不能说毫无关系,作为字节创新业务的负责人,陈林出身湖南教师家庭,在他为数不多的公开演讲中,曾戏称“回到教育行业”。

不过在今年6月,大力教育负责人陈林在一场内部讲话中态度积极地表示,大力教育不会裁员,且管理层对教育板块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来将持续投入。此前,大力教育还宣布将于未来4个月内开展一轮大规模招聘,目标一万人,涵盖教研教学、研发、运营、产品、设计等多个岗位。按大力教育去年员工数已突破一万计算,若本轮招聘完成,其员工规模将超2万人。

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一计划要暂时搁浅了。

字节教育故事还想继续讲

裁员是不是说明字节的教育故事完全讲不下去了?不好说。

字节在教育领域的版图可能早已超出了外界的想象,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大力创新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已对外投资13家公司,包括瓜瓜龙英语关联公司北京未来智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清北网校关联公司北京万友映力科技有限公司、GOGOKID关联公司北京比特智学科技有限公司等。大部分公司成立时间都不足一年。由此可见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执行力与决心。

根据公开资料,科技后视镜也发现字节在教育领域布局已覆盖K12\素质教育\成人教育\教育硬件等不同领域。

而在本轮裁员中,据了解,部分人员将转岗或投入新项目。目前,受影响的是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你拍一等项目,素质教育和大力智能台灯硬件部门暂受影响较小。网传截图称“字节的教育板块全部裁掉”的消息,字节跳动也回应称:消息不实。因为大力教育除了K12,依旧有其他符合政策规定的业务在正常运营。

据晚点独家报道, 陈林提到,接下来的转型重点是做好内容和产品,打进家庭教育和进校场景。这也意味着,极课大数据、AI 学两个进校产品将更受重视。而据大力教育内部人士透露,目前瓜瓜龙北京未受裁员影响,已经在向进行新的业务方向调整,作为保密项目运营。

留给行业的时间不多了

在线教育的整顿铁拳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就已经开始。

今年1月18日就已经展开,中纪委网站发布《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直指在线教育存在虚假宣传、资金链断裂、盲目扩张、资本助推致内耗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开始。

紧接着,6月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因存在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行为,对新东方、学而思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处罚,共计3650万元。7月末,《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的“双减政策”正式落地。《意见》提出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等。

政策一出,高途课堂、猿辅导纷纷调整业务方向,也开启了在线教育行业百万裁员潮。外界纷纷表示,连字节教育这样的企业竟然都撑不住了,也可以看出此次行业秩序整顿的力度。

尽管政策拳拳出击,但在线教育企业也在政策规避范围之外积极研发新品,比如7月28日猿辅导推出国内首个基于AI互动内容+动手探究的STEAM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业界纷纷声称猿辅导打响了在线教育素质教育转型的第一枪。

但素质教育的探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为关键的是,这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探索,如果教育行业继续任由资本大举入场,那么优质的教育资源就会被垄断,而这在美国早已成为现实,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普通人上升的空间就会越来越窄。

那么政策的出台会改变这种趋势吗?会防止优质的教育资源向顶层集中吗?不一定,这同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政策的出发点是保障大部分人、大多数人的利益,毕竟教育的目的是在筛选,如果这个通道也被干涉,那对于社会普通人而言才是真正的打击。

但有人会说,商业经济体也是社会组织的一部分,政策是不是也要保护这部分组织的权益,那么只要这些经济体能够正常运营,切实从民众的利益出发,才能获得保护,但这和商业逐利的本质似乎又是相悖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星云数字获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智慧校园VS在线教育,哪条赛道更具投资价值?
一起教育科技财报:规模不经济难以长期
GET2020教育科技大会开幕:共话疫情下教育的信心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