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首富”施正荣归来,光伏行业又生变数?

教父施正荣再度归来,中国光伏又将迎来一番风浪。

文|东文财经

1月8日,中国光伏行业迎来重磅消息:上迈新能源1GW轻质光伏基地在江苏扬中正式投产。

上迈新能源鲜有人知,但其创始人施正荣却是不折不扣的行业传奇。

“破产首富”施正荣归来,光伏行业又生变数?

2004—2012年,中国光伏业异军突起,诞生了尚德施正荣、赛维彭小峰等多个首富。被称为“光伏教父”的施正荣,在5年内创造了186亿元身价,问鼎中国首富。

后因金融危机、欧美堵截等因素,中国光伏遭遇灭顶之灾。神话破灭后,首富们或销声匿迹,或逃亡海外,徒留一地鸡毛。

2013年后中国在废墟上重建光伏产业,如今已做到原材料、技术研发、制造封装等环节完全自主替代,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

如今教父施正荣再度归来,中国光伏又将迎来一番风浪!

01

中国光伏产业发展至今,有过两次辉煌,一是搞组装的野蛮生长时代,以尚德电力、赛维为代表;二是行业重生后,隆基、通威代表的自主替代时代。

2000年,江苏海归施正荣博士拿着自己的光伏项目计划书回国追梦,走南闯北不断兜售梦想:给我800万美元,还你一个世界第一。

最终,施正荣说动无锡市政府出资,成立后来叱咤风云的“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

论起从业背景,施正荣是光伏行业绝对的正规军,他是“世界太阳能之父”马丁·格林教授的高徒,凭借10多项太阳能电池技术专利,取得澳大利亚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博士学位。

但施博士的尚德电力却不是什么高科技企业,而是实打实的组装厂。

光伏发电有太阳能电池板、控制器和逆变器三大部件,尚德当时主做电池组件,就是用硅胶把光伏玻璃、电池片封装在一起,上游的硅片、设备等原材料、制造技术都从国外进口。

因为90%以上原材料依赖进口,90%以上市场也在国外,彼时的中国光伏行业被称为“两头在外”,话语权薄弱。

幸运的是,尚德成立初期赶上风口:2004年开始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乃至整个欧盟都大力扶持光伏发电。基于欧洲需求爆发,中国光伏产业开启野蛮生长,布局较早的尚德产值率先猛翻10倍迈上巅峰。

2005年,尚德赴美上市,融资近4亿美元,成为中国首家登陆纽交所的民营光伏企业。2006年,施正荣以186亿元身家问鼎中国首富。

彼时,美国《时代》将施正荣评为“全球环保英雄”;英国《卫报》说他是“能拯救地球的50人”之一。

站在巅峰的施博士豪情万丈,花费20万美元包公务机去参加达沃斯论坛,平日座驾是10多辆顶级豪车,每次出去见人都要开不一样的车。

在他身后,中国光伏造富无数:赛维彭小峰当过江西首富、英利苗连生当过河北首富;汉能李河君还当过后来的中国首富。

首富们看着暴涨的财富时,或许都有一丝不安,毕竟干的是“两头在外”买卖,生死得听别人的。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两头在外”的风险被引爆。受金融海啸影响,欧盟光伏补贴开始退潮,市场需求暴跌。2012年,美国、欧盟又对中国出口的光伏产品展开反补贴、反倾销的“双反调查”。

寒冬中,无数中国光伏企业遭遇灭顶之灾。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还有260多家光伏企业,2012年只剩下112家,直接腰斩。

闻名全国的尚德电力也一夜入秋,每天亏损上千万,挣扎到2013年最终走向破产,几年前还是全球环保英雄的施博士被迫黯然离场。

光伏神话破灭时,曾经的首富们或销声匿迹,或逃亡海外,徒留一地鸡毛。赛维彭小峰还在2018年因P2P非法集资被通缉,目前已逃往海外。

坚持薄膜路线的汉能躲过“双反”重锤,不过2019年也因欠薪10亿元,被员工组团维权,走向衰落。

大起大落,承载无尽贪婪与泡沫的中国光伏上半场,就此落幕。

02

2013年,中国政府力挽狂澜重建光伏产业,并开启大规模光伏补贴,将主战场从欧美拉回国内。

中国光伏上半场之魂是施正荣的尚德电力,下半场的领军企业则是隆基股份,其成就是坚持单晶硅降本增效。

隆基之前,光伏市场主要原材料是多晶硅,因为价格便宜、制造技术不难。但隆基创始人李振国坚定看好光电转化效率更高的单晶硅,他带领隆基加大研发,率先使用金刚线切割工艺,拼命降低单晶硅制造成本。

2012年—2016年,隆基股份研发投入从0.84亿元暴涨至5.63亿元。2016年底,隆基单晶硅片成本比2012年下降67%,此后单晶硅上演绝地反击,并在2019年取得62%市占率,彻底反超多晶硅。

同时,隆基股份开启营收、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加速时代。2016年—2020年,隆基营收从115.3亿元上涨至545.8亿元,净利润从15.47亿元上涨至85.5亿元。

产能方面,2019年其单晶硅片产能达到42GW,占全球单晶总产能的40%,稳居全球最大的硅片制造商。

基于优异业绩,隆基股价3年来大涨10倍,最新市值高达4290亿元。

在隆基背后,还有一支遍布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国光伏军团,从上游硅料、硅片,到中游电池片、组件,再到下游的光伏发电系统,基本实现全产业链自主替代。

今天的中国光伏产业,不止告别当年的“两头在外”窘境,而且是全球第一光伏大国。全球市场占有率在2019年已突破70%,光伏发电新增装机量连续8年全球第一。

施正荣这次归来选择的是“轻质光伏组件”,试图发动一场技术革命。

光伏电池主流是晶硅电池,还有一种是汉能极度看好的薄膜电池。

晶硅电池光电转换效率突出,但不够轻便;薄膜电池转换效率低,好处是更轻更柔性,在光伏建筑应用场景上也更广泛。

上迈新能源的轻质光伏组件,使用复合材料替代传统光伏玻璃,将晶硅电池的发电优势和薄膜电池的轻柔优势相结合。

据称,上迈研发的轻质光伏组件厚度仅2mm,重量不足3kg/平方米, 只有传统光伏组件重量的30%,安装方式也更快捷,大幅降低人工成本。

不过晶硅光伏仍是目前绝对主流,施正荣的轻质光伏在质量、发电效率方面还有待验证,距离大规模推广更是遥远。

施正荣曾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这次轻质光伏能否掀起光伏行业新一轮技术革命,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神速入局光伏,签约订单到手软,双良节能“豪赌”能成事儿吗?
宁德已成“王”,“光伏茅”隆基能多久称“王”?
全球最大的光伏企业是怎么炼成的?
尚德电力、汉能、英利、赛维、隆基......光伏跌宕20年