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办机构“一座难求”、民办机构处境尴尬,老年培训市场冷热不均

公办老年大学何以致“一座难求”,私立老年大学又为何陷入经营窘境,老年教育市场到底为何会形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文|北青网 王麒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老年人继续教育问题日益受到重视。对老年人来说,学习已成为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养老方式,而这也为老年教育市场提供了发展空间。

政府也出台规划以求扩大老年教育市场,但是为争取一个老年大学上学名额,“熬夜排队”“拼点击手速”等现象还是在多地上演,公办老年大学如此火爆,私立老年大学却惨淡无光。那么公办老年大学何以致“一座难求”,私立老年大学又为何陷入经营窘境,老年教育市场到底为何会形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老龄化社会加剧,老人继续教育问题不容忽视

2021年5月11日,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0-14岁人口为2.53亿,60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 2.64 亿,占总人口 18.7%。这是历届人口普查数据中,老年人口总数首次超过少儿人口数。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在老年群体基数不断上涨、老龄化社会加速演变的今天,已有不少企业将发展重心放在了老年市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全中国与老年相关的企业有15万家,近十年与老年事业相关的注册公司数量比前十年提高了561%。但作为其中的细分领域,老年教育市场的潜力尚有待挖掘。60后退休后的生活方式与传统的40后、50后有很大差异,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这也意味着老年教育和兴趣培养等市场的规模必将扩大。

据了解,目前国内老年教育市场还处于初期阶段,供需不平衡等问题突显。2018年年末,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4949万人,比上一年增加85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7.9%。而国内面向老年人的教育机构只有7.6万余所,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仅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5%。面对如此庞大的老年群体,老年大学的数量却显得有些“贫瘠”。

老年人学习是一种生活方式、养老方式,不追求必须有结果

“如果算考勤,王桂清一定能拿全勤。”王桂清的老伴这样说道,王桂清是快乐50老年大学中的一员,已经退休13年的她没有在家中闲待过一天,“‘瘾’特别大”,王桂清把自己闲不住的劲儿称之为“瘾”。问其原因,王桂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快乐。追求精神世界的充实,已成为退休老人来到老年大学的第一诉求。

对于退休在家的前西医内科大夫陈银芳来说同样如此。她住在大观园,每天往返四个小时前去快乐50老年大学上课,乐此不疲。每天学习新技能的同时还能不断交友,成为她来这里上课的主要原因。

垂直教育媒体芥末堆调研那些已参与学习的老年人和未参加学习但想学习的老年人发现,两种人群的学习需求高度重合,并无明显差异。健康保健、人文艺术、休闲生活、知识技能、自我实现、人际关系和社会政治等课程内容都是老年人比较关心的。课程内容呈现消遣性、娱乐性、休闲性、趣味性等特点。其中,书法、绘画类,戏曲、歌舞类,器乐演奏类,体育健身类是最主要的几种教育需求。

对此芥末堆指出,对老年人来说,学习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养老方式,不是一件必须有结果的事情,不再是他们的硬性任务,所以在课程的选择上多为素质类、具有娱乐性、消遣性的课程。

公办老年大学“一座难求”,供给不足成为主要矛盾

公办老年大学是我国最正统、最重要的老年教育办学模式,由于收费低廉,深受广大老年人的欢迎,也因此形成了供需不匹配、甚至出现“一座难求”的局面。据媒体报道,以北京市东城区老年大学为例,该校学生人数达到4000多人,虽然开设的班级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但入学名额仍然非常紧张,甚至出现新生早上5点多就来报名、最早头天晚上11点多就来排队报名的情况。据该校校长介绍,目前这所学校以老学员为主,新学员占比不到10%,由于名师授课且学费低廉,能进来的人不愿意轻易离开,老学员不毕业所以造成新学员入学难的情况。

前瞻经济学人指出,虽然我国以老年大学为代表的老年教育发展时间并不算晚,从中央到地方有各类政策法规护航,但老年大学供给不足的问题一直存在,这也成为我国推进老年教育发展的瓶颈。而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是日益加速增长的老龄化趋势,更为严峻的是,老年教育的供需困境在未来或许还将加剧。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大健康产业蓝皮书:中国大健康产业发展报告》预测,到2050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4.83亿,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1.08亿。老龄化趋势在所难免,扩大老年教育市场供给因此变得刻不容缓。

除了供给方面失衡,有专家指出,老年教育还呈现投入少、场地设施局限、师资缺乏等问题。有些地区教育场地、教学设施满足不了新时代老年人的新需求和教育发展的新要求,而基层老年大学好老师招不来、留不住也导致了老年教育市场的资源受限。

另据了解,老年大学还面临体制机制问题。目前,各级老年大学(学校)分别由老干部部门、民政部门、教育部门多头管理,缺乏统一归口管理的体制,而老年教育的机构、编制、人员尚未按照公益教育事业单位配备。由此可见,公办老年教育市场还存在着很多从根本上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否则将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老年市场的需要。

缺少财政扶持、老人付费意愿低,民营老年培训机构处境尴尬

与享受政府补贴的公办老年大学相比,收费较高的民营老年教育机构则面临着发展上的诸多困难。据相关调研数据显示,44.70%的老年人不愿意在教育方面支付费用,而年支付费用在2000元/年以上的比重仅占5.8%,年支付费用在1000元以内与1000-2000元以内的占49.5%。“近几年,各地老年大学热潮实际情况是,公办学校‘一家独大’、私立学校境况尴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公立老年大学是财政拨款,学费只是象征性的几百块,有的地方政府甚至全部买单,教育教学方面有相关主管部门监管,这是民办老年大学所不能企及的。”

据媒体报道,通惠老年大学是四川省的一所省级民办老年大学。该校由于常年招生不足连年亏损,为了谋求发展转型为老年俱乐部,与旅行社合作涉足老年旅游等服务,与当初的办学初衷已渐行渐远。以民办非企业单位注册的四川成都高新区桂溪老年大学,多年来能够发展稳健,靠的是桂溪街道的财政扶持。据该校相关负责人介绍,学校每学期报名人数约为5000人次,一年学费收入差不多百万元,但是成本就能达到180万元。没有街道的支持,办学水平肯定会大打折扣。

对于民办老年培训机构的问题,教育垂直媒体多知网指出,老年教育赛道还处于早期阶段,这个赛道能够规模化变现的模式还没有打磨出来。就目前情况来看,真正进军老年教育市场的企业还很少,没有规模化变现模式,竞争不过公立老年大学对于想要加入老年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来说是个挑战。

据60家研究院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教育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就目前来看,“银发教育经济”才刚刚起步,这个赛道爆发的时机还在前方。有专家指出,公办老年大学虽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其收益往往无法覆盖成本,能提供的产品服务质量较低,可供选择的余地不大。而目前专门从事老年人康养、教育的民营机构比较少,且往往因为土地、房屋、税收等原因存在一些困难,发展较为迟缓。未来,政府应在满足老年人对继续教育基本需求的情况下,继续加大财政补贴,对于民营老年大学减免税收,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京东启动“孝老爱老购物节” ,将集中销售超1亿老年用品
国内首个全国性老年教育奖学金成立,泰康助力银发智慧价值再创造
保险业协会邢炜:“十三五”期间51家会员公司推出140余款老年专属保险产品
2021两会科技代表声音 | 中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扶持老年网络教学产业产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